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散文阅读

不懈的蝉鸣……

2020-08-04 07:08:36 来源: 花瓣文学网

盛夏,天晴日朗,暑热蒸腾。绿荫成了最稀缺的奢侈品,诱惑得形形色色的生灵趋之若鹜。有这样一群 “流浪歌者”,不请自来,入驻绿荫装饰的舞台,每天都在义演。无伴奏,无指挥,却节奏不乱,音准非凡;时而领唱,时而混声,竟有情有调,有滋有味,为绿荫世界调出了多彩的情趣。它们叫“知了”,因叫声而得名;但这说法却未必准确,听说能发出知了之声的唯有雄知了,雌知了是不唱的。因此,也有人叫它们蝉,那是它们的学名,自然是科学的。此时,它们落户于树丛,却绝不隐身于绿叶下,痴痴地披着最亮的阳光,摩擦那两片透明的翅膀,就擦出了这不走样的歌声:知……了……知……了……此起彼落,不疲不倦,不停不歇。记得,《诗经·七月》中,曾写到了一种鸣虫的歌唱:六月莎鸡振羽。有人说,那说的不是夏日里的蝉,而是纺织娘。这纺织娘只是民间的俗称,它的学名就叫莎鸡,显然它不是蝉。但它与蝉一样鸣唱,一样鸣唱在盛夏时节,不疲不倦,不停不歇,甚至会唱满整个夏天;只不过它们昼伏夜出,白日里是不唱的。能够与蝉如此地一唱一和,且夜以继日,怕是唯有这纺织娘了。

蝉的歌声是高旷的,享乐的,带着自己的满足之意。它们高高地栖在绿叶遮不住的阳光下,迎风而唱,那是生命之歌,是婚礼进行曲,是中世纪骑士与贵妇人大宴时,行吟诗人献上的最美祝愿。有人这样说,也许会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不过,蝉的歌声真的与它们的生命休戚相关,与它们的情意休戚相关,与它们的婚配休戚相关,与它们的繁衍生息休戚相关。据说,蝉的一生有10年甚至更长,但绝大部分时间,它们都将自己深藏在泥土之中,能堂堂皇皇现身于世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天。这几十天里,它们要完成生命历程中最最神圣、最最热烈的壮举:要一次次蜕变,要呼朋唤伴,要传宗接代。那地下漫长的等待,那枝头短暂的现身,那心中急切的期待,那肩上神圣的使命,让雄蝉们作何选择呢?它们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惜时如金,因此,它们才痴痴地唱,不懈地唱,倾心尽情地唱;用歌唱装饰自己最赋执着个性的生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