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

2021-04-29 10:33:39 来源: 红学网

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

我在南方做生意以來,直都甚安本份,許多北方小妹妹的誘惑,都沒有影響到我對太太的忠心。但自從小靜的出現,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北京的太太,我在深圳將她金屋藏嬌,也就是俗稱「包二奶」。

小靜是新都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當我第次見到她時還以為自己眼花,因為她和我當年的舊情人模樣,連梨渦淺笑的神情也是模樣。

她很斯文、大方,對我溫柔 貼,當年我癡戀的舊情人,今日竟重現眼前,可能是上天給我的回報吧!

忠心片的我,終於做出對不起太太的事,同時我也嘗透了戀愛的滋味。她不是般賣笑的北妹,她是個初出校門的女學生,由於她很純,我們發展得十分順利。

當我第次替她解開身上的衣服時,我感覺到她的羞怯、嬌媚,和股清新 息。我擁著 白細嫩的小靜,衝動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她身上每處地方。同時也拚命的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禿無毛的恥部。

我終於讓自己的器官進入那小小而緊窄的地方,我剛剛進去小部份,她已經現出痛苦神情。

「小靜,是不是很痛!」

小靜含著淚珠說「哦!是有點疼,不過我我喜歡你!」

她的普通話很好聽,陰聲細語的擁著我,令我更加亢奮,猶如燒紅的火棒。我慢慢推進,她抓著了床單,上唇緊緊咬著下唇,我停下來,憐香惜玉地吻著她。

「小靜,我也喜歡你!」

「啊!」

終於完全進去了,小靜的表情也開始舒緩,肉緊的態度也慢慢放鬆。我看著她媚眼如絲,小小梨渦,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開始抽動,狹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脹得更快,她也扭動著身 向我退避。

「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這是每個女孩子的必經階段。但我完全陷於興奮狀態,抽動也越來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厲害。

「啊!行哥!」

「小靜,你感覺怎樣?」

「啊!行哥!我不不要緊!」

我膨脹得很快,同時也洩 得很快,因為小靜給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我倒了下來,瞧見床上微紅處處,我明白到小靜為我而奉獻第次。我感謝地吻看她,可能這是緣份,個如此嬌艷的美女,居然愛上了我這個有婦之夫。

自此之後,我留戀著這個地方,我和小靜如膠似漆,將在北京的妻子拋之腦後。

每天晚上,我們都急不及待地做愛,漸漸她更懂得溫柔體貼,侍服周到。

我很喜歡吻她,她的嘴形很美,清香如蘭,真是難得,小舌輕吐更是要命。向給予人家印象中的北妹,都是現實得可怕,根本沒有感情可言,但小靜卻從來沒有向我要錢,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對我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

有次,我從北京不動聲息地回到我們之間的愛巢。因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會利用情夫返家的時間到處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的回去,就知道小靜對我的情意,大門推開,廳內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靜竟然乖乖的坐在梳化上,織著件小毛衫,她的溫婉令我又感動又衝動。我開心的吻看她,她也迎合著我,互相熱吻。

我將她推在梳化上,壓著她,捧看她的臉說「小靜,你真乖,我好喜歡你!」

小靜的溫文賢淑,有如隻受保護的小鳥,我瘋狂地吻著她。雖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過很多次,但我依然愛不釋手,我們絲不掛的在大廳的地氈上翻過來滾過去。她反過來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著我的臉、頸項、耳珠,我感到陣陣的快感由丹田緩緩湧出。

她是輕輕吻著,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撥弄,撫摸,這是我教她的,漸漸地,她開始懂得主動,撫摸的動作也比初時純熟了。

軟軟的手指輕輕握了我的肉莖,急速的跳動之下也變得挺以英姿。她的身 微微後退,小咀吻著我的胸膛,玉手在掃弄我的小袋子,我也興奮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攝力,慢慢的掃,輕輕的彈,這情形比撫摸還要命。她舐著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來到這個地步就會停止,因為她唯的不喜歡就是吞吐我的小東西。所以,我也不勉強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直衝終點完事為止。誰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脹。接著,她竟然肯含我的龜頭,她在我那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舐著,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卻衝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裂。

她的嘴很可愛,她舐得我好舒服,望著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圈,我有難以形容的刺激,她雖然還沒有含進了我的東西,但我已經很滿足,因為以她的純 形象,居然肯為我如此屈就。

她張開小嘴,慢慢的含進去,這滋味實在好受到不得了,她還將偶然灼熱的東西貼著她的粉臉。末曾真個已銷魂。這話要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景,就最恰當不過。

我竟然也呻吟,來宣洩我內心的興奮,但我死忍強烈的衝動,享受著這銷魂刻。她替我舐著,吻著。終於,她居然完全吞沒了。兩個多月來她是第次,我很興奮,雖然她不懂得如何處理,但我已慢慢抽動起來。刺激程度令我無法抑制,我要發洩了!

「小靜,我要噴了,你!」我想叫她移開,但她沒有,反而吞吐得更厲害,我無法再繼續忍耐,熱流疾射而出,貫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

她繼續吮吸,直到我的地龜頭不再於她小嘴裡跳動,她還是緊緊含住。我得到生以來最大的享受。

「小靜。我愛你,我永遠愛你!」

她肯為我獻出切,她用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著發洩了的地方,這感覺很好受。她像小鳥依人的伏在我的臂彎,我輕吻她的額頭,揉著她長長的秀髮。她的小嘴裡透出我精液的氣息,但我已經忍不住地吻下去。

小靜不但樣子甜美,就是把長髮很多女明星都不及她整潔而柔順,我輕撫著,真是愛不釋手!

「小靜,你還沒有舒服過哩!」

「行哥,我愛你,隻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她的說話聲音不大,但是柔和得有如聽音樂,我最喜歡這 女孩子。

她的大腿輕輕靠看我的身體 ,手指摸著我的腰,可能我太喜歡小靜,休息會我又按奈不住地擁著她吻,她也熱情地和我四唇相接。她的小舌在我口腔撩弄,我也拚命的吸啜她的香液,很快,垂垂的東西又再堅硬起來,而且比第次更加灼熱挺拔。

「哦!你你好壞,這麼快!」她嬌羞的推開了我,輕輕轉身,這欲拒還迎的感覺十分要命,我更加瘋狂,更加亢奮。我撲過去擁著她,堅硬的東西緊緊貼著她軟綿綿的屁股,雙手就揉弄著她柔軟而彈力十足的乳房。

「小靜。我給你舒服。」

「哦!你自己想爽,還要欺騙人家。」她的嬌媚十分自然,不太過份,也有調情的感覺。我緊張的吻看她的耳珠,她微微仰後遷就我的進攻。

「啊!」她出生呻叫了聲。

「小靜。你實在太討人歡喜啦。」

「行哥。你。你又想怎樣。你剛剛才出了次!」

「我。我要吞了你下肚。」

「啊。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

我將她翻了過來,平臥著的身體給我爬了上去,我下面在磨擦看她的身體,嘴巴卻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剩下來的手就撥弄著她的胸脯。

很快的。她的呼吸開始急速。我的手開始探進她的地方,個敏感的地方,她很有節奏的在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熱的咀唇,她尋我著的嘴巴,她希望我吻她。因為她有這樣的需要。但我很挑皮的將手指放了進去,她也肉緊地吸吮,我將另手的手指探入她滑膩的陰道,並慢慢欣賞她慾念昇華的刻。

由於我的前奏功夫恰當「,她顯得很熱情,臉兒微紅,身子扭動,有點不著邊際的感覺。

「行哥!」

「哦!做什麼!」

「咦!你好壞喲!你知道的,偏偏就要折磨人家。」

不錯,我知道她的 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實她,但我偏偏慢條斯理,有心戲弄她下。就說道「我不知道你要什麼?你說吧。」

「你你!」她羞怯地說不出口,玉手卻拚命按看我的臀部向她的地方擠壓,我還是故意惡在她附近撩撥。

「行哥,你進去嘛!」她拚命的迎合我,遷就我。

憐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戲弄她,何況她是我最心愛的女人。我深呼吸下,然後直搗黃龍,完全抵住了她最深處的子宮。她雙眉皺,小嘴半開半合,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屁股。這份感覺很難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經在空虛無助的邊際而找到了充實的來源。完全的充實令她又開心又滿意。

我隻是完全送了進去,緊緊抱著她柔軟的身驅,卻按兵不動, 會別有番滋味。

「哦哥哥!你怎麼不動呀!」

「小靜。我在欣賞你!」

本來半閉著雙眼的小靜微微張開線。

「哦!來吧。你這壞人。」

硬硬的東西抵住了她暖暖的地方,輕輕摸看她的俏臉細意欣賞看她標緻的五宮。這 感覺很好。真的另有番滋味。比起較亂衝亂撞而發洩了的感覺,截然不同,這份呼之欲出的滋味非常過癮。間歇性的動兩下,小靜則表現得更加熱情。

我伏下來吻她下,她的小嘴我最喜歡,捧看她的臉然後輕咬她的唇,真要命。

「摸摸我。」我捉著她的手向下。

「喲。好硬!」

我退了少許,濕潤而挺拔的地方顯示了我的雄風。她主動地擁看我吻。我知道她這個時候最需要。我開始厲兵騎馬。開始衝刺。她的身體柔若無骨,我則瘋狂地進攻。

地氈上響起了醉人的交響樂。節奏由慢至快。她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開半台的小咀在呻吟,低叫,促使我的慾念昇華。

高潮已經接連而來,她是在期待最快感的刻,我蓄勢待發。澎湃的浪花已徑洶湧而至,我歇斯底?的仰天長嘯聲,淋漓盡緻地完全輸送給她。

「哇!」小靜也叫了,暖烘哄的熱流有如炮彈。香汗淋漓的小靜緊緊的擁抱著我,她似乎想完全將我吸了進去。

強而有力的發射,依然在跳動,她抱得我更緊了,她的吻有如雨點,這是回報式的吻吧!她是得到很好的高潮了,我也倒在她的懷中,互相在喘息,在輕撫,在回味看這份難忘的意境。

我退了出來!倒在旁邊躺著,以免小靜負荷太重,我是絕對希望她得到快樂的。她慢慢起床,拿來暖毛巾,然後替我敷住這個地方,這是很舒服的感覺。

小靜已經完全進入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我們不但在性愛方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閒時我們起煮飯燒蔡,共進晚餐,滋味無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