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欲望如潮女人如水

2020-05-20 07:05:48 来源: 红学网

第一卷 诱惑

第01章 女博士男上司激情狂欢

笛子梧桐都市作品《欲望如潮女人如水》

大年初六,美丽的海滨城市云水,车水马龙,街道、商店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人们依旧沉浸在春节的喜庆氛围。

赵军是个例外,他于早晨七点十五分,如上班一样,准时开车前往市政府办公大楼。作为市政府外经贸处处长,赵军觉得早一天上班,就能够早些安下心来,更好地了解情况,在脑子里统筹安排春节过后的工作,提高办事效率。

市政府大院,整幢办公楼安详沉静,偶尔有一两个人进出。门卫也不象平时那么负责认真,大多数时间他们是坐着,而不是象平时那样站得挺拔威武。

赵军气宇轩昂走进办公大楼,门卫忙起身示意问好,赵军微微点头,快步走过。

“叮铃铃……。”桌上电话响了。赵军拿起话筒,耳杂里立即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谭放如。

“我的老领导,你从长沙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在办公室。我们的管理人员都象你就好了。”谭放如象机关枪一样,一阵乱射,也不管听电话的是不是赵军。还好,这次她没有估计错误。

“新年好,谭放如小姐。你这几天如何过?都玩了些什么呢?”赵军关心地问道。

“看电视、听歌,可没你潇洒。”谭放如话中带刺。

“你可正是潇洒的时候呀,不象我,都是三十岁的人了。”

“不要乱说吗?二十八岁的处长,论虚岁,也才二十九呀,至于吗?赵大处长,你春节杀回老家,美女相伴,乐趣多多呀。”谭放如半讽半讥地调侃赵军。

“看你,都说些啥。你不也会这样吗?时间未到而已。对了,明天你有空吗?”

“处长你有何指示?”

“是这样,处里的同事都很想念你,你有空的话来处里一趟,和同事们聊聊,趁着节后上班第一天,大家会相对有空些。”

“这是应该要去的,感谢领导提醒和安排。我明天上午9点钟到处里来,行吗?”

“行,那就这样,好吗?”

“不好!”

“为何又不好?有什么突发情况了?”

“明天的事是定好了,我是说我现在不好,你有空吗?”

“我现在不忙。”

“不忙就是有空了——有空就好。”谭放如欢快地说道,“你在办公室等着,我请你吃中饭。”

“不要这么客气吗?我的北大经济博士,你还是在校学生,哪能随便要你请客吃饭呢。”

“可也是,我是学生,但我更是你的下级呀,前秘书请首长吃饭是应该的,不会告你受贿,你放心好了。话说回来,你也不能算是客,该算是自家人吧。”

“对,对,你说得没错,我们是自家人。你现在在哪?我开车来接你。”

“不用你接,我自己来,是我请你吃饭,哪能要客人来接我的道理。”

“是,主人!可我担心你不方便。”

“也对,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茶亭公园门口等我吧。”

“好,十分钟后见。”

赵军和谭放如就在附近的金泉酒家吃中饭,谭放如心情非常好,因为终于见到了渴望相见的赵军,几天的惆怅一扫而光。赵军象一剂心情良药,再苦闷彷徨的时候,只要有赵军在都会云散雾开。

谭放如不停地给赵军说笑话,时不时地夹菜给他。两人吃吃谈谈说说笑笑,不觉喝下去了两瓶葡萄酒,其间赵军说少喝点,谭放如说高兴就多喝,酒逢知己千杯少吗。

等到饭局差不多结束时,赵军觉得头有点晕,谭放如则面颊绯红,呼吸稍稍加快,并且胸部有起伏加大时弱时弱的表现,男人很容易被女人的胸部击败。

“赵军,我——我好累,有点不舒服,我们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下,好吗?”谭放如吐字不清有些含糊地说道,身子站起时左右摇摆,赵军只好扶住她。这时的扶已经和拥抱非常接近,谭放如立时有触电般的感觉,这触电感让她陡然间心气大增,头脑清醒,她站直了说:“我去买单。”

“不用了,已经办好了。”

“不是说好我请你吃饭吗?不行。”

“明天你请我就是。明天还要吃饭的。”

“你说话要算话呀。”

赵军把谭放如弄上汽车,安排好坐在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然后从车头绕过去,坐在方向盘后面,开着车子往南公园方向前进。谭放如微微闭上眼睛养神,似睡非睡,很甜蜜的样子。

“谭放如,到你家了。”赵军将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这不是我家——”谭放如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有点坏笑地说道,“你好坏呀,我要去开房休息,你为何要把我弄回家去呀。不过,还好了,我家没住这了。我家搬了,没告诉你吗?”

“告诉我了就不会弄错了。”

“想告诉你的时候你在长沙呀,你接个电话都没时间,我来得及说吗?”

“那你家现在住哪里?我开过去。”

“有车很方便,是吧。开过来,开过去?”

“谭放如,怎么了?”

“赵军,我想和你一起多呆一会。我不要现在就回家呀,就去前面的治金宾馆,好吗?”谭放如祈求的目光望着赵军。

赵军心乱不已,酒醉后的他无力抗拒这举手之劳的诱惑。谭放如是他真正喜欢的一个人,一个年轻美丽、智慧而大气的女性,一个给她写过浪漫小诗的年轻女子,也是他的前任秘书,现在的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你是我的,我要你——赵军在心里狂喊,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

赵军搂抱着谭放如去冶金宾馆开了房间,宾馆前台小姐看着他俩,男的潇洒,女的漂亮,表情中全是羡慕。

赵军抱着谭放如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宽大的双人床上。

谭放如眼睛微闭着,她酒醉了,心里清楚着,她在期待赵军的雷电与暴雨。

赵军俯下身子,将他的大嘴整个盖住谭放如的小嘴。四唇紧贴着,那温热的舌,那如蛇般灵活的舌在两人构筑的唇腔世界里穿梭着。

两个赤裸的生命精灵享受着上帝对生命的宠爱,让生命在激情下生长出无边的欢乐。

谭放如少女青春的气息在裸体的展现中魅力四射。光滑的脸宠,额头光滑平整,鼻梁不大不小,恰到好处。双唇红润,是那种不加雕饰的自然美。身材曲线流畅清晰,宛如山间清泉,缓缓流过。那鼓鼓的双乳高高耸立,端正挺拔,乳头绽放着如六月含苞欲放的荷花。

第02章 大难不死

春天,万物复苏,桃红柳绿,好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一辆黑色本田雅阁车在云水市海滨大道平稳而疾速行驶着,周杰伦那独具魅力与激情的音乐在车内弥漫着一种意境……。

赵军端坐在驾驶座上,专注地开着车子。他前额宽阔,双目炯炯有神。28岁的年轻处长,工作高效,成绩斐然,他现在是在返回城区的路上。下午赵军处长前往新城区政府调研进出口项目增幅情况。对于区政府的汇报形式,工作实绩,赵军都感到很满意。事情办完之后,就启程返回。新城区距离市区有三十多公里,区领导盛情邀请赵军吃过晚饭再回去。

赵军婉言拒绝了区领导的盛情,不仅仅是因为廉政的问题,而是他答应了晚上回去要与好朋友吴江一起去喝茶。

吴江是一家民营企业的销售部经理,级别等同于国有企业改革前的车间主任那个职位,他业余时间喜欢买卖股票,是股市里称做散户的股民。

“喂,赵军,你在什么地方了?”当赵军拿起手机接通来电时,吴江那熟悉的嗓门在电话里直嚷着。

“我现在在海滨大道,应该还有半小时就可以到了。你现在是在湖湘茶楼吗?我回城后直接去茶楼吧。”

“好的!今天是周末,咱们俩难得有空聚聚,到时我们来他个一醉方休。”吴江和朋友说话只图热闹不经大脑,竟要去茶楼来个一醉方休。

“哈哈,好的。”

“爽!我在茶楼大厅恭候,万事具备,就差你了。”

“哦,我一会就到,不见不散。”赵军说完收了电话。

在小车拐进市中心主干道的一瞬间,道路左侧的树阴影下突然冲出两个忘情打闹的十五六岁高中男生,赵军为了不把车撞上他们,只得紧急制动,同时双手猛往右打方向盘,“轰——”小车径直撞向了路边的夹竹桃丛中。小车自动熄火,赵军失去知觉晕在方向盘上……。

约莫过了10多分钟,赵军好象做梦般地听到自己的身边有电话铃响,铃声中赵军好一阵懵懂,不知身在何处,恍惚了一阵,赵军终于缓缓地回想起了刚才的一幕布,他拿起手机,接通了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

“赵军,你总算接电话了,我都打无数遍了,你一直没听见吗?”吴江在火急火燎地对着电话大喊。

“吴江,我出车祸了——”赵军发出了求救信号。

“你不要动,我立即过来,你在哪个位置。”

“好象是绿江世纪广场附近。”

“我知道了,你等我,我10分钟后赶到。”

吴江冲出茶楼,茶楼小姐追上前来,“先生,你的包厢?”

“你留着就是,我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吴江说着头也不回大踏步走了。出得门来,立即走向自己的停车位,在打开车门前,吴江拨通了110、120电话,请他们速去绿江世纪广场出警和急救。

几乎在同一时间,算上吴江这一路,共有三路人马在第一时间快速到达现场。赵军头晕沉沉的,但心里感觉高兴和欣慰,为有这么义气和能干的朋友而感到幸福。

吴江快步走到赵军的车前,拉开车门,看见赵军坐在驾驶室里,虽然脸色不是太好,但是表情倒不是非常痛苦,略略放心了些。

“赵军,你开车可一直是很稳的呀。”

“嗯,人算不如天算。”赵军比较清楚地回答着吴江。

110警察忙着察看现场,120医生来给赵军诊治,几分钟后,医生说:“送医院。”

赵军认识没有这个必要,他说道:“我好象没什么问题,我看就不用上医院了。”

“那可不行,车祸最要警惕脑外伤了,必须去医院检查留观。”医生非常果断地说。

吴江听了这话,就劝赵军听从医生安排。赵军心想,既然医生不放心,吴江也主张如此,那就去看看情况再作决定。

吴江开车跟着医院的救护车一同上医院。赵军的车不能启动,因为是市政府的车,得知情况后保险公司立即派人前来进行处理。

赵军被送入医院后,吴江跑前跑后,交钱、领药、帮着送血标本等,所有的检查做完,赵军已经输完了三瓶250毫升的液体。

就在这时,赵军的女朋友刘依琴娟打来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赵军怕刘依琴担心,就说:“可能要完些回来,我和吴江在一起。”

赵军曾经带着刘依琴与吴江一起喝过茶,并且不止一次,所以刘依琴认识吴江,对吴江这个比较放心,知道是他们两人在一起,就没有多问,挂了电话。

检查结果显示,赵军的情况都还不错,没有什么明显的大问题。输过几瓶葡萄糖后,赵军也不觉得头晕了,似乎一切与撞车前没什么两样。

赵军说:“吴江,我们走吧,喝茶去。”

“你真没事了?你一说,我好象真感觉到肚子饿了。”吴江是永远说直话的人。

医生并不同意赵军就这样结束留观,看赵军态度坚决,就要赵军签字,上写“患者本人拒绝留观,后果自负。”

吴江开车,赵军坐在副驾驶坐。“赵军,我说你真是福大命大,车子都撞得不能开了,你好象一点事都没有。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保佑你吧。”吴江和赵军开起了玩笑。

“可能是这样。不过我现在想起来是心有余悸。”赵军说道。

“你自己的判断应该没错。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你是大难不伤毫毛,一定是会大福大贵,当然,你现在应该就已经称得上是既福又贵了。”

赵军微笑不语,心里感觉舒坦,尽管赵军不相信这些古话,但是意外过后,他需要适度的安慰。

车子驶入中心街区,城市真正的夜生活开始了。赵军和吴江要去的湖湘茶楼位于云水最繁华闹市区的一条小巷里,不过这条叫作省府路的小巷显示着曾经的辉煌。

现在的省府距离这条小巷有3公里远,史载这条小巷当年是国民党当政时期的省府所在地。历史沧桑,50多年前的省府街道现在看来非常狭小,经过战争的洗涤,已经寻不到一丝当时省府的痕迹。

湖湘茶楼在当地很有知名度,是一个湖南人办的茶楼,或许这一点使作为湖南人的赵军感觉有些亲切。赵军出生在长沙,高中毕业后在北京上学,之后一直在云水工作。虽说呆在云水已有十年之久,但他依然习惯于把自己当做湖南人看待,时刻记起岳麓书院门前的那幅楹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

赵军和吴江迈进大厅后,立即有服务小姐迎上来,认出了早些时候在这里等候过的吴江,直接将他们领到了名为“南岳仙境”的包厢。

“两位需要点什么?”待赵军和吴江坐定后,随同进来的小姐柔柔地问道。

“处长,你来点啥?”吴江征求赵军的意见。

“铁观音吧,再来点怪味橄榄。”高处长回答。

“我也是铁观音,另外来个情人梅。”吴江喜欢带点酸味的零食。

茶很快上来了,喝茶聊天,人生一极致,这是吴江的高论,而他也常常在和赵军的喝茶中说出一些有意思的话来,赵军就当面赞扬过他,说茶是吴江灵感的源泉。

这会儿吴江说道:“女人找男人特有意思,我突然想起,这和买股票很有相似之处,一定要看他是不是绩优股,会选绩优股,成长性高,一生才会有保障。”

“可是,如果都会选绩优股,成长股,那股市就不会有人赔钱了。”赵军驳斥他道。

“对呀,所以,要睁大眼睛,不可随意敷衍了事,找好了是受益一辈子,弄不好可是会套牢一身。”

“有意思,我说吴江,你每天做生意当经理,炒股票,还真可以说是三句不离本行。”

“哦,对了,赵军,你在市政府管外经贸工作,有什么信息可得给我透露一点,在股市上混,还真的关心国际国内大事呢。现在股市越来越难做了,我要是做好了,咱们就常来这地方叙叙,不过要是事不如人愿,那么就请你也在这里给我宽宽心吧。”

“好的,没问题。”赵军痛快地回答。

第03章 梦中情人

赵军遭遇的意外交通事故并未对生活和工作构成影响,第二天他照常到外经贸处上班。因为下午要进行一个事关重大的谈判,整个上午他认真地做着尽可能详尽的准备事宜。

临下班时,赵军接到了高中女同桌连薇打来的电话。这个电话太让赵军高兴了。少年时代的梦中情人,想想这感觉都好得不得了。

“赵军,我是连薇,我要到云水的一家化工厂上班了。”

“是吗?那太高兴了。”赵军喜不自禁,“你什么时候过来呀?”

“我现在已经在云水了。”

“连薇,真的是你!你真的到云水来了?”赵军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一直以为,他们的缘份自中学毕业后也就差不多了,真没想到十年后还能走到同一个城市,在同一片蓝天下生活、呼吸。

“是我,赵处长,你不欢迎我吗?”连薇还是那个连薇,声音还是那么清纯可爱。

“严重欢迎,热烈鼓掌。”赵军好象一下子回到少不更事的学生时代,“你现在在哪?我中午请你吃饭。”

“我在火车站附近的桃源宾馆,我还没有去化工厂报到,先在这住下了。”赵军惊喜万分,心旷神怡,那是一种幸福从天而降的喜悦,很快就要见到连薇了。

赵军开车赶往桃源宾馆,连薇在宾馆门口等着他。岁月沧桑,十年光阴。变了,那是成熟的女子,但记忆中那心动心乱的感觉重新回到了身上。

“怎么?赵处长,不认识老同学了吗?”连薇看赵军好久凝神着她没有做声,开口笑道。

赵军好象从梦中醒过来一样,“是呀,真有些不认识了。所以,我刚刚重新回到中学教室里去了一趟,现在认识你了,你是连薇,是我的同桌。太好了!走,我们去对面的海鲜酒楼吃饭去。”

中午时间短,赵军感觉还没有好好看上连薇几眼,就到了要上班的时间。因为下午有重要谈判,他只得克制自己,养精蓄锐,以便在与外商谈判头脑清醒,妙语连连,不辱使命。虽然不舍,也只好在没有尽兴的情况下,结束了与连薇愉快的午餐。

赵军回到办公室,眼前闪现那淡淡离去的连薇背影,心情无法平静。美丽、温柔、善解人意的天使连薇,却在结婚七年后离婚,一个人带着小孩过,弄得家不成家,快到三十岁了还要出来打工,既为了躲避闲言碎语,也为了缓解不太宽裕的经济状况。

“赵处长,外商考察团来了。”秘书许蓉晖进来汇报,打断了他的沉想。

“好,你安排他们先在雅园坐一下,3点开始在会议室谈判。”赵军吩咐道。

赵军在沙发上稍稍打盹休息了一会后,于下午3时带领市外经贸处一干人马及原湖县政府有关人员与美国约翰投资公司进行建设项目谈判。经过3个小时紧张而友好的磋商,终于取得一致意见,约翰投资公司投资修建原湖跨海大桥及两个海产品研发基地。会后没有按常规举行庆祝晚筵,双方约定待系列文件拟定后正式签署即生效。

赵军心情舒畅地走出会议室时接到连薇的电话。“赵军,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好吗?”

“你这么快就回请我吗?不用急呀。”赵军心情舒畅地和连薇开玩笑,心里喜不自胜。

连薇语气温柔地说道:“你早些过来呀,我想和你一起说说话,就在中午我们吃饭的那家饭店。”

赵军连声应道:“好,好,我知道了,放心,一会就来。”

赵军到达的时候,连薇已经在门口等他,这让他有一点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久违了;这种感觉,让他依稀看到薇薇中学时使他心动的少女风采。两人进了包厢后,点菜、点小牒、喝酒……,很快进入微酣的状态。

酒逢知已千杯少,不知不觉就喝掉了两瓶福建干红葡萄酒。赵军久经沙场,自然没事,连薇却有些不胜酒力。最后就成了连薇请客,赵军买单,因为晚饭吃完时连薇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赵军搀扶着连薇回到距离饭店只有200米的桃源宾馆——她暂住的地方。

进了房间,赵军把连薇轻轻地平放在床上,帮她脱掉鞋子,然后倒了杯清水,扶起连薇端着杯子送到她唇边看着她喝下去。然后,再缓缓地让连薇躺下去,掖好被子,做好这些事情,赵军起身准备离开,毕竟少妇面前是非多,此处不宜久留。

赵军俯在连薇的耳边轻声说:“连薇,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不,你……不要走吗,陪陪我……”,就在赵军起身的瞬间,连薇一把抱住他的脖子,赵军陡然间有点喘不过气来。薇薇湿润的双唇热烈地搜索着……。

赵军情难自禁……,他想起了刘依琴,他的女朋友;他也想起了与他激情做爱过的前秘书谭放如;面对连薇,他少年时代的梦中情人,他有着片刻的犹豫。不,不能,不能这样。

赵军缓缓地拉开连薇的双手,扶着她轻轻躺下,然后抽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和她说话聊天。从中学同窗时的风华正茂,说到生活之多变、同学相见之不容易。

七年前,连薇自南方一所综合性大学化工专业毕业,回老家工作之后半年就和当地一个机关干部结婚了。然而婚姻并不美满,婚后两人经常吵架、打闹,直至彻底打碎了婚姻这尊瓷器。离婚时约定,当时6岁的孩子由她扶养,她的丈夫净身出户。

连薇与前夫离婚时,前夫和她及儿子签订了一纸,协议书,宣布取消父子关系。6岁的孩子真正成为没有父亲的孩子。前夫之所以要这么做的理由是他怀疑孩子不是亲生的,要求去做亲子鉴定。连薇认为这是一种不可原谅的人格侮辱,因而坚决拒绝。

“嘀……嘀……”,赵军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

“处长呀,你在哪?有个事情向你汇报一下。”秘书许蓉晖在电话中急匆匆地说道。

“什么事,你说。”赵军问道。

“今天谈判的外宾要去洗桑拿,你是不是告诉公安局一下,晚上不要去宾馆行动(扫黄)”。

“这个——好吧,我等会给林局长打个电话。”稍稍停顿了一下,赵军接着说,“对了,蓉晖,你有空吗?”

“我没什么事特别的事。”

“那你到桃源宾馆来,我有一个女同学,刚从湖南来,还不熟悉这,麻烦你来陪她说说话,我还有点别的事情。”

第04章 你抱抱我

赵军后悔当初不该叫许蓉晖过来。

许蓉晖过来后看到的是什么?是赵军与连薇最亲密接触后神态、表情无法完全掩饰的自然流露,那是浓情蜜意。

许蓉晖当然想圆满完成上级交给办的任务。她接完电话后就立即往火车站的桃源宾馆赶,她当时是在市政府办公大楼。

许蓉晖要了一部出租车前往目的地,意思当然是想快点,好尽快向领导去表功。可不是,人算不如天算,去火车站的道路严重堵车,前边的车过不去,后面的车一辆接一辆,源源不断的过来,要掉头走别的道都根本没有机会,这就是城市。

许蓉晖心里想着这太不好了,领导交待这样简单的任务恐怕都难以完成。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车在车龙,也是身不由己,只好由它去了。于是,放下心来,专心地与朋友们发短信玩。

赵军继续陪着连薇聊天。宾馆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聊着聊着连薇好象睡着了。赵军就坐在她的床边椅子上,拉着她的手,却渐渐地通电了。是夜的安静,还是连薇的无法设防,甚至是期望或者诱惑,反正,赵军的眼睛迷离起来。

“赵军,你抱抱我……”连薇在轻轻地喊着赵军,“我要你抱着我,不然我睡不着。”

积聚着赵军体内的酒精此时发挥着作用了,听到连薇的请求,他没有了犹豫。

赵军移步上了连薇的床。他躺在连薇的身边。

连薇象是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她紧紧地抱住了赵军。此时的她不象刚才那个酒醉不清、四肢无力的女人。

连薇翻过身来,压在了赵军的身上。她的双腿从赵军的腿下伸进去,牢牢地箍住了赵军。赵军下半身无法动弹,他的弹药仓库被连薇挤压刺激得迅速膨胀起来。

连薇的火热的唇同样在点燃着赵军的欲火,她的两只玉兔在赵军的胸前不停地奔跑着,奔跑着……。

赵军完全被激发了青春生命的激情。他猛一用劲,将连薇掀下马来。

连薇在赵军猛烈的反击下,立即缴械投降,在下面呻吟不止。她所有的衣物在几秒钟被赵军请出了她的身体。

一个狂乱之夜。

梦中情人终于倒在了赵军的身下,尽管这是迟到的一天,但这一天终于来到。

赵军与连薇在激情中做爱,在做爱中释放激情

许蓉晖就是这个时候到的。她按照赵军告诉的房间号码,直接找到了宾馆房间,就在她敲门的同时,她听见了里面一声“啊……”,象是出膛的炮弹。

许蓉晖并不清楚这叫声代表着什么。作为女孩,许蓉晖还没有真正恋爱过。她此时想的就是,按质按量完成赵军处长交待的任务。

“处长,我来了。”看着里面的灯光,许蓉晖敲门之后开口叫着她的领导。

一阵子没有回答。许蓉晖过了一会儿,再次敲门。

依然没有回答。许蓉晖怀疑自己前面记错了房间,因为处长不会不理自己的呀,从来就不会。

她于是拨打赵军的电话。几秒钟后,房间里传出那首熟悉的彩铃曲《男儿当自强》。

赵军处长应该在里面,不会有这么凑巧,别人的手机也用这个彩铃吧……

“小许,你在哪?”里面的声音已经传出来,虽说有点节奏感不象赵军处长,可的确八九不离十呀。

“我在走廊上呀。”许蓉晖这下知道不是如果直接站在门口,不是很理想,就拿着电话走到了不远处的走廊。

赵军开门让许蓉晖进去。许蓉晖看见赵军处长的女同学躺在床上,好象睡着了,脸上潮红一片。

“连薇,这是我的同事许蓉晖,她过来陪你一会。”纯粹是画蛇添足,可是事已到此,又不得不添。

连薇睁开眼睛,还挣扎着坐起来。

“不用了,你躺着吧。”许蓉晖很会照顾人。

她用很清纯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直接领导赵军。

赵军没有多说什么,只简单表示辛苦许蓉晖了,嘱咐她照顾一下连薇,等待连薇睡安稳了就回家休息。

赵军从桃源宾馆回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看书看报,顺带还整理一下他的书房。

“这就是为荣誉而战?”赵军对着等离子电视机里面的中国足球队说道,内心感慨不已。此前,中国国奥队战绩不佳,已经注定无缘出线,因此,中国国奥队赛前的口号即是为荣誉而战,也就是说至少不能让韩国队占去太多便宜。然而,上半场结束时中国队0:1落后于韩国,而下半场开场3分钟时,中国队的大门又被攻破。赵军正是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叹息和感慨。

足球呀,中国的足球,真是让人又爱又恨!能不爱吗?一项富有无限激情的男性运动,一个最能体现力与拼搏精神的体育项目。中国乃泱泱一大国,也就选那么11个人在上面拼搏斯杀,代表的不就是我们自己吗?

可是,有爱就有恨,在屡屡的失望之后,由爱生恨就是自然的事情。中国足球改革时间不短,教练、球员的待遇早已让很多人羡慕不已。然而,联赛打了10多年,足球水又平如何?单就在与韩国队的对抗中屡战屡败这一事实,就足以让很多关心中国足球的人痛彻心扉。

“不看了……可不看能行吗?还是接着看吧。”赵军于是忍着”悲痛”继续看球。

终场哨声响起的时候,比分显示为0:3,不算太惨,但是,结合此前赛场上国奥队的表现,硬要说这是一场中国国奥队的荣誉之战,似乎非常牵强,这是一场无法使人产生丝毫赢得荣誉之后的骄傲和自豪之心。

赵军洗澡准备睡觉,看着自己的生命之根,想起它刚才在连薇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是该好好欣慰它,让它休息休息。就这样洗完了澡,就这样想着连薇,进入了梦乡。

在此之前,他的梦中情人连薇与许蓉晖说了没几句话,就进入了梦乡,太累,坐了一个晚上的火车,做了一个小时的爱;太幸福,与自己的处长同学在一起享受生命的快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