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人面桃花.

2020-05-10 10:33:33 来源: 花瓣文学网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矾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我骑在马上对景吟诗,吟哦道。一路上的青山绿水、柳陌桃蹊让我忘了旅途的劳顿。 


  家乡离京城千里之遥,为了考取功名,我已走了一月有半,再兼程数日,帝京的辉宏就兀然而现了。 


  臆想着他日的能金榜题名,琼林赴宴,少年得意,不由得意气风发,快马扬鞭。 


  「少爷,少爷,慢点,等等我。」随行的老家人柳伯的小毛驴也咴咴叫着,却依旧慢悠悠踏着小步。 


  「柳伯,我在前面那处桃林等你。」我回头笑喊道,拍马径趋远处的桃林。 


  我生在桃花三月,出生之时,一屋桃花奇香,父母请来相士为我面相,那相士言道:「此子生性多情,一生与桃花有缘,从桃花始,於桃花终……」我天性喜欢桃花,目睹前方桃花盛景,云霞堆彻,目不暇接。 


  家乡的桃花已近凋零之期,而此处的桃花却争芳夺艳,它们中,有的亮洁素白,舞姿飘逸;有的典雅端庄,亭亭玉立;有的妩媚羞涩,光艳四射;有的层层叠叠,繁花满枝;有的生意盎然,灿若云锦;有的彷佛是浮荡在幽谷里的粉红朝雾,有的彷佛伸颈仰面,含笑待人。 


  我摇头晃脑,欣赏着桃花的美丽,仿若有无数的诗句盘旋於脑中,却吐之不出,醺然化於芬芳。 


  「桃花开,桃花落,一年一春君知否?……」一缕清甜的歌声从桃林中悠扬传来,婉媚动人,恰巧符合我此时的心情。 


  我闭上眼睛,这是一女子的声音,如玉珠落盘,如画眉脆鸣,歌词清雅。歌声慢慢消溶於桃林中,余音未尽,我深深为之陶醉了,这是怎样的女子啊?按捺不住此时的迫切心情,我跃身下马,寻往桃林深处,欲一睹佳人芳容。 


  小径幽幽,为青石铺就,踏於其上,悠然自得。不知过了几曲几折,终见一精致的小院落甯静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四周的桃花环映着小院落,小院落的门微微轻掩,显然主人还在其中。我却迟疑了,不知对我这个不径之客,主人是否相见? 


  想了片刻,我便掸了掸衣衫上的风尘,又整整衣冠,走上前,然后将门扉轻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