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偷手机的小女孩

2021-10-18 02:08:36 来源: 花瓣文学网

偷手机的小女孩

这事儿大概发生在去年八月份儿,因爲那时候的天气还很炎热,而且我的心情也差到了极点,原因是我还深爱着的前女友不久前结婚了。

那天我不象往常一样骑车去电视台,因爲有个哥们儿把车借了去,大概是带着他女朋友去哪里疯了,我没再一如既往的去叮嘱他爱护好我的宝贝,没那心思了,那时候人很消沈,很颓废。

在单位上发了一天呆,就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去存车处取车,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没有骑车来。我无助的走出单位,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这时候正直下班的时间,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我只觉得这个世界太过混乱,仿佛每个人都在咆哮挣扎,但当我真正去注视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只是一副麻木的嘴脸,其实,我又何尝不想麻木呢?我都不知道最近到底发生了什麽,我爲什麽要这样的绝望,我没有任何的损失,而感觉,却象失去了整个世界。

我漫无目的,在这个灰色的城市里穿行,直到路灯也亮起来,我才察觉天有些晚了。电话响了,是妈,问我回不回去吃饭。我告诉妈也许晚点回去,也许去朋友家,别等我了,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才开始考虑自己该去何处安身,朋友们多半都到了婚嫁的年纪,各自都在爱情中甜蜜或者挣扎,我不想打搅他们,不管此刻他们是幸福或是痛苦。

这些东西每个人都要经曆,都要承担,我连自己都帮不了,又何德何能去替别人解围?倘若他们是幸福的,我的存在啓不显得更加多余?

我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又是一阵爲难,不知往哪里去好。看着对面的红灯,我又开始发呆。

突然,我被一真混乱吵腥。人群显得有些杂乱无章,有几个孩子正飞快的朝我这边跑。我完全不知所以然,但确信出了什麽事。直到几个飞跑的孩子把人群沖的有些零散,我才看到在他们之后有个年轻女人正在一边大叫一边追赶着。我听清楚她在喊什麽的时候,几个孩子已经从我身边跑了过去。

「抓小偷儿啊,小偷儿偷东西了!」那女人声嘶力竭的大叫着。而我这会儿到是直想笑,我猜平日里她也多半会将自己拌成一个淑女吧,而现在却……

第二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一直觉得我就有股子正义感,而我的朋友跟我老妈都说我这叫多管閑事。

我朝着几个孩子追去,女人被我落在后面。孩子毕竟是孩子,我没跑几步就抓住两个,其中一个小女孩儿,手里使劲儿攥着一个手机。手机偌大的外壳与她还尚嫩的小手显得极不和谐。我还没来得及想好该怎麽办,女人已经赶了上来……

她过来就去夺那手机,然后动手就要打那俩孩子。我不知如何是好。又是一

阵混乱,小男孩趁机逃走了。小女孩死也不肯松手,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因此,这可怜的小姑娘也就没获得逃生的机会。

那女人最终夺回了属于自己的手机,并十分解恨的抽了小女孩两个大嘴巴,正因如此,原先我给于她的同情,现在决定给小姑娘了。我把她拉开,说让她先走,我送那孩子去派出所……她连声谢谢也没说就走了,大概她觉得没有我,她一样可以取回被窃的手机,而我却不这麽觉得。

女人走了,那孩子还呆呆地立在那里,或许是受了惊吓。人群渐渐的散开,我则拖起她就走,不知道该去哪里,也许是派出所,我不知道,她也没有反抗……

我们进了一条小街,她开始企图挣脱我的束缚。这让我有些恼火,我恐吓她再闹就送她去派出所,我怕引起别人的注意,虽然这条街上也没多少人。

她不再挣扎,但开始抽泣,样子很可怜,但我知道,我没必要可怜她,也很清楚,我对她做不了什麽,难道真送她去派出所?真送去了又怎麽样?她这麽小,派出所能拿她怎样?何况,没準我还要因此惹一身麻烦。算了,我又停了脚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处理。

第三章

这会儿大概是晚上8点了。我还不饿,但想喝酒。我想找个地方坐坐,吃点

东西,喝一杯。可我从来没想过该把手里这个孩子先放了。

我们进了一家烧烤店,我不知道爲什麽会来这里,其实我不想再回到这个地方,这是我和前女友初次约会的地点,我狠她,狠和她相关的一切,而这所有的憎恨,却出自于我对她深深的爱。

周围的环境依然熟悉,而人却再也不是当初的心情了。我们坐下,叫了些吃的,我自己还叫了啤酒。我完全没把眼前这个小东西当做贼,我当她是一个朋友,一个还不熟悉的朋友,这一切似乎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样。

她吃相很凶,饑饿是一个原因,此外,我想她也没怎麽吃过这样的美味。我问她叫什麽名字,多大年纪。她都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看。那眼神并不邪恶,是孩子特有的充满稚嫩的防备。此后我们都不再说话。

我并没喝太多,因爲我还没找好地方安身,而且今天我不想回家,这没有原因。我结了帐就要离开,没想再把那孩子带上。等走出店门,却发现她还跟在我身后。我没理她,继续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依然没有甩掉她,当然,我并没有刻意要这麽做。

我转身朝她走过去,她则停下了脚步。我们呆呆的注视良久。大概过了5分

锺,或者更长,这期间我的思想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拉起了她的手,向另

外一个我不想再去的地方走去。

我打开房门,把灯点亮,也招呼她进来。一切还是那麽熟悉,包括这屋子的味道。这是我跟前女友曾经住过的地方。过去每当周末或者假期我们都会来这里浪漫两天。

光线亮了,我才开始认真打量眼前这个小姑娘。她脸上很髒,衣服也是,还有鞋,其实她没什麽地方是干净的。所以,我决定先让她洗澡。

我爲她烧了水,虽然这是夏天,但我坚持要让她洗热水澡。她仍然不支声,也不打算进浴室。我对她说:「要麽洗澡,要麽离开这里!」,然后我就去把电视打开,躺在床上发呆。过了一会儿,浴室传来水流的声音,我知道,她没走。

我走到浴室门口,收拾起她扔在地板上的衣服,然后通通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我走进浴室,她立刻变的防备,当然,也带着些须的害羞。我并没多想,因爲她是个孩子,我问她水温合适吗,她点点头,不说话,我走出浴室,顺手把一件睡衣扔给她,并嘱咐她,洗完澡换上。

那件睡衣曾经穿在我女朋友的身上,她穿睡衣很性感,而现在……我再也看不到她爲我穿上睡衣,再也看不到了。

女孩子穿上睡衣走了出来,有点滑稽,尺码明显的不合适她。我笑了。她看

到镜子里的自己也笑了,我第一次见她笑,很漂亮。但当她发现自己的笑容正被

一个陌生男人欣赏时,立刻就将它收敛了起来。

我对她说:「你的衣服我都扔进垃圾箱了,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去给你买件新的。」她还是不说话,站在原地看着我。我走到她跟前,把她又拉回了卫生间,让她刷牙一切都结束后,我回到了卧室,她跟了进来,但只是站在电视旁边。我让她去床上躺着看电视,她没反应。所以我只好把她抱了过去,然后把她塞进被子,我也上了床。此后我们仍旧保持沈默。一会儿功夫,她就睡着了,我把电视和灯关好也躺下了,一天下来,真的累了……梦中我见到了她,我的女朋友,我梦见她穿着那件睡衣躺在我的怀里,我能闻见她的香味,那种能让我无法安分的女人香。睡梦里我把头靠在了她的胸前,睡衣上的味道让我心跳加速。我把手挪到了她的身上,我不知道她是谁,也许是我的女友,或者是……,我不知道,我此刻顾不上那些了。我把她抱住,用腿紧紧的夹住。她在反抗,好像是在反抗,但不剧烈,我开始亲吻她,她不答应,我用手掰住她的下巴,用力的吻她,她无能爲力。

我把手深进了内衣,用力的扯开,然后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但我知道,她在试图挣扎。我发疯似的吻她,脸颊、嘴唇、胳膊、肚脐、直到她的下身,她拼了命的把腿合并起来,我则用力的把他们扯开,然后把脸深深的埋在

她的私处,我开始用力的吮吸,甚至是嘶咬,她不停的摆动,企图挣脱,这让我更加兴奋。我把她的双腿使劲擡高,然后搭在我的肩膀两侧,并用身体的重力猛压下去,她被我压的彻底无法发抗了,我将我的弟弟放到她的下面,开始摩擦,并试图进入,但那很难,我好像找不到入口。我很着急,但那一刻的兴奋让我疯狂和暴躁,我起身再次对準了她的阴道口,猛的一顶,她大叫了起来,并开始哭,我并没有完全进去,也不去理会她的痛苦,我大概疯了,继续往里顶,用力的顶,她则一直尖叫着,开始喊疼。

她开始放声大哭,我则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那感觉与衆不同,但我来不及细细的品味,因爲我已经狂躁到了顶点。我的弟弟在她的身体里摩擦,快速的摩擦,我很快就要到达快乐的巅峰了。她再也没力气反抗,只是在抽泣,完全任我摆布,我把她压在身下,快速的抽插,直到精液流出。

我滩在她的身上,渐渐的睡去,直到天亮。

我醒来时压在小女孩儿身,她还在睡着。我回想起昨天夜里的事,就立刻爬起来,才发现被子上,褥子上,还有她的腿上,以及我的……全是血迹,我脑子一下子象是炸了,这怎麽可能,她还是孩子。我以爲这是梦,直到现在,我觉得这梦还没有醒来。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这不是梦……

我躺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沈默或是等待她的醒来。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更不知道该怎麽处理接下来的一切。

她醒了,终于醒了,眼睛红肿着,我不敢看她。她想起身,但发出一种疼痛的叫声,然后又躺了下来。

「下面疼吗?」我问她,但我不去看她。

「恩!」她第一次说话,只有一个字,但我听得出,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昨天晚上……」我企图解释些什麽,但我确实无从辩解,尤其对一个孩子,我不知道该怎麽说,「你多大了?」

「十岁!」

天啊,到此爲止她只对我说了三个字,但这已足够让我无地自容。我居然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做了这些。我不想伤害她,至少我的初衷不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是哥哥不好,你生气吗?」我不知道该怎麽说,或许她根本不知道她爲什麽该生气,也许是昨天夜里有个人弄疼她了,除此之外,她还能想到什

麽?

她又开始沈默。

「我们起来收拾一下,然后去给你买衣服好吗?」

她看着我,眼神里并没有责备或是憎恨,但我知道,我并不应该因此而感到欣慰,我把她连同毯子一起抱到浴室,我不想让她把那些血迹看的这麽分明,因爲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她做出解释。我帮她洗干净了身体,将睡衣和毯子也一起丢

进了垃圾桶。

我爲她做了些早饭,安排她在家里看电视,然后将门反锁后就离开了。我想去给她买件衣服。

在一家童装专卖店里,我爲她挑了两件衣服。我连价钱也没问,只顾着匆匆赶回去,怕再出什麽乱子。她在家里很安稳,还坐那里看电视,只不过桌上的盘子都空了。我问她吃饱了没?她点点头,不说话。我把手上的衣服举起来让她看,她起起身子,又坐下了。我把衣服放到她跟前,让她试一下。她不肯,我笑着鼓励她。她穿上了那件淡蓝色的裙子,非常漂亮,也很合适。她在镜子跟前来回的看,只不过看她走动起来还是有些不自然。

「好看吗?」我笑着也来到镜子旁边。

「恩!」她笑了,显得格外高兴,只是还不肯多说一个字。

「还有一件啊,也是你的,不想试一下吗?」。这次她痛快多了,高兴的跑过去,脱下了裙子,换上新衣服,似乎不再顾虑有个男人正在看着她。

还好,衣服都很合适,她也喜欢。接下来我带她去了公园,然后又去吃饭,再然后……总之那天我们回到住处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她对我好像也不在有抵触。

晚上我们照旧躺在床上看电视,只不过这次我把她搂在怀里。我又想起昨天夜里的事,脸上开始有些发烫。

「我热——」她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那把睡衣脱掉吧!」我很自然的这样说。但我又忽然想到,她这麽做对我来说意味着什麽。

她依旧在我怀里,我的手不敢碰她的身体,但这并不是我的意愿。电视里播放的什麽此刻我已全然没有心思再去关注。我只是想拼命的管住自己。但我还是失败了。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磨蹭,她并不在乎,只是在看电视,并不时的发出笑声,也许节目里有什麽让她觉得好笑,我不知道。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摸她的屁股,她扭扭身体,看着我笑,我对她笑笑,她继续看起电视来。我顺着屁股缝往下摸,直到碰到她的私处,我的动作很轻,我想让她有一些舒服的感觉。「好痒啊!」她笑着对我说,我看得出来,起码她不痛苦。我沖她笑笑。

我变地更加大胆,开始抚摸她的阴蒂,她并没有强烈的反应,只是把腿越夹越紧,我的手指在她阴道口来回摩擦,她并不了解这是在干什麽。终于她把我的

手推了一下,然后笑着说:「痒死了!」我一边问她哪里痒,一边把毯子扔到了一边,把头凑到了她的下面。

「这里痒吗?」我问她,我觉得机会来了。

她有些害羞,不出声,我看着她的私处,心情再也没办法平静。

那真的是小女孩的私处,柔嫩的象水,顔色淡而粉,在你眼前的只是一条诱

人的缝隙,而这条缝的两侧又略微的象上凸起,显得极具立体感。我真不敢相信我的身体曾经进入过这样一个美丽的世界。我开始不自觉的舔她的下身,她则试图抽回身子。

「别害怕好吗?不会再疼了,哥哥会轻轻的,试一下,好吗?」我想尽量安抚住她,她也不在抽身。

我轻轻的舔她,她的阴户,阴蒂,会阴,她并不痛苦,所以没有反抗,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我褪去了裤子……

她看到我直挺挺的弟弟有些害怕,我叫她别怕,她很听话。我把弟弟放到她面前,让她象吃棒棒糖那样吸,她照做了,但做的并不好,我没有强迫她,继续进攻她的下身……我的舌尖沿着她私处的细缝一直舔,并轻轻将其拨开,打探里面的一切。她太嫩了,这很容易让我兽性大发。我舔她的阴蒂,并开始把一根手指塞进她的阴道。她又开始抽身子,我则用另一只閑着的手臂将她按住。

我的喘息声越来越粗,而她除了小声说疼以外再没了别的动静。我已忍无可忍,想要再次占有她。

我把弟弟放在了她的阴道口,来回摩擦,而她也许完全不理解我意图。我开始往里顶,很慢。她开始叫疼,我让她放松,但我更多的注意力还集中在下半身。

你很难想像,当你看到自己的弟弟正在缓缓的进入那样一个稚嫩的身体时你

会有多麽兴奋。她一直在喊疼,我的耐心似乎再也无法跟狂躁抗衡,于是我用足力气,将弟弟一插到底。

她并没哭,但一直跟我说她疼,我告诉她很快就好了。我开始抽插,不敢太狠。我眼睛看着我们身体结合的地方,那种摩擦让我难以自持。我要疯了,我想疯狂的去干。终于我也这麽做了。

我加快了速度,而且异常的凶狠,每一下都要将她刺穿。她开始轻声的呻吟,但我并不知道她爲何要这样。我把她的双腿抗在肩上,深深的插入,她一下子把眼睛睁大,要将我推开,并大声说疼。我不去管她,反而用身子压住她,继续抽送,每一下都用尽力气。

我要射了,但我并不想这麽早就结束,于是我把弟弟抽出,让她趴下,我想换个姿势。

她似乎并不配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许是受到了刺激。我把她翻过身去,对準了她的私处,一桶到底。她仍旧在喊疼,并用手狠狠的抓住枕头。过去我很少用背入式的体位,但现在我想尝试一切可以尝试的。

我感觉到了疲累,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我用双手扶在她的腰间,然后把她用力的往我身上撞击。我越来越狠,似乎要将眼前这个孩子撞死在床上。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我的身体,我忍不住将精液射向了她的体内。

我累坏了,一下子趴在床上,她也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翻过身来,碰碰她,没反应。我把她抱过来,让她趴在我的身上。

她并没睡着,大概是吓坏了。我抚摸着她的发髻,试图让她镇静下来。

等我醒来时已经天亮。她还趴在我身上,也睡着了。我的弟弟又硬了,而且很不安分。我不想再伤害她,但这无法打断我回忆起昨天的刺激,也许将错就错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图了些唾液在她的下面,这时她还在熟睡,然后我又开始侵占她的身体。

这次进入似乎容易一些,但疼痛还是将她惊醒。我想控制自己先不要有任何动作。

但人一旦进入了那个美丽的世界,你的一切举动似乎都再难由自己来主宰了。

我又开始抽插,她则无助的趴在我的身上。我用胳膊紧紧的抱住她,下身则加快了速度。她开始不安,想挣脱,也许她过于疼痛。我用力的按住她,并开始

亲吻她。

我不喜欢男下女上的体位,过去也很少用,所以做起来还是感觉不够痛快。

于是,我又把她压在了身下。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玩什麽花样,只是狠狠的干着眼前这个小女孩。我插的又快又狠,甚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在紧紧的绷着。刺激来的太猛,高潮来的也

就太快,而我也不想再去延缓它的到来。我已经变地疯狂,在她的身子里爲所欲爲,乳白色的精液第三次射在她的身体里。

一切都结束了,我压在她的身上。渐渐的睡过去,我想她也是。因爲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是睡着的。

我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安排,因爲明天我必须去上班,而我也不打算再续租这套房子,最主要的是,我不想再继续这种罪恶。

我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件事做个了断。其实我可以把她随便扔在一个什麽地方,然后一走了之,但我没那麽想,因爲两天来的相处,让我对她居然有一些难舍,也许这种眷恋只是源自于我对性的需要,但那确实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留恋。

当然,我更没办法把她留在身边。不是我没能力照顾她,如果我想这麽做,没人能阻止我。但是,害怕常常从心底里往上涌。迟早有一天她会明白今天发生的一切,而到那个时候,我将再也无法掩饰今天的罪恶。

我很混乱,思考了很长时间,却找不到任何答案。她一直睡在我身边,样子楚楚可怜,这让我更加难下决心……等她醒来,我们一起吃了午餐。她吃的不多,更不再凶狠。也许是疼痛,也许惊吓,让她看起来有些疲倦。饭后我又把她抱到床上,很快她就又睡着了。

整个下午,我一直躺着她的身边——这个两天来让我变成恶魔的女孩。现在,

我不得做出一个决定,好让这一切再度恢複平静。我希望一切都能成爲过去,最好被时间沖刷的了无痕迹。

她醒来后精神好了许多。我带上她出了门。傍晚街上又开始人潮涌动,不知道在他们眼中,我和身边这个小姑娘会是什麽表情。或许,我们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现在我希望这样。

我们去了一家西餐厅吃饭。我叫了不少东西,想让她多吃些。事实上她也吃了不少,我很乐意看她吃东西。

饭后我们一直沿街閑逛,但路线是我事先决定好的。大概晚上7点左右,我们又来到那个十字路口。当初我把她当贼抓住的地方。

天幕正一层一层的笼上黑色。我停下来,蹲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良久,我不敢做声……

「去找你的家里人!」说完我转身就走,我不想回头,但我猜到她会跟上来。

我又停下,回过头,她见我停下来,也不在向我靠近。我走向她,摸摸她的头,我想对她狠一些,但那太难了。

「别跟着我了,去找你的家里人!」到底我还是流了眼泪,这显然有些夸张,几天以来,也许是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希望能找个机会大哭一场。我并不知道是什麽在作怪,但我能分明的感觉到一股难以承受的压抑,我想哭,但又哭不出来。没想到今天却……

我推开她,快速的跑到了路边,伸手截了一辆出租,扬长而去了。我在心里沖她喊着:「去找你的家人!」

就这样我们分手了,我回了自己家,父母对我这种整日不着家的生活早已习以爲常,只要我不在外面惹祸,他们说过,不会干预我,但这次……我不敢再想。

后来,不知道过了几天,我在电视上得知,我们城市不久前来了一批以偷盗爲生的人口。说是偷盗,其实就是明抢。他们常常指使儿童来作案。后因公安机关打击,现已逐渐离开这座城市。

我在想,那个小姑娘也许就是他们中的一员,现在或许已经去了别处,有可能还在继续她的偷窃生活。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记得我,但愿不会,因爲在她的生命里,我注定不会是一个光彩的角色。我希望她能忘记我,忘记和我相关的一切;而我,也只当那是一场梦,就此忘却…偷手机的小女孩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太棒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