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真實記錄:我和那些姐姐們

2021-04-29 10:32:45 来源: 红学网

真實記錄:我和那些姐姐們

距離上次和李姐半推半就的發生了關係後,再見到李姐便有些異樣。

其實從李姐的神態和事後的發展中,知道她並沒有怪我,也不是很討厭和我

發生的切,但從我的角度上來說,還是有些惶恐的成份。也許更多的是怕別人

發現吧。畢竟是個單位的,讓人覺察了就完了。

我們表面上如既往,和往常樣,有時候還是起吃飯起聊天的,但我

再也不敢和她開什麼過分的玩笑了,舉止上也循規蹈矩的,估計是做賊心虛,呵

呵。

隔了段時間,實習結束了,我回到了我原屬的部門,和李姐的聯繫漸漸的

少了,無聊時或許會打個電話。

信貸部屬於分行,實習的地方在營業室,是兩個辦公地點。

有天,李姐打來電話,好像是爲了紀念幣的事情。

那些日子發行了種紀念幣,忘了是什麼主題的了,很搶手。她們下面的網

點分配的很少,很快就被搶購空了,自己的職工有些卻沒有辦法搞到。我們這

裡有些存量,用於和客戶交往的。於是李姐打來電話,問我要,我答應中午休

息的時候給她送去。

那是個冬天,很陰,中午下班的時候,忽然洋洋灑灑的下起了雪,而且越下

越大。

營業部和分行大樓隔得不遠,平日裡走過去也就五分鐘左右,我看路面很泥

濘於是就開車過去。反正是公車,不心疼油錢。

到她們單位門口,打了個電話給李姐,會兒,看到她穿著工裝跑出來,凍

得夠嗆縮手縮腳的,我連忙讓她上車。

車裡面很暖,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李姐舒服的仰靠著,很愜意。

我問她有沒有吃過午飯,是不是很著急?

她說不著急,回去也是打撲克,沒勁。

還是做賊心虛,怕好事的同事看見,於是把車開出了段距離,拐過路口停

在了附近個商場的停車位裡,有搭沒搭的閒聊。

我提議坐在後排位子上,開玩笑似的說這樣沒有距離感,李姐說好吧。於是

我打開車門從後面上來,李姐卻沒有下車,直接從前排位子往後排位子上爬,估

計也是怕人家看見。

李姐嬌瘦的身體在車廂裡著實的靈活,很輕鬆的挪了過來,但最後檔把還是

絆了下她的腳,身體有些失去平衡。好在我在前面接住了她,但坐好後的她也

順勢被我攏在了懷裡。

我們就這樣突然的擁在了起,有幾分鐘誰也沒有說話,只感覺到我們的心

似乎都在「砰砰」的跳。按理說我們的關係早就開始發生了質變,再次親暱接

觸應該是順其自然的,但那時卻仍然的感覺有些怪怪的曖昧。

「……想你了……」打破僵局的是我,臉埋在李姐的脖頸間,含糊的說。

李姐還是沒有說話,閉著眼睛只是「嗯」了聲。

我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順著李姐衣服的下襬伸了進去。工裝裡面有毛衣,

毛衣下面還有保暖內衣,我的手不厭其煩的層層突破,終於觸到了李姐的身體。

李姐個激靈,哆嗦了下,「涼……」

「暖和下就好了,嘿嘿」我厚著臉皮笑。

李姐嗔怪的白了我眼,緊張的四下看。

雪越下越大,轉眼間覆蓋在靜止不動的車上,層層裹裹的把車似乎要掩蓋。

前後左右的車窗全被積雪遮擋的嚴嚴實實,光線慢慢地變暗,車廂中瞬乎之間變

得像地下隱蔽的巢穴,因爲我們的存在顯得曖昧迷離。

暖和過來的手開始放恣的遊走,推開胸罩,肆意的撥動李姐的乳頭,敏感的

乳頭開始變得堅挺。

李姐的呼吸陡然變得急促,閉著眼皺著眉,不知道是在享受這個過程還是在

忍受我的無理。

我的手開始下移到肚子上,繼續向下摩挲著……褲腰很緊,下子限制了我

的行動。

解開李姐褲子上的紐扣,李姐沒有扭捏和制止,仍舊閉著眼皺著眉。

鬆開紐扣後,立刻感覺切都變得鬆弛了,連李姐的身體似乎也舒緩了很多,

我的手輕輕地探入他兩腿之間,用指尖細細的品味。

李姐的陰毛很稀疏,稀稀拉拉的在大腿根部,皮膚很光滑細嫩,陰部已經開

始濕潤了,分泌物滲透出來瀰漫在陰唇的四周,手指所到之處像被打上了層香

皂般滑膩。

手指在陰唇間滑動,在陰蒂處擠壓,我的腦海中開始回憶看過的one2那些AV片段,

力爭顯得更加專業點。我想,讓李姐多享受下,或許,會更加的加深李姐對

我的依戀。

成效顯著,李姐的身體慢慢地變得僵硬,開始有些顫慄,轉過身體雙手緊緊

地摟住我的上身,抑制不住的開始呻吟。

我低下頭,親吻著李姐的額頭,突然,李姐仰起臉,微微開啟的嘴唇下子

迎上了我的嘴。

我可以感覺到,李姐好像終於的找到了個發洩的出口,雙手摟住我的脖子,

暖濕的舌尖迅即的伸進我的口中,拚命地攪動尋找。我伸出自己的舌頭,立刻,

和李姐的舌頭撕纏在起,像兩頭兇猛的野獸在做殊死的搏鬥。

我的手指繼續在李姐的下面撥動抽插,大概是因爲她分泌物的浸泡,有些燒

灼的感覺,但速度卻越來越快,發出了種「咕唧咕唧」的聲音。

「不行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忽然李姐大聲的叫了出來,嚇了我跳,

感覺她的身體下子繃直了,隻腳蹬在了前座椅後背上,隻腳蹬在了側門,

咚的聲,身體掙脫了開來,有節奏的顫慄。

「……不行了……不行了……」她迷亂的呢喃著。

我知道,她到了。

過了好會兒,李姐的身體鬆弛了下來,無力的癱軟在我的腿上,我緊緊的

抱住她。

「到了麼?」我明知故問。

「壞小子~~」李姐羞澀的看了看我,坐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

「我呢?」

「你怎麼了?」李姐白了我眼。

「你看,」我指了指自己兩腿間的鼓鼓囊囊:「難受啊。」

「活該,」李姐瞟了眼,不理我:「誰讓你泛壞的。」

我不甘的把李姐的手拿過來,放在我兩腿之間,李姐卻輕輕地捏了下,又

趕快的縮回了手。

本來我是想讓李姐幫我用口弄下的,但是考慮到不知道李姐喜不喜歡,就

沒敢強求。另外,也因爲沒什麼準備,怕那裡會有些味道。

我裝著哭喪著臉,可憐的看著李姐,李姐不理我整理好衣服後端莊的做好,

長出了口氣後,順手把車窗搖下了點縫隙。

清涼的空氣下子滲透了進來,讓我清醒了好多。

但下面仍然腫脹著,很不舒服。

我長嘆聲:「難受啊~~~~~ 」

「來,姐姐幫你揉揉。」李姐壞笑著轉過身,手放在我小弟弟的位置,隔著

褲子摩挲了幾下。那瞬間,像個調皮的小姑娘。

「我下午這個班可怎麼上啊……」我故作沮喪的衝她做哭泣狀。

「那我可管不著了,誰讓你壞的。」李姐有些得意洋洋,好像懲罰了我樣,

然後推我:「好了好了,快走吧,到點了。」

「唉……」我氣急敗壞的打開車門,挪到駕駛位。

很快,停在了李姐單位門口,看著就要下車的李姐,有些戀戀不捨。

李姐似乎和我樣,並沒有著急下車,望瞭望窗外飄灑的雪花,似乎自言自

語的說:「越下越大了,下班不好走了。」

我聽,立刻來了精神:「下班我送你吧。」

「你沒事啊?」

「沒事兒,我有什麼事。」

「那好吧,下班時候給我電話吧。」李姐衝我笑了笑,變得格外迷人:「那

我走了啊。」

嗯,我點點頭,衝她招了招手。

整個下午,工作起來都是魂不守舍的。

沒事的時候,總是遍遍的勾勒再次見面的場景,像個導演又像個編劇,計

劃著見面後我和李姐怎樣發展怎樣動作,進而達到我無恥的目的。

下午,小弟弟似乎就沒閒著,總是蠢蠢欲動的。

終於,熬到了下班。坐在車裡,給李姐打了個電話。

還要等會,李姐說在結賬,讓我還在中午停車的那裡等她,她會很快過來

找我。

我把車駛向那個商場,看著陰霾密佈的街道,真感謝老天給我的機會。

在那裡等了會,感覺有人開我車門,扭頭看,李姐帶著身涼氣鑽了進來。

發動,掛檔,開出了停車場,順著熟悉的方向向李姐家開去。

路上,我故意的問李姐,去不去接孩子。我想,如果李姐不去接孩子而直接

回家的話,那就是有意的給我機會,如果要接孩子的話,那就是沒戲了。

果然,李姐說孩子已經被她爺爺接回家了,因爲天氣不好,就不再來回倒騰

了,明天她爺爺會直接送孩子去幼兒園。呵呵,意思很明顯,今天李姐家裡就她

個人,我終於可以爲所欲爲了。

那時候的北京,車還沒有現在的多,除了有些繁華路段有些塞車,其餘的還

算正常。

李姐家在西三環附近,從我們單位走很近也好走,大概10幾分鐘就到了。

在李姐家的小區門口遲疑了下,然後我和她說我們找地方吃點飯吧。我

還在猶豫,如果到她家樓下我不知道是直接跟她上去呢還是就此走掉,畢竟李姐

沒有直說讓我去她家裡,這個問題雖然很小,但也很令人尷尬。先吃個飯會好

點。

李姐說好吧,因爲我送她回來了,就由她請客。當然不行,我堅持我來請。

她們小區門口就有家飯館,不是很大,還算乾淨。點了幾個菜,還要了

點酒,暖暖的吃了起來,很快就吃完了,李姐說我喝了酒不能開車,讓我上去坐

會兒。其實,我們兩個都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但凡事總要個理由,這樣或許

更順理成章些,也少了些赤裸裸,算是欲蓋彌彰吧。

回想起來,那次竟然是我第次進到李姐的家裡面。以前也來過,幫著送送

東西,但每次都是送到電梯口就走了,卻沒有進來過。

李姐的家不大,是那種老的塔樓,佈局不是很合理,個小小的廳,兩間屋

子。大點的當作了客廳小點的就做了臥室。

暖氣燒得很好,屋裡面暖暖的,脫了外衣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李姐忙著

給我沏茶端水。

我說不用忙了,坐下來說說話吧,李姐還是沏好了茶端到我面前,就勢做到

了我身邊。

看著近在咫尺的李姐,我猶豫著該不該更進步的和她親暱。儘管我們之間

發生了很多,但每到關鍵時候我仍然的遲疑,很怕給李姐造成種很壞的印象,

或許是我本身的性格原因,無論什麼都不想把它搞成種刻意,喜歡水到渠成自

然發生。當然,除了第次,那是實在忍不住了。

我們開始閒聊,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有時候我就和她開些玩笑,在笑聲中

氣氛變得更加融洽,不知不覺的我伸手把她拉了過來,她也順勢伏在了我的懷裡,

開始接吻。

這次的接吻緩慢而悠長,我們都在互相的體會,情緒也慢慢的由平緩變得熱

烈。

在透氣的間隙,我小聲的提議去臥室,然後擁著她往小屋走。

進屋就是張雙人床,走到床邊稍用力便將李姐壓在了床上,伸出雙手在

她身上摸上摸下,後來乾脆就在那雙峰上遊走。

李姐的喘息變得粗重,隨著我在她乳房上手掌的力度間或發出聲聲低迷的

呻吟,聲音不大有些壓抑。

摸了會,覺得情緒到了,就慢慢地想把李姐的衣服脫掉,這時候突然想起

來,從進屋到現在似乎還沒有機會去衛生間收拾下自己。

小弟弟那裡會有些味道的,如果被李姐聞到會很掃興也會對我的好感掃

而空,這可不行。

沒辦法,該做的事情是定要做的,我抱歉的小聲說去下廁所。

「快點~ 」李姐的臉變得潮紅,似乎爲自己的話感到不好意思,其實我知道,

那是她下意識的說出來了的。

我抱歉的笑了笑,飛快的起身衝進了衛生間。不能洗澡了,只是把小弟弟掏

出來湊在洗臉池上撩著水,儘管有些涼,但還是很認真的仔細的清洗,還打了點

香皂。

回來的時候,看到李姐並沒有起身,還是慵懶的躺在床上,只是鞋已經脫了,

蜷著腿。

我伏了上去,蓋住李姐瘦小的身子,嘴和嘴互相尋找著黏在起,手探進去

撫摸著李姐的身體。

李姐重又不安的扭動,扭動間被我撩起毛衣,露出了上身。

層層衣服下包裹的身體白的耀眼,胸部不是很大,平攤在身體上更加的不顯,

唯突出的是碩大的乳頭,直挺挺的像兩粒葡萄珠黑紅黑紅。

顧不得許多了,我的嘴下子含住了它,用力去嘬,另邊用手指輕輕的捏

動。

「喔……」李姐的身子抖動了下,口裡發出了聲音。

用牙齒輕輕地去咬,用舌尖輕輕的舔……李姐難耐的身體更加躁動,呻吟聲

變得有些難耐。

舔了會乳頭,慢慢地向下延伸,嘴唇啄動著腹部,雙手解開李姐的褲子,

李姐擡起屁股自覺的配合,慢慢地褪了下來。

兩腿間稀疏的陰毛,整體看不是很深的顏色,但在白皙皮膚的襯托下根根竟

有些晶瑩,近距離觀看有些淩亂,蜿蜒著向兩邊放射狀的伸展。

嘴唇覆上去,在若隱若現中體味毛叢覆蓋下皮膚的質感,稍停留便開始向

下索探。

「不行~~沒洗~~」李姐不安的小聲輕呼,手伸過來推動我的頭。

我不管,似乎也不在乎什麼了,執著的繼續吻下去。

看來李姐是很愛乾淨的女人,那裡真的沒什麼窒息的味道,是種怪怪的味

道,沒有體香也沒有騷氣,卻混合著種暖濕的體味兒。

李姐的大腿忽然夾得很緊,輕微的躲閃。

「不行,有味兒~ 」李姐又來推我。

「沒有的,沒有味兒。」我用力的想要扒開李姐的大腿。

過了會兒,李姐不再堅持,無力的打開,我用雙手撐起李姐分開的兩腿用

舌尖湊了過去。

第次仔細的看李姐的陰部,乾淨而且些許的開始潮濕,兩片肉唇似乎開始

有些蠢蠢欲動的,飽滿豐腴,淡淡的褐色中有些紅潤,顏色不是很深顯得那麼的

誘人。

我如飢似渴的覆上去,用舌尖舔刮。

李姐有些措不及防,屁股反射般得向上挺起,差點磕著我鼻子。

我索性撩起李姐的兩腿打開,扒開兩片肉唇,整個臉幾乎都要埋進李姐的下

體,由淺至深瘋狂地允吸。

李姐越發的受不了,壓抑不住的想要呻吟卻又拚命地克制,可以聽到她閉著

嘴發出「嗯,嗯」的聲音。身體焦躁的躲閃掙扎,用手無力的推搡著我的頭。

「舒服麼……?」我壞壞的問。

「小壞蛋……壞蛋……啊……」

李姐的陰部越來越氾濫,分泌出的淫水和我的口水混合在起,發出陣陣

令我興奮的味道,我的嘴和鼻子幾乎粘滿了液體。

「受~~~ 不了了~~~ 壞蛋~~~ 」李姐語無倫次的呢喃著:「~~壞蛋~~~ 」

「喜歡麼?」我忙裡偷閒得問。

李姐似乎是沒有辦法回答我,淩亂的頭髮遮擋著面頰,只會不停的斷斷續續

的哼唧,身體向上用力下下的挺起,似乎在和自己的本能抗爭。

我繼續的允吸舔弄,用下巴去蹭李姐糊滿淫液的下體和沖血腫脹的陰蒂,李

姐幾乎崩潰,隻手在我頭髮上囫圇的揉抓,牙齒緊緊地咬住另隻手,喉嚨裡

低沈的嘶吼。

覺得時候差不多了,我擡起身,蓋住李姐顫抖扭曲的身體,隻手稍加引導,

早已怒髮衝冠的肉棒,滋溜下毫不費力的順了進去。

「哦…… 我的動作讓李姐似乎覺得有些突然,又或許是早已期待終於如願

以償,李姐的頭向後挺了了起來,支撐起來的脖頸竟暴起青筋。

或許是生過孩子,李姐的陰道已沒有那麼的緊實,但溫暖熱烈,我猛力抽插

了幾下,就有些無法抑制了。

或許是這切太令我瘋狂了,畢竟我身下扭動的女人既熟悉又陌生,畢竟在

她的家裡、在她和她丈夫曾經親熱的床上,個曾經溫柔的母親賢淑的妻子卻在

和我——個小她很多的男人在偷情。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再動下我知道我會把剛剛開始的所有激情都會

洩而出,我不能再動了,才剛剛開始不想草草的結束。

說實話,我的性技巧主要是來源於one2的在線AV,可身體的構造卻無法複

製,個平平常常的人。平日裡和女朋友的性生活還和諧,如果哪次很長時間

不做,也會有控制不住的時候,很快就會結束。但大多數還算可以,說不上超常

發揮,也算可以堅持段時間。但是,這次真的不樣,李姐那種感覺給我的

太強烈了,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的上都非同般。

我很怕,怕這樣的結果會讓李姐失望。

我停止抽插,意識中儘量的分散下,想些別的事情。但表面上還要延續

激情,還不能讓李姐覺察。李姐似乎有些難耐,尚存的理智又不允許她開口說

些什麼,只是身體不安的聳動。

我雙手按住李姐的兩隻胳膊,李姐下子顯得很無助,微微的擡起頭用嘴唇

尋找,我湊上去和她濕吻在起,舌與舌交纏碰撞飢渴而又熱烈。

隔了會兒,自己感覺差不多了,下面又開始抽動了起來,這次沒敢那麼瘋

狂了,下下的,雖然緩慢卻抽插的更加深入。李姐開始張開眼睛,嘴微微的

開啟,鎖著眉頭迷茫的凝視著我,身體隨著我的衝撞聳聳,有節奏的發出

「喔……喔……」的聲音。我也在凝視著她,關切的問:「好麼……舒服麼?」

她跌跌的點頭。得到鼓勵,更加的有信心,不由得加快了頻率,李姐木然的看著

我,朦朧的眼神混合著渴望迷亂。

插了會兒,感覺又有些堅持不了的時候,於是拔出來換個姿勢。

李姐很配合,稍稍的觸碰下她的身體側,她自然地扭轉身體趴在了床上,

翹起了屁股。別看李姐的身體很瘦,但屁股卻格外豐滿,後來在起膩歪的時候,

最喜歡的就是揉捏李姐的屁股,李姐說,奇怪了,似乎身體所有的肉都長在了屁

股上,她都不敢穿很瘦的褲子,她說那樣顯得屁股特大。不過,我喜歡。

李姐趴伏在床上,窄窄的上身似乎有些無力支撐而癱軟下去,而碩大豐腴的

屁股在我的扶持下高高的翹著,分的很開,可以清晰的看到深色的菊花嫣然在綻

放。我扶著我的肉棒,在李姐黏糊糊的陰部上前後的摩擦了幾下,腰部挺送了

進去,大力的拱動。白碩多肉的兩瓣屁股在我眼前晃晃的。

「壞蛋……受不了了……」李姐更加無力癱軟,嘴裡斷斷續續的只會重複的

說這幾個字。我不想停頓,只是用力的有節奏的頂插,覺得要射的時候稍停會

兒接著再弄,斷斷續續的竟然也插了半天,最後,實在忍不住了,甚至來不及拔

出來就洩而出,最後那幾下好像是太大力了,竟然頂的李姐整個身體平趴在了

床上,因爲不再懸空,激射的那瞬間我的下體死死的抵住李姐鬆軟的屁股,感

到堅挺的陰莖在李姐的陰道中如利劍般衝刺,似乎想在那瞬間刺穿李姐單薄的

身體。

所有慾望和激情隨著那瞬間的發洩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身體也因爲終

於得到釋放而變得無力虛弱,好像下就從天上跌落在了凡塵,心跳得厲害。

完事後的我趴在李姐的背上,大口的喘著粗氣,沒來由的,突然笑了出來。

李姐也有段時間動不動,好像在調節著氣息,讓自己平緩下來。半天,李姐

終於拱了拱,吭吭唧唧的告訴我,說我太重了,呵呵。

我翻身下來,躺在側,李姐也翻過身子,胸口還在起伏,突然,猛地坐起

來:「討厭啊,又流在我裡面啦。」

「忍不住了。」我抱歉的說李姐飛快的下地,都顧不上找拖鞋,光著腳跑出

去,衝進衛生間。好會兒才回來,竄上床,扯開被子把自己裹了進去,我也有

些感到冷了,趕緊蹭進去,從後面摟住了李姐,李姐像隻玩耍後疲倦的小貓,

蜷縮在我的懷中。

我沒有自信的問她剛才感覺是否很好,她把頭埋在我懷裡只會點頭,說我是

個小壞蛋,就會折騰她,我笑著問這麼折騰喜歡麼,她點頭,說從來沒有過這樣。

我們就這樣摟抱著聊天,她不停的說我是個壞蛋,我只會嘿嘿的笑。

後來的很長時間,我們總會找時間在起,也許是李姐有些矜持,更多的時

候是我主動地約她,她就會把孩子放到公婆那裡或自己的娘家。李姐在性生活上

似乎不是個很放得開的人,即使後來很熟悉了,她仍然不能大聲放恣的叫,每次

總是壓抑的小聲呻吟,有幾次甚至讓我都沒了信心,總是覺得是不是自己不能讓

她滿足。但是很有誠意的問她時,她卻總是誇我挺好的,不知道是不是怕使我受

傷還是什麼別的,不管了,自己覺得舒服就行了。有時候,做的酣暢的時候,我

會突然的冒出兩句粗話,並且引導著李姐也去說,但李姐似乎不是很願意配合,

說不上反感但總是到關鍵時候卻說不出口,即然這樣,我也沒再勉強,不過,我

用很赤裸直接的語言助興的時候,李姐也很享受,只是用稍大點的聲音來配合

我,聊勝於無吧,畢竟李姐骨子裡還是個傳統的女人,讓她突然的接受這些有些

困難。李姐的口活真的是很不在行,我們經常的會用69的姿勢來前戲,但李姐總

是把我弄得很不舒服,牙齒總是會劃到我的陰莖上,我又不好意思說,有時候實

在忍不住就指導下,但過了會兒就又那樣了,最後,我放棄了,覺得有些索

然無味。

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大概兩年,後來,李姐的丈夫從國外回來了,機會越來

越少,我也有些膩煩了,慢慢地就不在起了,但還是會偶爾的打個電話,有時

候我的生日她也會主動地祝賀,還買禮物給我,平平淡淡的卻有些溫馨,直到現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腦海中的場景遍遍的回放,突然的很懷念,於是就

在剛才,忍不住的打了個電話給李姐,李姐還在那邊爽朗的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