您所在位置:首页 >> 散文阅读

清波蔚慰,赫然憩怀

2020-08-04 07:10:39 来源: 花瓣文学网

编辑荐:或许有一双温柔的眼睛穿透了我潮湿忧郁的内心,不过是在寂寞的情海里调解着频繁的情殇。

古旧的家具装修,镂花的紫檀色屏风鲜红张扬的地毯上,西洋的婚礼上新娘褪去了婚纱换上的是传统的红妆。在门框里听到她很愿意说话的温柔娴静的声音,瘦瘦长长的躯体发丝垂过双鬓,奕奕有神的眼睛里烟波滴转。

大抵参加婚礼的感受总是重整着新鲜的感受,从热衷于打打闹闹到平静的感受到新人的生疏,日子就像隔壁的邻居相遇的瞬间故作熟稔的随意打着招呼。竭力摆脱沉重的话题在餐桌上陪同贵宾无有星辰太空限制的撩起幸福和睦的感受,或许有些僭越世俗常轨的话语逗得客人有些失态的笑出声来,心灵却有着默契的只是这份情感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涌进的人流让这方厅显得窄狭,酒意方盛的地方脑海里涌出熟悉的面孔,不饮下新人的酒总是心存遗憾的。走到近窗的地方,窗外车如龙在街道上盘旋,这也烘托出新人退却后的略显的寂寞。这一场酒席就算结束了,悲哀的空间里似乎又挤进来新的悲伤,就像这场酒席上谨赠的祝福。

天空在下着冷雨,沉浸在雨中思索着朦胧的若有若无的清涩的酸楚。忽然觉得雨停了“没有带伞吗?”一双明亮清爽的眼睛凝视着我,高高举起的纤瘦的手臂有些费力。似乎有什么东西封锁住了喉咙,我的语塞让她有些害羞的低了一点头。“走吧,我送你回去。”

缄默无言的茫然的雨雾在脚底下踢踏出一串串的水花,暗黑的树影下我夺过伞来,为她遮挡住,清薄的单衣被雨水淋湿了,我的心情忽然生出一种爱怜之心。浓浓的水雾飘舞着楼梯的扶手上暧昧的发黏,我记恨自己的俗气强打着微笑与她告别,其实我是多么想拥抱一下她那温情的身躯。

黝黑的墙壁淌着泪水,有些抗拒的向上爬着,或许应该旋踵着去详细的诉说一份爱慕之情。虚掩的门里静静的飘着淡青色的床帏,她上下打量着我全身湿透的瑟瑟发抖。“进来吧。”我踌躇着摔着裤脚上的水渍,思量着可否像小时候一样随意的进出她的家门。严密封闭的书橱上赫然摆放着怀旧的惊喜,我摩挲着曾经的荒诞不经的故事,消磨着一刻空闲的时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