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散文阅读

梦里成痴江南客

2020-08-04 07:10:09 来源: 花瓣文学网

儿时在东北长大,辽西干旱,邻近内蒙,多是崇山峻岭,冬日常积雪,天寒地冻,半月难化,一夜之间,银装素裹,原驰蜡象,千树万树梨花开。便是如此,街上人依旧行色匆匆,白衣白帽,少有雅兴,多为前程。春秋多风沙,少见有雨,也是滂沱如倾,转瞬即逝,徒留满地泥泞。北方之人,多粗犷,热心肠。男人憨厚,长的高大,嗓门洪亮,日常聊天像是在吵架,但重义气。女人泼辣,杀得了鸡上得了房,平时没事就喜欢坐在一起鸡毛蒜皮唠家常。少年的我以为世界就是这样,每天吃完早饭跑出去找小伙伴,男孩子女孩子一起,上山抓虫子下河摸鱼,翻墙爬树,追狗撵鸡,等到我妈系着围裙拎着锅铲满村子喊我回家吃饭。每日无拘无束,自在悠闲。

后来读了书,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地方叫南方,有江南烟雨,有梦里水乡,有书生意气的江南才子,有回眸倩笑的南方姑娘。那个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梦想,长大以后一定要去南方看看。

白马秋风塞上,杏花烟雨江南。

曾听闻江浙便是江南,江南亦便是江浙。初到浙江,不甚适应。出行站队,三餐集合,难有自由时间。家乡便是咸豆腐脑,从小吃惯,滑嫩的豆腐脑浇上酱油卤,百吃不厌。来南方之后听闻甜豆腐脑,名曰豆花,入口稀松,难以下咽,可知习惯一事,既已养成,改之则难。家乡豆浆喜甜,一杯豆浆,半勺砂糖,搅至溶之,入腹微暖,口有余甘。初到武汉,闻听热干面味香色美,尝之则口舌皆燥,实不喜欢。曾至云南,有幸尝过油炸全蝎,消受甚难。每至一地,必然记录好景,遍尝美食,人之常态。

梦里成痴江南客,曾有妙笔照临川。

此次浙江之行,有幸近身观海,浪里划船,不枉此生。每日之事层出不尽,两语难言,跌宕起伏,便总日夜辗转,卧榻难眠。平凡的世界一书,已入驿站,待室友领之放我桌前。自觉人生在世,南柯一梦,遂不愿有憾。一生放浪形骸,徒活二十载,今始幡然。往后余生,节奏放慢,和风微暖,细雨心安。

我所到过的江南,或许与我梦里的江南差不多,我不知当初的一意孤行是否曾有过悔意,但可以感觉到的是,我对自己的家乡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行遍万里路,最美是故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