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出差17

2021-04-29 10:32:53 来源: 红学网

出差17

出差

=======================================

(17)

我目送Jack離開病房,心中只有心疼。

楊英來就帶來票人馬,以火力上的優勢,立刻控制住了場面。原本黑龍的手下

氣焰囂張不可世,但是現在楊英的人馬多又有槍,立刻個個都閉上了嘴,不敢亂動

下。

「你們通通出去!」楊英下令,所有人立刻被趕出病房,包括楊英自己的手下。

「楊英,幫我鬆綁啊!」我說。

楊英望了我眼,卻沒有來解開繩索,反倒走到了黑龍床邊。

「你好啊。」楊英居然這樣跟他打招呼。

「哼!」黑龍冷哼聲。「都快死了,妳得意啦,高興了吧。」

「嘿嘿????我是高興,我高興的是妳還沒死,我還來得及,嘿嘿???」

楊英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楊英不是該很恨這死老頭嗎?

怎麼她說得好像還很喜歡這死老頭?

難道她是騙我的?這切都只是他們夫妻間耍的花槍?

那我算什麼?

「來得及什麼?來殺我嗎?還是來嘲笑我?」黑龍說。

「嘿嘿????」楊英有點可怕而陰沈的笑聲。

「你可知道,我等今天這機會等了多久了?」

「哼」

「你知道嗎,我多怕你突然間死了,多怕你在幫派火拼中死了,還是突然車禍就死

了。」楊英說。

「我真的好怕,怕你突然間死了,我就沒有機會報仇了。」

「我等著你死,等著在你死之前可以好好的報復你。我等好久了呢!」

「呵呵???我都要死了,??妳要怎麼報復???打我?殺我?不怕犯了??謀

殺罪嗎?罵我???不痛不癢,??誰??誰鳥妳。」黑龍說。

「是啊,這真是讓我傷透腦筋呢。」楊英陰陰的說。

「哈哈???那妳要怎麼報復我?」黑龍說。

「哼哼???原本,我是不知道怎麼報復,但是,哈哈???你知道嗎,你的手下

幫了我個大忙,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報復你了。」

「我手下?」

「沒錯,多虧了你的好手下,綁來了大雄,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回報你了。」

「他?」黑龍疑惑的說。

我也相當疑惑,楊英來了半天也不把我鬆綁,現在又說到我身上,我真是迷糊了,

他要報復黑龍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我知道,你這個人愛面子,直以來就懷疑大雄跟我的關係,但是又礙於面子,

怎樣也不肯承認你已經帶上綠帽了,你只是告訴你的手下,要他們隨時保護我,其實還

不是怕我真的跟他在起。」

「妳!??妳怎麼知道!」

「嘿嘿??不只這樣,你偷偷去看過我,我也知道。不過???」楊英有點疑惑。

「我覺得你真是奇怪,要你的手下監督我,要是他們真的發現我跟他在起的證據

,你要如何處置他們?」

「哼???誰敢說,我就讓他消失。」

「嘿嘿???說得也是,你是有這本事。可是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我跟他上過床,

而且不只次???」

「啊!」「啊!」我跟黑龍不約而同的聲驚呼。

「你能拿我們怎樣?」楊英挑釁的說。

「你!」黑龍突然臉色爆紅,副要跟我拼命的樣子。

「沒錯!」楊英繼續說「而且我現在就要在你面前,跟他作給你看!」

「啊!?」我被這話嚇了跳。

「啊~~」黑龍大叫「妳敢!」

「我當然敢!」

「楊英!」我只能叫了叫她的名字,實在是訝異得說不出其他話了。

「你愛看就看,不愛看也隨你,不過,我就是要在你面前跟他做。」楊英說。

「你!??你!???」我第次看到個人的憤怒可以這麼的激烈,眥目愈裂,

青筋浮起,再多形容詞都不如親眼所見來的直接。要不是他並得不輕,他定是飛身過

來,拳把我扁成肉泥。

「你小心保重啊!別太快死啊!」楊英輕鬆的說。

這真不是我所認知的楊英了,直來她給我的感覺都是神秘、美麗、自在、極有親

和力,還帶點迷糊。

可是現在的她,簡直是個『恨』字的人形化,為了報復,她什麼都做得出來。

「妳敢!???我殺了妳???你們???」

楊英不再理會黑龍,逕自來到我被綁的床前,件件的脫去外衣、長褲、內衣、

內褲,很快的就絲不掛的爬上我這張床。

原本這樣的場景對於男人來說是非常刺激香豔的,但是此刻的我,卻點都香豔浪

漫不起來。楊英依舊貌美,身材依舊美好,全裸的她實實在在是極度的迷人,簡直是會

勾人靈魂的妖姬,可是我卻有著極大的陌生感。

這不是楊英!

這不是她,這樣做根本不是她的本性。

「楊英!不!不要這樣。」我說。

「你怕嗎?」楊英笑問。

「不是怕。」我說。

「不用怕,也不用想,所有事我負責。」楊英說。

「我不是怕!」我大聲說「我只是不喜歡這樣的妳!」

楊英楞了下,微微皺起眉頭。我以為她回心轉意了,沒想到,下秒鐘她頭低

,張口卻吸起我的老二來了。

剛剛才在Jack體內發射過次,因此還在垂頭喪氣的狀態,楊英要快速達到目的當

然只有自己來。

至此,我知道楊英被復仇的心沖昏頭了,因此我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只能隨她去

了,況且我還是被綁著,也無從反抗無從躲閃。

我感到老二在楊英的口中再次的充血膨脹,很快的又是條硬挺活潑的肉棒了。

「呼~呼~呼~」隔壁床的黑龍發出沈重的呼吸聲。

我轉頭看看他,只見他氣到極點反而嘴角微微抽搐著,牽扯成個詭異的笑容。

黑龍幾度意欲起身,但是他實在是病得不輕,幾次起了半又重重落下,反而顯得

狼狽不勘。

「來人啊~~」黑龍叫著「來人啊~~」

「不要白費力氣了,你很清楚這房間的隔音效果有多好。況且,外面都是我的人,

沒人會進來的。」

「妳!」

「乖乖看吧!我保證這是你這輩子最後次看我了。」

沒想到剛剛我才被他當作傷害楊英的工具,現在我又搖身變成為楊英報復黑龍的

工具,只是這中間卻犧牲了另個女人Jack。

想起Jack,就不得不為她擔心,叫個女同性戀跟我這臭男人發生關係,而且她還

是個處女,這真是情何以堪。

「哈哈????」楊英笑著說「黑龍,你看到了沒,我要開始啦!」

「呼~呼~呼~」黑龍無言,只是喘著氣。

「嘿嘿???保重點啊,可別太早死了,看看啊!快進去了呦。」楊英已經跨過我

身體跪著,用手扶著我的老二,在她的桃園洞口磨蹭著。

「你看好啊!要進去了喔!嗯~~啊~啊~進去了!」楊英向下慢慢坐下,我的老

二順著裂縫,慢慢的被楊英的肉唇吞噬下去。

「妳!??妳!???」黑龍當然氣極了。他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了。

「哈哈???看到了吧!進去了呦!」楊英故意轉個角度,讓黑龍可以看得到交合

部位。

楊英大概是處於種異常的興奮狀態,雖然沒有前戲刺激,但是在她的肉穴中卻有

著相當的潤滑,與剛剛Jack那種乾澀大是不同。又或者是剛剛跟Jack激情之後所留下的殘

留物還在發揮功用,加上楊英剛剛的口水,使得感覺相當滑潤。

這樣是不對的!

我的心裡尚有的點理智這樣告訴我。

但是生理上的反應,卻是極度的興奮,高度的刺激。分身在每次楊英搖動下體時

,有節奏的次次出入來回穿梭,濕、熱、滑、軟以及被包束的感覺,似乎因為我無

法動彈,只能關心注意在那三兩肉上,因此那股清晰強烈的感覺更勝於以往所有的經驗

記得日本人拍的色情片,有個主題是所謂的『人妻』,現在我不就是在跟人妻歡

好嗎?而且那個倒楣的老公就在旁邊,雖然極度不同意,但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的

發生。

不過這樣的『人妻』,還是有點不同,我是被『人妻』『騎』,而不是我去『騎』

人妻,很刺激,很舒服,但是我卻不是那麼願意。我想,楊英定也猜想我不會同意,

但是她又想這樣做,非這樣做不可洩恨,因此才不解開我的繩索。

楊英趴在我的身上,前後移動身體,雙美麗渾圓的乳房在我胸口來回摩擦,乳首

兩點已經是硬而挺,劃過我胸口時特別的明顯。

『啪茲啪茲』交合處傳來陣陣的聲音,其中還夾帶著旁邊黑龍不知是痛苦還是氣

憤的呻吟聲。

「黑龍啊~你看啊~我多高興啊!哈哈???」楊英已經進入種怪異的精神狀態

,興奮莫名。

我真的非常訝異,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子,我接連兩次被拿來當作報復的工具,

分別跟Jack和楊英做愛,其中Jack居然還是處女,我到底算什麼。

「楊英!」我叫道「不要這樣!真的!妳????都不是妳了。」

「大雄,你不知道,不這樣,我會瘋掉。」

「不!我就是怕妳會瘋掉!」

「大雄???」楊英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低聲說「幫我??這是我最後次機會了

???我???幫我???」

忽然間我瞭解了,對於楊英來說,這是牠輩子的陰影,如果此時不能如她的意,

以後就再也沒機會了,她將用遠背負著這心理上的痛過生活,這太殘忍了。

算了!豁出去了!要做就認真做吧!反正已經都插進去了,要殺要剮也是以後的事

了。

我突然有這樣的想法,因此開始配合起楊英的動作,在可以移動的範圍內,挺腰配

合。

「哈~對啦!就是這樣!大雄,你用力!快點!」

「嗚~」黑龍痛苦的呻吟著。幾次他閉上眼不看,但是又忍不住氣憤得張開,那神

情就像是要把全世界都給看死了的怒視,我看了都心寒。

「嘿嘿???黑龍啊~你忍著點,別那麼掃興,等我們做完再死啊!」楊英說。

我感覺到,楊英的肉穴正開始下下的收縮著,我知道,她已經達到興奮的頂點

,我那老二明白的感受到楊英陰道異乎以往的收縮力到,僅僅被收束擠壓的老二,在極

度的壓迫下,仍舊進出著楊英的身體。

這樣的收縮,每次的抽出,幾乎就像是被強力的吸塵器所吸扯,進入時又是千般阻

萬般卻,要奮起雄威才能順利長驅直入,這是男人的大弱點!這樣的刺激下,絕大部

分的男人都忍不了多久,便要棄槍繳械乖乖吐出白液。

我這沒多少次經驗的新手,當然也不例外,再衝刺幾下之後,下身陣麻直透腦門

,我知道,今天我射了第二次了!在楊英體內!

楊英趴在我身上直喘氣,因為這樣的活動對她來說是相當耗體力的,不像男人幹這

事,只要腰力好,大多數的動作都是靠腰部運動即可達到,而女人就不同了,要做相同

的事卻是要全身起動才能達到目的,因此楊英的累是可想而知的。

楊英身香汗淋漓,趴在我身上,我身上當然也沾滿了她的汗。好會兒,楊英才

起身下床著衣。

「黑龍,看清楚了沒?」楊英說。

「妳!好??很好??」黑龍怒極,卻口中連說好。

「我當然好!而且我以後還是會跟他在起。」

「妳知道他剛剛幹過誰嗎?」黑龍得意的說。

「我知道!」楊英堅定的說「你別以為這樣會有什麼用處,我就是要跟他在起,

你那樣做點用處都沒有。」

「妳!怎麼可能,妳!」黑龍說。

「我就是喜歡他,他讓我快樂,讓我忘掉切不愉快,我不論怎樣就是要跟他,所

以你是白費心機了。」

「你定很不服氣,他既沒權也沒勢,更是窮學生個,論學識也不如你這大博士

,但是我就是跟他在起了。」

「哼!」

「因為當我在最低潮的時候,我遇見了他,他讓我很快樂,儘管他不是那麼了解我

,我也不了解他,但是他卻是相信我,毫無保留的討我歡心。連我騙了他,他問都不問

,完全沒有怪我。所以,我就是喜歡他,我跟定他了。就是這麼簡單的小小理由,你懂

了嗎。」

「甚至到了剛才,他還是為我著想,希望我不要做這樣的事,他是真的為我想,不

是為了他自己。」

我覺得她這翻話不只是說給黑龍聽,根本就像是對我的告白,深怕我誤解她,急於

像我澄清。

「可是???我也是那麼的???喜歡妳???愛妳???」黑龍說。

「愛我?哼??要是你真愛我,當年你就不會明知我是被騙的還要搶娶我。你喜歡

的是你自己,你只考慮到你的面子,你沒幫我想過!所以我恨你!我就是要跟大雄在

起,你看到了,你阻止不了我了。」

「哼哼???是嗎?那Jack你怎麼辦?嘿嘿???」黑龍說。

「她???」楊英也猶豫了「我對不起她,害了她。」

「哈哈???」黑龍在這點上扳回城,愉快極了。

「不過你別得意,因為????」楊英靠在黑龍耳躲邊說了幾句話。

黑龍愈聽眼睛睜得愈大,口裡喃喃自語道:「不可能!怎麼可能,你別騙我,我不

信???我不信!」後面已經是用吼的了。

「是真的!」楊英說。「而且???」楊英又跟他低聲說了幾句。

「不~~」黑龍聲大呼,說完就昏了過去。

楊英開門跟門外的手下拿了套衣服進來給我穿。等我穿好衣服站到門外,她才吩咐

手下去叫醫生。

自然,醫生來的時候我們都躲開了。我不知道我們這樣算不算謀殺,但是我知道,

隔天晚上,那位黑龍老大就死了,這中間,他沒有再醒來過。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些事要處理。」楊英在樓梯間跟我說。

「我陪妳吧!」

「不要!」楊英堅定的語氣說。

我知道,現在這時候是個很敏感而且危險的時機,黑幫的權力轉移必在這幾天發生

,因此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尤其她這個身分敏感特殊的人,真的是隨時都可能出事。

她故意不跟我在起,當然是為我著想,她無論如何是避不開了,而我是可以避開這風

暴的。

我沒在這點跟她堅持。我知道,我留下來只是更增添她的麻煩,點也幫不上忙,

只能跟她說保重。

「妳???小心點。」

「嗯,我會的,你不用擔心。」她說。

「有事、有危險就走吧,不要太勉強了。」

「嗯」

**************************************

再回到宜靜的病房,天已經微亮,宜靜睡得很沈,她哪知道這晚,發生了這許多

驚心動魄的事,更不知道,我居然在這晚,才跟她有了進部關係的確認後,竟然連

續跟兩位女子發生關係。雖然這過程,我多是被動的,但是,我還是深深的感到抱歉,

感到對不起她,至少,我在最後幾分鐘,是自己主動的配合楊英,我還是出軌了。

宜靜睡醒後有質疑過我。

「咦?大雄,你的衣服怎麼????」

「喔,我昨天晚上你睡著後回家換的。」

「這樣喔,可是你怎麼換這套衣服啊?!這麼不合身。」

「啊????我???我沒帶衣服回來,只好換舊衣服,所以不合身。」

「喔,這樣喔,對不起啦!是我亂說夢話,才害你被抓到醫院來。」

「沒??沒關係,要不是這樣,我還不知道有人這麼喜歡我。」

「哼!不要臉,誰喜歡你了。」

「喔,???我也沒說是妳啊。」

「吼!你好壞,你想說誰啊?說!」

「啊?!嗯??喔??是???」

「誰?!說!」

「是虎姑婆啦!」

「啊!你又取笑我。」說完我當然少不了要挨陣拳頭了。

掩飾過了這晚的事,看起來是雨過天青,前途美好了,可是,我心中卻似乎是擱

著顆大石頭,心情怎麼也輕鬆不起來。

我想著楊英,想著Jack,不知道他們接下來怎麼了。

「嘿!你出魂啦?」宜靜說。

「沒,哪有。」

「沒有,叫你幾聲了,都不知道回答。」

「喔,走吧,回家了。」我顧左右而言他。

「哼,胡思亂想,定是在想別的女人。」

「沒,沒有,我哪敢。」

「不敢?哼哼???」

「走啦,回家了。」我提著她的行李先走了。

「喂~走那麼快,不等我喔。」

「我去幫你辦手續。」我說,同時快步先走了。

「喂~~」轉過走廊,就聽不到宜靜的抗議了。

辦好手續,把宜靜送回家後,我只逗留了會兒,宜靜就把我這『看』起來像是

晚上沒睡的熊貓給趕回家去休息了。而事實上,我還真是晚沒睡,兼且體力精神都消

耗不少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