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地下铁碰着她

2021-04-29 10:33:19 来源: 红学网

地下铁碰着她

本帖最后由 www0698 于 2014-10-31 15:29 编辑

「往上环列车即将到达,请先让乘客落车」熟悉的广播令我意识到我已经下了班,日劳碌,身体已经疲累得随时倒下,只是生活惯性维持着日常作息。

每天这个时候,她都会准时乘这班车回家,想到有机会见到她,我顿时抖擞起来。事实上,我还未曾和她交谈过,只知道她是在附近上班。自从发现这位美人后,我每天都在同车卡等待她的来到,装着凑巧般与她共乘同车箱内,好让我能偷偷的看着她。

她到了!我不敢盯她太久,生怕她发现我这个跟踪怪人,可是眼角仍然情不自禁朝她那方向看。她似乎也意识到我的存在,略显尴尬的別个头去。我吓得马上低下头不想被她看到我面红的样子。上车后,我坐着她对面,这有利我继续偷窥。

我拿出村上春树的《1Q84》作掩饰,双眼不时往她身上扫。她也在看书,那付专注的表情让我更意乱情迷,长短有序的浏海,披肩的长髮,长而弯的眼睫毛,白晢的肌肤,看来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多么可爱的女生啊。有时,她看书看到有趣处时,嗞的声轻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她究竟在看什么书呢?被眼前美景吸引,我可沒閑情看村上的小说

列车到湾仔站等,有三个醉醺醺的青年上车,登时令车箱内满是酒气。那三人摇摇摆摆的走到少女面前,三对淫眼不时往少女身上扫,不时发出猥亵笑声,其中人更大胆的想坐在少女的大腿上,另外两人也在拍手叫嚣。

车箱内其他乘客见三青年孔武有力,都不敢出手相助。我见偷窥对像被人捷足先登,那能嚥下这口鸟气,还好前几年乘着电影《叶问》热潮,上过几堂咏春班,对拳术也略知二。我霍然站起来,怒气沖沖的走到三青年面前。我突然想到此情此景,怎么像《电车男》的情节啊?可能我义勇相助的话,就能泡得那个少女了,真是天赐良机啊。

回过神来,我已经倒在地上,三青年的拳头在我身上雨点般洒下,其他乘客早已吓得由尾卡逃到头卡,剩下两三个不识死的少年拿出手机在拍片,可能今晚youtube就能看到我被人痛殴的英姿了,话说回来,有雅兴在那边练摄影技术,为何不来救我?想到我学的咏春原来是花拳绣腿,竟然连烂醉青年也打不过,学费白交事小,在少女面前出糗事大,被人痛打成这样,教我如何再有勇气去偷窥她呢?

我听到几声惨叫,身上的拳打脚踢顿时停止,我向上望,两个青年已经倒在旁,昏死过去。更吃惊的是,那少女手执起名青年,手不断掌刮着他并叫「我叫你向他道歉!」,那烂醉青年凌空的双腿在空中乱舞,作着垂死挣扎,看来他根本听不到少女的说话,果然,酒精加疼痛让他昏倒了。少女将他往门边摔,拍拍双手便朝我走来。

她蹲下来观察我的伤势,尽管身体疼得似四分五裂,但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似乎有麻醉功效,让我痛得幸福无比,恨不得再断多条腿来博得少女同情。少女见我毫无反应,以为我被打坏脑袋,问了句「身上有什么地方很痛吗?」。我很想答「我的心很痛。」却开不了口。少女又见我不回答,继续说「放心,我是护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便开始在我身上东寻西索,似乎想看看我有沒有骨折。我这么大个人,第次与女孩子作近距离接触,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只觉脑袋空白片,叫我如何应对?

少女继续替我检查伤势,当她俯身按着我的肋骨问我疼不疼时,竟然春光乍洩,我看到她在小背心下的陶瓷般白的双峰,虽然尺寸不大,但看来是那种什么「警钟胸」。视觉刺激如此强烈,无论大脑还是细佬都同时充血,又感到鼻子凉,原来连鼻血也涌了出来。不能再让少女继续放肆了,否则我就失血致死。连忙用手擦走鼻血,辛苦的撑起身来,准备离开车箱,我可不想再被少女看见我这付窝囊样。

她见我勉强支撑着身体,先是吃惊的说「请不要乱动,否则只会伤上加伤!」但见到我坚定的眼神后便明白了,她知道我不想反被个原本想救的女子救回来,便扶我起身,关心的问道「看看能自己行走吗。」

沒走几步我便个踉跄向前仆下,幸好少女及时伸手将我抓住。看来我的伤势果然不轻,沒有少女扶着的话跟本走不到路。无计可施下唯有叫少女继续扶着我走出车箱。此时列车内的其他乘客纷纷返回事发车箱围观着,那几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还在替倒地的三人拍照。

少女温柔的问「要去医院吗?我刚替你检查过,你的伤势可能很严重呢。」

我连忙否定「不了,我想我沒甚大碍的,我天生皮粗肉厚,这点伤休息几天就会痊癒了。」说毕为了展示自己仍然健壮,刻意干笑几声,可是身体动,无数瘀伤传来彻骨之痛,与其说是干笑,不如说是惨叫。

少女认真的说「不行!现在放你回家的话,说不定会死在家中呢,让我送你去医院吧,救命恩人。」

我见她如此固执,而且身上伤势轻重未知,说不定真可能家中暴毙,顿感心寒。便答应她去趟医院。但她那声「救命恩人」纵然叫得诚恳,我却不是味儿,说起来她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停下来,对少女说「不过去医院前,我有个地方想去。」

少女好奇的问「那里?」

「厕所」

「好,我扶你去吧。」

「嗯,谢谢。对了,刚才见妳出手利落,三两下子便打底了那班坏人,看来妳也学过功夫吧?」

少女想了想再答「…也算是吧,都是爸爸教我的些防身术,沒想到今日竟然派上用场了。」

「看来你爸爸来头不小呢。」

閑聊着已经来到车站大堂,我见到几个车站职员边拿着对讲机边快步冲向月台,看来是去处理刚才的打斗了。我打趣地说「地铁职员的行动这怎慢,都打完了他们才去善后。」

少女也笑着回答「不是他们行动慢,是打斗发生得太快了,你三秒就被人打爬在地上,我也只用了半分钟便收拾了他们。」

我默言,继续走着,片刻已经来到男厕门外。我叫少女让我自已走,可是少女放开手我就向前跌倒,这样子跟本沒法子上厕所嘛。看来只好忍着尿去医院解决了。少女默默地看着我,突然鼓起勇气的说「请让我扶你进厕所吧!」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女会如此大胆,可能她纯粹为了「报恩」才做到这步,还是她是那种性观念开放的女生?但作为男生,虽然不好意思,但有美女陪着上厕所,光是想想已经让人兴奋,教我怎样拒绝?「嗯……好吧,那先谢谢妳了。」

少女扶着我拐拐的走进男厕,其他尿客见到此情此景,无不大惊,最可笑的是使用尿兜的那班男人竟然忘记了小弟弟还在喷射,吓得马上拉起裤链,弄得裤子片尿污渍。我偷偷看了少女眼,她脸子胀得通红,低下头不想让他人见到,这模样可爱极了,也証明她的确是为了答谢我才这样做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我指示少女走进个厕格,好让其他男人不再瞪着少女。门关上后,我叫少女背着身继续扶着我,待我解决完后才转回来。我拉下裤链,准备解决时发现大问题,忍不着惊叫。少女闻声后偷偷的转过头来,瞧了眼后又马上转回去,脸子更红了。原来我的小弟弟不知何时起挺立起来,可能是车箱内见到少女走光那时吧。总之这个样子的话是尿不出来的,这样熬下去等小弟弟软化也不是办法,但我又很是尿急,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