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嫁给我的绝色姐姐

2021-10-25 11:36:00 来源: 花瓣文学网

嫁给我的绝色姐姐

其实我不知道该怎幺说,一直以来姐姐都是我心目中最爱的女人,说出来你们肯定不相信,在我十七岁那年我竟然亲手迷姦了我的姐姐……及后来成为我的爱妻!

我一家三兄妹,哥哥比我大八岁,姐姐比我大六岁,可是姐姐十分的漂亮,好像从十八岁以后时间就没有从她身边溜走,167的个子,高挑清瘦的身材,可是一张圆圆的娃娃脸,配上大大的眼睛,高跷的鼻樑,粉红的嘴唇,明眸里闪现的是天真可爱的光芒,一笑起来脸颊上就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怎幺看也不像23岁的人,甚至比我们同班的女同学看起来还小,说了她是我姐姐,可是更多人说她像我妹妹。你又会问姐姐多漂亮?就是因为太漂亮,所以我对其他女生女人都没兴趣了,正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见过如我姐姐般的大美人,其余庸脂俗粉哪里还能入眼。

你问我姐姐有多美,我感觉才高八斗的曹公当年在《洛神赋》里的描述也许比较贴切「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 春松。

彷彿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衤农〕纤得衷,修短合度。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延颈秀项,皓质 呈露。

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 承权。

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翻译成现在的语言大约是「她长得…体态轻盈柔美象受惊后翩翩飞起的鸿雁,身体健美柔曲象腾空嬉戏的游龙;容颜鲜明光彩象秋天盛开的菊花,青春华美繁盛如春天茂密的青松;行止若有若无象薄云轻轻掩住了明月,形象飘蕩不定如流风吹起了迴旋的雪花;远远望去,明亮洁白象是朝霞中冉冉升起的太阳,靠近观看,明丽耀眼如清澈池水中婷婷玉立的荷花;丰满苗条恰到好处,高矮胖瘦符合美感;肩部美丽像是削成一样,腰部苗条如一束纤细的白绢;脖颈细长,下颚美丽,白嫩的肌肤微微显露;不施香水,不敷脂粉;浓密如云的髮髻高高耸立,修长的细眉微微弯曲;在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鲜明呈现;晶亮动人的眼眸顾盼多姿,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她姿态奇美,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态娴淑;情态柔顺宽和妩媚,用语言难以形容。」

还有一次,因为哥哥没空,姐姐来学校给我送衣服,结果被门卫拦住不让出去,硬说她是学生,弄的她没办法,叫我找来了老师才让她回家。现在呢,她是打死都不来学校了的,还是害怕又被拦在学校里面。

平常同学聚会我总喜欢叫上姐姐一起,因为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是我女朋友,而且姐姐落落大方,很能出众,常常带来令人羡慕的眼光,每次我都喜欢看着姐姐高兴的样子,一直都想将她牢牢的抓在手上,捨不得放开。

姐姐也很奇怪,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寂寞的时候就玩玩乐器,弹弹钢琴。曾经听哥哥提过,她在大学里面受过刺激,一直害怕与男孩子单独相处,所以我很放心,能一直看着这样纯洁无暇的姐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直至有一天……

那天我从学校回来,怎幺叫姐姐也不回应,哥哥就笑着说姐姐有了男朋友了,现在姐姐在他的店子上帮忙呢。我心中一沈,姐姐不是害怕男人吗?为什幺又找了男朋友?一种激烈的醋感立刻涌上心头,那种佔有的慾望居然越来越强烈,我真害怕姐姐终有一天会离开我,我再也不能看见她的笑容。

我随便沖了个澡便央求哥哥和我一起去看姐姐,哥哥当然听我的,他还以为我是想早点看见姐夫呢,便立刻驱车到了她男朋友的店子上。远远的我就看见姐姐在货架上点货,带着可爱的微笑和顾客点着头,大概是姐姐很吸引人吧,不大的柜檯前居然站了六七个买货的人。

车还没停稳我就已经翻身下车向姐姐跑去,一个星期没见的煎熬实在令人难以忍耐,谁知猛的一下撞到了一个高个男人身上,我眼一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骏,没事吧。」姐姐连忙冲了出来扶起了我,心疼拍打着我身上的尘土。

「我说你没必要那幺着急看姐夫吧,他不就在你面前吗?」哥哥在车上哧哧的笑着。

哦,这个高个子男人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啊。我这时才认真的看着他,180的个子,健硕的身材,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老练成熟的色彩。哼,年纪有些大,怎幺比的上我这青春活力的少年啊,别看你高,给我一年绝对超过你,不说了,我也有178了,父母都是高个子,我想我绝对会比我哥高吧。

「姐姐,累吗?我们回家好吗?看你都累的满头大汗了。」我才不想她和他多呆一会,连连催促着姐姐回家。

「好啦,好啦,你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就早点回家休息吧,少玩点电脑,对眼睛不好。」姐姐笑着说:「不想让我陪你在去配眼镜的就少玩点啊,我还要帮忙呢……」

姐姐说到这里的时候那男人一把搂住了姐姐,微笑的在她耳边说了些什幺,那个时候我的怒火一蹿老高,姐姐居然没有反抗,平时只要任何男人一碰她,她要不就是尖叫,要不伸手过去就是一耳光,可是今天这个男人这样的拥着她,她居然是那幺从容的接受,姐姐,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我的心一下就如同跌入了冰窖,冻的我是无法忍受。我转过头便跨上了哥哥的车子,可是转念一想,我这样不是太明显了吗?姐姐也无法接受。我努力抑制住胸中的怒火说道:「姐,你好过分啊,有男朋友就不理我们啦。」

「晴,回去吧,别累着了,看,你弟弟都吃醋了。」那男人将姐姐转过身去,捏着她那高跷的小鼻子说着。姐姐笑着弩着小嘴。

我心中简直髮噁心,你为什幺和她那幺亲热,姐姐是我的,你无法抢走。一个莫名的念头从心中升起,我要将姐姐牢牢的抓在手上,绝对不允许她成为你的人。

「喔,那你一个人又要辛苦了。」姐姐的脸上居然露出心疼的神色,我真不允许她心疼我以外的男人。

「没关係,去吧。」他竟然旁若无人的一把将姐姐抱起放到了我身后。

「那好,我晚上给你送饭吧。」姐姐搂住我的腰,可是仍然回过头和那男人说着。

一路上我沈默着,哥哥将我们送到楼下便又去会他的女朋友了,爸妈都还没回家,就剩下我和姐姐两个人,我的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想抓住什幺,自己呆会会做什幺。

「骏,吃东西了吗?」姐姐如同往常一样的笑着问我。

我摇摇头,其实我现在哪有胃口吃东西啊,我一想到那男人就这样搂着姐姐心里就不舒服,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和他上过床,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是这事我还是知道的。

「不饿吗?那我先洗个澡。出来再帮你弄吧。」姐姐哪里知道我的心思,我揣摩着是不是应该做些什幺了。

浴室的门关上了,我幻想着姐姐正在洗澡,洁白的泡末温柔的裹住她那如雪的肌肤,那双柔软的手不停的在那完美弧线的身体上游走……我的心剧烈的跳动着,身体上本不应该硬的东西却无端的膨胀了起来。

「骏,骏。」忽然传来姐姐的呼喊,我连忙收拾起杂乱的思绪跑了过去。

「你把香皂放哪里了?不在这里。」姐姐隔着门在问我。

「哦,我洗的时候用完了,还买的有吗?」我才想到刚才我将香皂用完了。

「有,在橱柜最上面的那抽屉里,快去帮我拿啊。」姐姐催促着我。

香皂拿在了手上,心情却分外的轻鬆起来,呆会我是不是会看见姐姐的身体,是不是有机会触摸到她光滑圆润的乳房?晕,我在想什幺啊,这是一个十七岁男孩子应该想的吗?何况她是我的姐姐。

思绪十分的混乱,谁知道刚到浴室外面我便踏到地上的一滩水滑倒,跌了,爬起来的时候却一个不小心将没锁的浴室门推开了一条缝隙。

「骏,怎幺了,跌的厉害吗?」姐姐听见这惊天动地的声音连忙拉开了门走过来扶我。

这一下几乎让我窒息了,姐姐没穿上衣,和瘦弱的骨架相比那浑圆坚挺的胸部似乎极不相称,可是居然又是那幺的协调,完美。下身只穿件兰色小碎花小巧非常的内裤,虽然姐姐慌忙从架子上拿下浴巾围着,可是身体完美的曲线仍然深刻的印入了我的脑海……

「骏,没事吧,看,手都跌出血了。」姐姐根本没在意她自己,心疼的看着我肘部的伤势。

「不就破了点皮出了点血吗?姐姐,我是男孩子,小问题啦。」我大声的说着掩饰着我的不安,和那内心中迸发的慾望。

「不好,天气那幺热,会破伤风的,姐姐帮你上药啊。」姐姐脸微微愠怒,硬拖着我走到客厅去上药。

那个时候我的肉棒涨的都快爆炸了,若不是穿着比较厚的牛仔裤,还有那宽大的T恤,姐姐非发现不可。可是那浴巾勒出深深的乳沟确实让我不停的嚥着口水,害我一个晚上弄了四次手枪才睡着。这一下更加坚定了我佔有姐姐的信念。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了几包催情粉,还在药店买了几颗安眠药,我害怕姐姐就算吃了催情粉也不愿意和自己的弟弟上床吧,再将她弄的神智不清安全点,至少,至少我要佔有她的第一次,绝对不能便宜那个男人。我在心里不停的吶喊着。

我知道姐姐有咖啡瘾,可是她害怕精神亢奋睡不着,所以儘量的少喝,平时我沖的时候她还是会偷偷喝上两口,这次就变成了我的目标。

我故意要父母出去打牌,哥哥呢少不了找女朋友一早就溜出去了,我央求姐姐不要出去,给我弄东西吃,父母都不在姐姐只好答应,还给那男人打了我安心下来了,今天,就在今天,姐姐将属于我,谁也夺不走她了…… 姐姐在她房间里玩电脑,我就找个机会溜进了姐姐的房间,故意将我混了安眠药和催情粉的咖啡放在她面前,让她看着心动。

姐姐在电脑上写东西,似乎没有发现那杯咖啡,我伏在姐姐的身后看她写什幺。姐姐头髮很柔软,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刺激着我的鼻咽膜,有种想拥抱她的冲动在我的意识中窜动,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努力的抑制着这份慾望,装模做样的拿起咖啡抿了口,继续放在她面前,轮迴几次,姐姐忽然转过头笑着看我,还用头轻轻的抵了抵我的腹部,笑着说:「好你个骏啊,想勾引我啊。」

我的心猛然一跳,难道姐姐知道了我的意向了吗?我一时愣了会。可是姐姐马上接着说:「快拿走啦,别勾引我了,我会忍不住的。」呼,还好,她在说咖啡,可是这就是要给你喝的啊,我故意说着:「想喝就喝嘛,有什幺大不了的?」

「我怕起黑眼圈啊。」姐姐将咖啡推到一边依旧甜甜的笑着。

「姐怕什幺,你看就那幺点了,喝了也没事的。」我努力的将咖啡送到她面前。

「我喝了,那你呢?」姐姐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再去沖就是了。」我转身就往厨房跑,我知道姐姐当着我面肯定不肯喝。我另沖了杯拿到姐姐房间的时候,那杯咖啡已经空了,我暗暗鬆了口气,第一部计划成功!

「姐,我想看电影,你让我好吗?」我开始实施第二部计划。

「姐姐在写东西啦,你去你的电脑上看啊。」姐姐死盯着电脑不动。

「热啊,就你房间里有空调,妈太偏心了。」我找着藉口:「姐啊,就一会,我看一会,我也好不容易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就让我嘛。」我撒娇似的摇着她的肩膀,我知道姐姐总是听我的,嘴里或许不同意,可是只要我一说她便让着我了。

「好吧好吧。」姐姐关了程序站了起来给我让位子,还搬了一张凳子过来坐在我旁边,我立刻找了姐姐挺喜欢的那些爱情片放了起来。天气挺热的,也快接近中午了,我思量着这药怎幺还不发挥作用,所以我不时的转头看看姐姐。

过了一会儿,姐姐好像有些坐立不安,微微皱着眉头,眼神似乎有些茫然,四下无主的扫射着,白净的面颊慢慢的铺上一层红晕,不时的擡起手指微微的咬着。我心里暗暗的喜道,大概是催情粉发挥作用了吧。

「姐姐,你怎幺了,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吹空调感冒了?」我故意试探着问,还伸手去探触她的额头。

姐姐似乎也发觉有些异样,可是她也不知道怎幺说,红着脸连连摇头,对我说:「骏,姐姐有些不舒服,你到你房间里去看吧,姐姐想休息一会,等下给你弄午饭。」

「哦。」我装着点点头,等下弄午饭,什幺啊,等下我就要吃掉你。我和姐姐同时站了起来,姐姐摇晃了一下,我连忙扶住了她,这个时候的药力可能更加强烈了,姐姐拉着我的胳膊,胸部剧烈的起伏着,我马上试探着问:「怎幺了?」

她似乎努力的掩饰着那份感觉,连连的推着我:「没事,去去去,姐姐睡会。」

然后她往床上一倒,立刻拉起薄被盖住了身体,我的心里十分紧张,思量着怎幺才能将姐姐弄到手,下面的东西也不听使唤的开始发涨了。

「姐姐,要不要我来看看?」我接着也爬上了床,使劲拉着被子。

「不用……好困。」姐姐伸出手来按住了我的手,她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般诱人,大大的眼睛缓缓闭上了,可是按在我手上的手似乎根本没有挪开的意思,而且越握越紧,看来安眠药也起作用了,早知道那催情粉那幺厉害就不用安眠药了,让姐姐醒着看着我那才舒服啊。

「姐姐!姐姐!」我也没有抽回手,在她身边坐了一会,便试探着呼喊她,她没有动静,只微微颤动着那粉红嘴唇吞嚥着唾沫,可是她的呼吸仍然剧烈,坚挺的胸部在薄薄的被子下剧烈的起伏着,我伸出另一只手去抚摩着她的面颊,好美,好柔软,而且红的发烫,虽然我和姐姐经常一起打闹,可是根本没有那幺仔细那幺安静的看着沈睡的姐姐,那张可爱的娃娃脸越发可爱,我终于忍不住伏下了身子,去亲吻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嘴。

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接吻,姐姐那柔滑娇嫩的嘴唇似乎给予我无尽的温暖遐想,我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齿,在她那温暖湿润的口腔中搅弄,身下的肉棒终于忍不住想尽快的进入她那温暖的躯体之内。

我轻轻的掀开了被子,解开了姐姐衬衣上的纽扣,我只能儘量的轻些,我很紧张,同时也很害怕,若是姐姐真的醒来,那我该怎幺办,若是她告诉了父母,我的人生将怎幺过下去……这是乱伦啊。

忽然这样的思绪蔓延开来,我似乎有些害怕,想解开她白色的胸罩的手居然迟疑了下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姐姐的胸罩钮子不知道什幺时候掉的,一碰便看见了她那犹如粉嫩樱花般的乳头,我剧烈的呼吸起来,算了,死就死吧,为了得到我最爱的姐姐,死就死吧。

我轻轻的按住了她的乳头,大概是药力的作用吧,她乳头居然变的很硬,我轻轻的拨弄着,居然越来越兴奋,忍不住开始用舌头和牙齿进行攻击。我从轻轻的舔触,到大力的拉扯撕咬,姐姐居然也配合着我的动作,偶尔会发出一两声痛楚而又爽快的呻吟。

我目光渐渐向下滑去,落在已经露出一半的纯白色的内裤上,这是姐姐最后一道防线,过了这道防线,姐姐将完全的属于我,那种佔有的兴奋完全将乱伦的罪恶感完全的压制了,当时的我几乎已经丧失了理智,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放在那幺美丽,毫无反抗之力的姐姐身上。

我将姐姐的短裙掳到了她纤细的腰间,白色内裤浅浅的遮掩着那神秘的芳草地带,不管三七是多少了,我立刻起身将她内裤拉下,天啊,好漂亮的粉红,仅仅比乳头的颜色略微深一点,而且耻毛很稀疏,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女孩子的身体,但是我想姐姐的恐怕是最漂亮了的。

我将姐姐的内裤丢到一边,便想用舌头去侵犯这片无人涉足的世外桃源,药力还是厉害,姐姐的小穴早已经湿润成一片了,我轻轻用手在穴口上抚摸着,姐姐居然也开始发出舒服的呻吟,我知道她是没意识的,只是在药力的作用里下意识的接受着我的抚摸,若是姐姐能真的抱紧我说爱的人是我那该多好啊。

不行了,我再也忍不住了,三除两下就将自己的衣服脱光,肉棒也涨到了发痛的感觉,我立刻抱紧了姐姐,这刻什幺都已经不重要,我与姐姐完完全全的肌肤接触在一起,那光滑如同玉雕般的肌肤,身体上淡淡的香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幺的完美,姐姐,你真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屈膝跪在姐姐身下,分开了她的双腿,用已经涨到极限的肉棒抵住了她那娇嫩的穴口。姐姐是第一次吧,若是我那幺大力姐姐痛醒了怎幺办?我本想掰住她双肩全力的进入她的身体内,可是我还是害怕姐姐会醒来,算了,委屈自己一下,缓缓的进去吧。

我在穴口蹭弄着,儘量让肉棒沾染着那潺潺的爱液,我看也差不多了,便扶住姐姐的身体,开始在腰间用力。

好紧,我费了好大的力才进去了一截,姐姐也皱着眉头发出了痛楚的呻吟,那里面好紧,可是好温暖,好舒服,一种从没有过的紧绷感从肉棒上传来,伴随着包皮翻起的痛楚,更多的却是从未体验过的愉悦,还有那种舒爽的温暖包容,就像有只柔嫩的手紧紧握住一般,紧的我发痛。可是似乎有种感觉,只有更加的深入才能解脱现在的痛楚。我已经顾不上那幺多了,猛的将姐姐压住,弓起了臀部,集中了所有的力度狠命的向最深处进发。

武器伴随着如此的力度,穿过了一切阻碍,直刺入那温暖的子宫……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背部猛的一疼,原来是姐姐狠命的在我的背上猛抓了一把。我大惊,立刻想直起身来,可是却被姐姐牢牢抱着,痛楚扭曲着她那可爱的脸颊,我也于心不忍看见姐姐如此痛楚的表情,便伏下去温柔的吮吸着她柔软粉嫩的嘴唇。静下来的我却更能体味着下身纯粹的舒爽感觉,全部深入的肉棒被姐姐的小穴夹的紧紧的,那里似乎有生命似的,一紧一鬆的吸附着我的肉棒,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终于和姐姐合二为一了,姐姐是我的人了,你们谁也别想抢走她。 过了一会,我也忍不住想要抽插,刚蠕动了一下腰就被姐姐牢牢的按住,我这时才发现,她居然一直眯着眼睛看着我,天啊,姐姐,对不起……「骏,很疼,等下再动好吗?」姐姐拉下我的头,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

我很害怕,很心虚,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膛迸裂而出,全身都在发抖,姐姐知道是我了,现在和她做爱的是她的亲生弟弟,姐姐会怎幺想,这下全身的慾火顿时消失无蹤,紧张的看着姐姐的表情。

「骏,没关係的……」姐姐忽然伸出那诱人光洁的双臂,温柔的环住了我的脖子,微微仰起身来在我耳边说:「不要那幺粗暴…好吗?」继而微启小口,轻轻的咬了咬我的耳垂。

那种微痛的刺激让我全身如同电流经过般一震,姐姐温柔的呼吸在我耳际迴蕩,姐姐是爱我的,姐姐是我的,慾火嗵的一下又蹿了起来,太好了,我在心里大声的欢呼着,姐姐能接受我,我要对姐姐好,我要温柔的对她,给她人生中最大的快感。

「姐姐,很疼吗?」我温柔的伏下去亲吻着她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儘量压抑着胸中熊熊燃烧的慾火,若不是发现姐姐醒过来的话我恐怕已经化身为野兽,不知道会怎幺蹂躏着那毫无反抗之力的姐姐。

「有些疼……」姐姐忽然断了断,又红着脸接着说道:「可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什幺感觉呀?」我呼吸十分的急促,随着姐姐说话时微微颤动的身体,我放在她体内的肉棒居然感觉一颤一麻的,就像有张带牙齿的小嘴小力的啃咬着那多余的东西……那感觉直刺大脑,好爽,无可言喻,若不是和姐姐说着话分散着注意我恐怕已经射了。

姐姐的脸已经红透,十分羞涩的小声开口:「很痒,要你那非常粗壮的东西……」说着马上将面孔埋入了我的胸膛。

我知道是药力的作用,可是我仍然很兴奋,我很想动,可是又怕姐姐疼,只有微微晃动着臀部,希望能引起姐姐的注意。

「骏,动吧,姐姐不那幺疼了。」姐姐会意的鬆开了紧搂住我的手,继而又轻轻的说:「别叫我姐姐好吗?我现在是你的人了……」

这句话充斥着我的大脑,抹杀了我所有的意识,这是我多幺期待的一天啊,我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希望直接叫着姐姐的名字,告诉别人,姐姐是我最爱的人,她是我的人……「晴,我好爱你,一直都好爱你……」我扑向她,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举过了她的头顶,所有的力度全部集中在了腰部,猛烈的抽插了起来,姐姐哪里经的起如此狂暴的对待,眼泪顿时崩溃决堤,可是她没有吭声,只死死的握紧拳头,用力的咬着我的肩头。

肩头那种阵阵的刺痛都已经无法唤回我的理智,却更增加了我的兽慾,在如此的力度下姐姐的身体随着柔软的席梦思一次次下陷,那柔软的乳房也变成了我的攻击目标,将她的乳头全力的吮吸着,不停的还用牙齿撕咬,提起……虽然姐姐仍然咬着我的肩头,可是渐渐的从她鼻子里发出了又痛又爽的鼻息,更加刺激着我的神经。

「晴,舒服吗?喜欢这样的感觉吗?」我在她耳边说,因为我也忍不住快到爆发的顶点,姐姐的小穴实在太舒服,何况我也是初试牛刀,第一次。

「啊~骏~~我好舒服哦~~里面还痒~~我还要~~」姐姐鬆开口忘情的说了起来。小穴却更加紧的收缩起来,好刺激,好爽,大脑内嗡嗡乱成一片,从来都没有过的紧绷感勒住了我的阴茎……

「对不起,我已经到了……」我疯狂的猛插了几下,用力将肉棒顶入姐姐身体的最深处,第一发真正性交的精液终于如同火山般喷涌而出。 「啊~~好烫~~骏~~」姐姐也极度舒爽大声喊了起来,努力的挺起下身来迎接我炽热的温度。我也随之倒在了姐姐那浑圆坚挺的双峰之间。

「晴,你身体真棒,我真的好舒服。」我喘息着说道。可是姐姐却忽然推开了我,不顾刚才未擦乾的精液和血丝便将我微软的肉棒含在了嘴里,我的心剧烈的跳了起来,那种温暖柔软湿润的感觉在肉棒上反覆摩擦,我也陷入另一种疯狂的享受当中。

其实我真不知道这个催情粉那幺厉害,姐姐的意识居然完全模糊了,现在她也是被慾望完全控制的玩偶,我自己到底做了些什幺啊,可惜当时我也完全的沦陷在了疯狂的性爱当中,佔有姐姐的意念伴随着那疯狂的快感让我完完全全的丧失了一切的理智。

我粗暴的按住姐姐头部使劲的往我跨下塞,好使肉棒完全深入她那柔嫩的小口当中,更有几次几乎深入了她的喉咙。一开始姐姐也快被我这样举动窒息,曾经试着要推开我的手,可是才一会儿她却像更加爱上了我这粗暴的举动,双眼完全的集中在了我的肉棒上,看着在她口内快速的进出。

我剧烈的喘息着,拉起姐姐:「晴,我们再次开始吧。这次换你在上面。」

姐姐会意的点点头,双手握住了肉棒缓缓坐了进去。异样舒爽的感觉猛的从腰间扩散开来,感觉比刚才更加的强烈,我低头看着姐姐那微微有些红肿的小穴,胸中涌起更多疯狂的慾念。

我擡起手来抓住了她那浑圆的乳房,将她的乳头夹在了脂缝之间,那娇嫩的乳头立刻变成了我疯狂的攻击对象。姐姐每一次擡起身体我就用手指用力的夹住那娇点,让她更加用力的坐下,好让我的肉棒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内,姐姐也乐于疯狂接受如此的痛楚,随着我的每次用力,她都会发出又痛有爽的呻吟~~~

肉棒上的刺激更为强烈,每次的痛楚居然都会让姐姐的小穴骤然缩紧,那张有生命的小口越来越用力的吮吸,姐姐显然是极度疯狂起来,伴随着阵阵快感,一向温柔腼腆的姐姐居然如同蛇般妖豔的扭动起身体,一脸疯狂陶醉的表情,有时居然伏下身子亲吻我的嘴唇,甚至挑拨出我的舌头搅动。

这种姿势好舒服,在姐姐的体重下,我觉得每一次我都顶入了姐姐的子宫,穿刺着她的身体。忽然姐姐紧锁眉头,微咬着嘴唇,从鼻息里发出一声极爽的呼吸,就在这个时候,一种更强烈的力量猛的勒住了我的肉棒,伴随着阵阵抽动,姐姐的小穴居然整个有规律的跳动起来,那种感觉无可言喻。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姐姐高潮,总之我还是迎接着姐姐那种异样的舒爽,随着腰间的阵阵酥麻,将第二发精液全部灌入姐姐温暖的体内。

姐姐无力的瘫软在我的怀里,身体上布满了闪亮的汗珠,光洁的皮肤在这些汗珠的映衬下格外的妖豔,她有气无力带着娇媚的表情看着我,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还想要吗?晴。」刚休息不久的我,立刻被姐姐异度火热的眼光撩起更强的慾火。

姐姐的目光稍带些迷惘,却又更快的出现了热烈的期待,我知道她已经无力说些什幺了,第一次的她在承受那幺激烈的做爱几乎有些虚脱,可是第二次完全是姐姐所用力,我保持了完全的体力準备了新一轮的攻击。

我将她的手拉到了渐渐勃起的肉棒上,她无力的抚摸着,更紧的贴近着我的胸膛。而我的手更加不放过她圆润坚挺的胸部,和那潺潺爱液的穴口。随着我温柔的抚搓,姐姐的小穴马上又流出了潺潺爱液,我知道还是药力在作怪,我想以姐姐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疯狂的两次。

「骏,你真厉害。」姐姐忽然仰起头对我说道,我微微笑着看她,她带着狐媚的神色继续说着:「我从来都没有过刚才那样的感觉。」

「晴,那是怎样的感觉?」我抽回抚摸他乳房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她那光滑的秀髮。

她红着脸颊往我胸口蹭,呼吸却立刻急促起来:「就是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好舒服……」

「飘飘然?」我继续问着她。

「嗯。」她红着脸连连点头:「那刻就像什幺都不重要了,什幺痛楚感都没有了,整个人就随着你的进入完全的崩溃一般……」是吗?晴,那你喜不喜欢那种感觉?」我笑着翻身将她压住。

姐姐咬着嘴唇,红着面颊,羞涩的点着头:「喜欢,很喜欢……」马上就伸出了那修长柔嫩双臂搂住了我的脖子,急促的在我耳边呼吸,轻声的说了句:「骏,征服我吧。」

这句话猛的激起我胸中隐藏的兽性,我不顾一切的抓住她柔弱的手腕,用力的扭到她身后,下身的肉棒也毫不留情的贯入了她的小穴,随着姐姐一声惊呼,肉棒已经在我体重的作用下一贯到底,直刺她柔嫩的子宫顶。

「舒服吗?」我暂时没打算抽插,还準备好戏弄一下姐姐。

此时姐姐的身体成弓型,因为手臂在她身下,她无法放平身子,她用力的咬着嘴唇挺着腰际,剧烈的呼吸着,那呈现出完美弧线的身体更加能让人垂涎三尺。

我微微伏下身子,因为这种姿势使她的乳房离我更近,那粉若樱花的乳头便成为我口中玩弄之物,我用牙齿从轻轻的啃咬到大力的拉扯,粉红的乳头渐渐被我这些粗鲁的攻击变成了红色,我大力的拉扯了一次后问姐姐:「晴,会痛吗?」

姐姐中断了呻吟,红着脸回答:「有点……可我不知道这样会使我更加兴奋……」

我转用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笑着用空出指间弹着她的乳头:「晴,你有被虐的倾向哦。」

「骏,讨厌啦,这样说人家……啊」

我用空出的手托住她纤细的腰,开始一下大力的抽插,这一下比刚才进入的那刻更加用力,姐姐也发出了一声痛爽的呻吟。可是我既而又不动了,姐姐猛的擡起头来,一脸期待和愠怒的看着我。

「你想怎样,你说啊。」我使劲按住她的腰。

姐姐一脸通红,咬着嘴唇不开口。

我又使劲的插了一下,停下继续问她:「晴,说啊。想要什幺?」

就在这个时候,姐姐居然疯狂的扭动起腰际,大声的说道:「骏,姐姐好想要啊,别停好吗?」

听了这句话,我也进入了疯狂的状态,犹如洪水一般的慾望铺天盖地的涌来,淹没了所有的理智,吞没了所有的意识,淡化了所有的伦常,姐姐是我的了,我现在和姐姐在做爱。我疯狂的吶喊着,化身成为了野兽,用我的武器全力的蹂躏着姐姐那柔弱的身体。

后来我也不记得和姐姐做了多少次,直到姐姐在我怀中沈沈的睡去,可是全身无力的我居然无法入睡,虽然姐姐现在是我的了!

自此之后,姐姐就成了我生活中的情人,她也不断的给我俩独处创造机会,我们有时甚至会非常胆大。比方说,在我们的楼下有一个大得能走进人的大橱,就正对着餐室的门,有两次当家里的其他的人都还在的时候,我俩就躲在里面,解开衣服用站立的姿势做爱,还有几次,深夜里,当其他的人睡觉了,我俩一起在浴室中,我坐在浴室的凳子上,让姐姐跨坐在我的腿上干,有时,姐姐甚至半夜跑进我的房间和我进行一次漫长的但是非常热烈的性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