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妖精作者:日入月

2021-02-28 22:58:13 来源: 红学网

妖精作者:日入月

一个静悄悄的深夜,我在外面办完差事回家,在路过一条黑暗小巷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瑟缩在垃圾堆旁边的女子,借着手机的光亮我才看清那是一个衣衫凌乱的女子。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罪恶充斥在这个城市的每个空间,也许她被人强奸了,也许她毒品吸食过量。

我犹豫了下,正准备离开。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右脚踝。

“help,help,me……”

英语?她的声音很弱,像是重病过后刚刚醒转的样子。

惊奇之余,我也用英语回答:“好的,我帮你叫警察来吧!”

这事给撞上了,也就当一回免费的好人吧。

“不,他们是一伙的!”她一听我要报警,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量,居然从地上晕晕乎乎的爬将起来。

说实话,这个女孩有着一副傲人的身材,虽然她的头发挡住了脸部,估计长的应该不赖。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我忙扶住了她。入手滑腻,她的腰很细,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我的心思都被那微妙的触觉给震住了,至于为什么他们是一伙的我并不在意。

借着手机上的亮光,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面貌,带着中西方混血儿的独特瓜子脸型,挺翘的鼻子,诱人的红唇,最要命的是她的眼睛,很水灵,通俗点说就是她的眼睛会说话。

既有着东方的神秘韵味,又有着西方的暧昧传情,我被她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儿一荡,那感觉就像被虫子挠了下,好不痒痒。

“让我住在你家吧,我会给你五十万美金的报酬!”她低声的道,仿佛力气已经被抽干了。

黑漆漆的巷道幽深而恐怖,周围的建筑物森然间变得鬼影幢幢。

艳鬼吗?这是我的第一念头。

可是手里的触觉是真实的。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多年的社会经验提醒着我这可能是个天大的阴谋。

为何这女子一开口就是这么大的口气,到底她的身份是什么?为何又会一个人流落到如此境地?究竟是什么人在找她麻烦?

她轻轻的一句话就像投在我心湖上的巨石,一个个疑问就像泡泡一样的冒出来。

虽然前途有点不太明朗,但是要我放弃这么一个美女和一大笔横财,我又非常的不甘心。

就在我天人交战到白热化的时候,那个女孩软绵绵的靠在了我的身上。男女授受不亲我还是懂得的,忙把她扶住,可是她的双脚已经完全的打滑了,扶过醉酒的人肯定有同样的经历。

晕……晕过去啦?

呵,看来只有一条路可供我选择了,我暗叹了口气,决定先把这姑娘拎回家去放着先,待有情况发生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咱绝不干亏本的买卖。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扶到我家,楼下看电梯的老伯算是老相识了,见我带个陌生女子回家,马上眼睛一亮,发出了是男人都懂的笑声。进电梯的时候还热心的帮忙按了楼层。

我无语,只能感激的笑着点点头。

回到家里后,我把她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我自己累得直接就滑倒在地板上,虚啊!我自小体弱多病,身体亏空得厉害,一般情况下搬个五十斤的重量就得要我半条小命了,今天扶了个百来斤的女孩走了几百米,更是差点让我直接仆街。

我还没喘够,就听见沙发上女孩传来的声音道:“水,水,给我点水!”

说实话,平时最喜欢听女人叫床,而且是略带沙哑的那种喘息,而现在这个不明身份的女子就是这么叫唤着,听在耳朵里头别提有多诱人了。

操!

我一边意淫着那美妙的声音是从身底下传来的,一边挣扎着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晃悠悠地从饮水机那里倒了一杯水,然后再晃悠悠地走了回来。

等我来到沙发边上的时候,我那脑子顷刻间就上火了!

在明亮的吊灯下,我才注意到,女孩仰躺的身体是那么诱人,更诱人的是挂在她身上的吊带,一边的肩带已经滑落在手臂上,一大片雪白的胸脯衬托着那道深深的乳沟,我开始怀疑她是否有穿bra。而她的裙子下摆更是翻到大腿根部,我很不道德地往里瞄了一眼,哦诺,我的上帝阿拉啊,我看到她的内裤居然是性感的t- back,传说中的t……t- back!!!还有……高高隆起在小黑布上的那两片厚厚的唇形!!!

“水……水来了!”我艰难地吞咽了下,发觉我干渴的喉咙也该灌上一杯水才行。

我深吸了口气,按下心神,小心翼翼地把女孩的头扶着枕在我大腿上,慢慢的把水喂进她那性感的红唇内。

这活,第一次做,而对象又是仿如掉到人间的美貌仙子,动作僵硬那自不必说,问题是,哥的老二出大状况了,幸亏她是躺着,要是让她知道就在她脑袋后面高高撑起的帐篷,那也忒逗了点。

我赶忙收拾起心神,专注着给她喂水。

女孩似乎真渴了,一小口一小口的把满满一杯水喝个精光,漂亮的脸蛋上也多了一层润色,我看着又有点心痒了,暗捏了下大腿,小声地问道:“还要一杯吗?”

女孩没说话,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她匀称的呼吸令我放心不少。

我起身又倒了杯水喂她,重复着动作,只是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又瞄上了近在咫尺的香辣胴体。

哇塞,那肉肉好肥嫩啊,要是喇一下该有多好啊!

“你在看什么?”躺在我腿上的女孩突然开口道,原本紧闭的眸子此刻正好奇地望着我。

娘咧,我那快滴出鼻血的表情肯定落在了她的眼里,我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女孩抿嘴浅浅笑了下。

那该算什么?会心一笑?

我见她笑了,不觉心下大定,那么点尴尬一下就跑没了。

女孩开口问道:“有吃的吗?”

我愣了一下应道:“哦,有!我去拿来!”。

轻轻放下女孩的头后,我忙跑去冰箱内查看,哇咧,牛奶和面包都吃光了,干粮就只剩半包海霸王芋泥汤圆。

“吃汤圆好吗?”我朝沙发上喊了一句。

女孩微微点了下头。

也许真给折腾惨了,现在比我还虚呢,看着女孩柔弱的样子,心下戚戚然。

原本那股子蓬勃的色劲,隐隐收敛了起来。

一会儿后,我端着冒着热气的大碗来到沙发前,女孩听到我的脚步声,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眸子里尽是期待地看着我手里的碗。

没来由的心下一软,略带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其它食物都被我吃光了,就只剩汤圆了。”

女孩挣扎着想坐起来,我忙托住她的手臂扶了她一把,她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幽幽地道:“谢谢你帮我,我以前来中国吃过一次汤圆,那感觉很棒!对我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食物了。”

没想到一碗汤圆能引来女孩如此称赞,我小开心地道:“不客气,举手之劳,呃,你吃吧,有什么需要喊我就行。”

我知道,在西方,看别人进餐是很不礼貌的行径。

女孩似乎颇满意我这偶然间的绅士风度,朝我微笑道:“嗯,谢谢!”

我礼貌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内,一颗压抑许久的心如战鼓般跳得“咚!咚!”猛响。

这美眉漂亮的也太不像话了吧?那眼神咋就怎么看怎么像在勾引咱呢!!!

我启动了电脑,不是我想上网,只是不找件事情做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激动的心情无以复加,就像即将第一次登台演讲的不安中又交错着期待的亢奋。

我想我是被她迷住了,这可真要命了,得好好想想才行,她是什么人呢?该是个漂亮性感的女人吧?她怎么会被人追杀?呃,暂定为追杀!该不会是人家想强奸她,而被走脱了吧?

心湖再次冒起无数的泡泡,可是最后都转换成了一些奇怪的问题,会否和这个美丽的异国女人来一段美妙的露水情缘呢?她真漂亮啊,身高应该有一米六八吧?那身段真的是太棒了,前爆后炸的,要是把老二放进那肥肥的小屄内顺顺那该是多销魂的美事啊!

想着想着,神经末梢开始恶毒的膨胀起来。

“嗨,我吃好了,谢谢你的招待……”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面前。

一碗汤圆的力量真是伟大,我发现她正诱惑地看着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的眼神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那感觉有点假,可女孩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望着我了。

“呵,一点小事,应该的!”我也不只道到底应该说什么,总觉得我很乐意听她使唤一般,也许是那双深邃的眸子,也许是她胸前高高撑起的两团。

女孩背着双手歪着脑袋朝我甜甜地笑道:“我想洗澡,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来,我带你去!”

很奇怪的,我不仅一点都不介意她的要求,反而为她落落大方的自然怡得喝彩不已。虽然仅是初识,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却是相识许久的小妹妹一般。就不晓得她是不是也当我是哥哥了呢?

我引着女孩来到了洗手间。

“这些新的,你可以放心使用。”我指了指墙挂上的物事,那些是我出差预备的行头,毛巾牙膏牙刷都是新的。

“其实旧的更好!”女孩回头朝我一笑。

“啊?”我有点失神地愣住了,我的英语水平也就很平凡,我很怀疑我听错了。

“开玩笑的,呵呵……”女孩吃吃笑着,妩媚的电流一波波地袭击过来。

“我先去看会电视,有事你喊我就行。”我也跟着哈哈,再不敢看她那双春情盎然的眸子。

看得出她精神头不错,我不由得感叹,这可真是年轻无极限啊,才吃点东西就动来动去地折腾了,哪像我这把老骨头,唉,看来是真老了。

刚抬脚走两步就听见身后女孩的声音:“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呃……你叫我阿明好了,日入月的明!”我下意识地抓抓头发,一对上那双眸子,感觉就是有点不对劲。

真失败,一见到美女,我就懵,这也是我为什么都快三十了还是单身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女孩嫣然一笑,我又犯晕了,直到浴室内响起哗啦啦的水声后,我才回过神来。

美女效应真是强大!我无奈地摇摇不太灵活的脑袋瓜子感叹着,重新回到客厅收拾碗筷,也许这小美眉真的是饿了,连汤都喝得一滴都不剩。

我担心她还没吃饱,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夜店,叫了两份粥。

等待是漫长的,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么,是粥吗?嘿嘿,特地叫两份就是要和她一起共进宵夜哦!她待会该叫我送衣服进去吧?哇咧!这么经典的桥段都让我给赶上了,呵,这半夜三更捡回个美女的故事,也该轮到俺阿明当回男主角了……电视屏幕里的像一张张的过,演些什么,说些什么我都没感觉了,一会神游进浴室,一会又筹划着待会该干些什么,嘿嘿!

正恍惚间,听见门铃声,我知道外卖来了。刚好,此时听见女孩在浴室内叫唤,“嗨,明,借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我!”

我回头应了声,匆忙地付了钱,送走送外卖的后,我回到房间内拿了套干净的白色衬衫和海滩短裤就往浴室赶,见浴室的门半开着,我故意一头撞了进去。

面前的一幕差点让我血液倒流,真气逆转!

女孩正赤裸裸的在我面前擦拭着魔鬼般的躯体,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词,只能用两个字,扯火!绝对的扯火!特别是她那嫣红的乳头上的乳环,真他妈的性感极了!

“可以把衣服给我吗?”女孩巧笑倩兮地看着我,一点害羞的忸怩都没有,倒是我一个大男人憋了个大红脸。

我匆忙地道歉后,灰溜溜地退了回去。我很假地跑到电视机前坐下,显示屏里的东西尽是刚才的一幕,瘦削却又不失圆润的双肩,丰满挺拔的双峰,平坦的小腹,有个诱人小凹槽的肚脐上别致的吊坠,弧度近乎完美的翘臀,修长有力的玉腿,粉雕玉琢的胴体如同最虔诚的信仰般占据着我所有的神经末梢。

难道是……我心底猛然间地发觉不对劲,我满脑子不可思议的再次奔回了我的卧室,因为墙上面有一幅巨大的海报。

当我站在海报前的那一刻,如桃子般的一颗心脏差点从嘴里蹦出来,不是像,是一模一样!

“本来想瞒你的,没想到这里居然有我的海报……”女孩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一回头,发现我的女神仿佛已经从海报上走了下来,俏生生地在我眼前微笑着,擦拭着她美丽的栗色卷发。

“南茜?真的是你吗?”我怀着崇拜的心情敬仰着我的女神。

十六岁出道,十七岁开始红遍全世界,拿遍所有avn大奖。红到发紫,紫到发黑,黑到透红……简而言之,她是这五年多来,不,应该是她的时代,她就是整个av界的象征,一面让全世界为之燃烧的旗帜!

“呵呵,在中国你还是叫我翎儿吧,令,羽,翎,我的中文名字。”南茜间接地回答了我。

“翎?翎儿?”我愣愣地念了遍,感觉不太真实。

南茜,哦诺,翎儿,对,翎儿见我出神,顽皮地拿毛巾在我面前挥舞了下,道:“嗨,明,你傻站着干嘛?桌子上的粥,我可以吃吗?我饿了!”

“是,是的!可以吃!可以吃!”我紧张得有点结巴了。

这是梦吗?我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就这么地站在我面前?

翎儿仿佛看出我的疑问般,朝我展颜一笑,一众问号在这会心一笑间顷刻灰飞烟灭。

望着那一道径直走出去的美丽倩影,我狠狠地吞了口口水,老子管你是神是佛,要是不把小鸟放进鸟巢内,算老子hellokitty了一回!!!

我定定神,吐出一口浊气,跟了出去。

“哇,有两份耶,都是买给我的吗?”翎儿很兴奋地张大了嘴巴看着桌子上的夜粥。

“是的,都给你的!”我毫不犹豫地道,尽管我的肚子很不适时地发出咕咕声。

“那我就不客气咯!”翎儿朝我妩媚一笑,然后打开外卖的盒子,很小孩子气地嗅了一下:“耶!真香,你知道吗?我太开心了!”

我有点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也莫名地感到开心。正想去房里拿包烟的时候,翎儿拉住了我:“傻瓜,你还真不吃啊?”

“你不是很饿吗?”我有点疑惑地问道,感受着握在手心处软绵绵的柔荑。

“跟你开玩笑的!来吧!我们一起吃!”翎儿拉着我坐到了饭桌前。

“哦……”

刚才所设想的情节正在发生,我反而有点局促了。

刚端起来,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我还是等下吃吧,你先吃!”

“为什么啊?”翎儿不解地看着我。

“我怕你吃不饱,等下饿啊!”我解释道。

翎儿毫不客气地拿筷子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这个举动倍儿亲切:“你当我猪啊!”

“哦……”我呆呆地看着她那嘟起小嘴的可爱模样。

“我有那么好看吗?你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这副很欠扁的样子诶!”

翎儿吃了一口瘦肉粥,然后很回味地咂吧咂吧嘴唇道。

“呃……你是很好看!不过我的样子很欠扁吗?”我看她吃得香,也把面前的食盒打了开来,一股诱人的味道很强烈地冲击着我的食欲。

美色当前固然重要,再装逼下去就不像话了。

我端起大碗,呼啦呼啦地扒了一口,接着又扒了一口,也许是真饿了,或者是有美女在,我的食欲大增。

“呵呵……反正,在我看来就是很欠扁!”翎儿见我吃得开心,反而停了下来。

“你是我的影迷?”翎儿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我毫不犹豫地道。

“是吗?有多迷呢?”翎儿咬着筷子,很诱惑地看着我。

我又有点走神了,我真受不了她那双眼睛!

其实我早该认出她来的,也不知道给什么蒙住了眼睛,忒逗了点,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就在身边却一直没发觉?我入咧!

我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后,开始像倒豆子一样的把翎儿从出道到现在我所收集到的和收集不到的片子一一地说了出来,在自己崇拜的女神面前,我好好地卖弄了一番。

而且我发觉,她看我的眼神随着我的述说,愈加的妩媚了。

我相信她一定被震撼到了,毕竟我收集了她上百部的a片啊!光是把那些片名一个一个说出来就够十来分钟的了,何况我如数家珍般地把那些经典片段描述出来呢?

刚说了一段,翎儿就停下了筷子,安静地听着。

很奇妙的感觉,好像我所说的并不是淫秽不堪的成人小电影,而是一坛坛精心酿制的老酒,渐渐的我也收敛了心底的那些淫念,真正地融入进了我对南茜,也就是翎儿五年来的点点滴滴。

“你喜欢我吗?”翎儿忽然打断了我。

虽然隔着点距离,可是由于她身体的前倾,我还是闻到了她头发上的洗发水香味。

“喜欢!”

我回答得斩钉截铁,也只有用这样的语气才能显示我对她的爱慕。

“想和我做爱吗?”翎儿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想!”

我还没思考,就脱口而出。

有那么一小会的沉默,剩下的只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美妙意境。

我不晓得翎儿是什么心情,我只知道我好幸福,我终于可以面对面的把深埋在内心的那份思念告诉自己喜欢的人了。

有点假,我第一次毫无退缩地对视上了那双可以勾走无数男人灵魂的明亮眸子,好美,有如星空般的深邃,天地间也就苏菲·玛索的眼睛可以与之媲美了。

同样地魅惑,同样地颠倒众生!

在我反应过来的之前,翎儿忽然抱住了我,性感诱人的红唇吻了上来,我本能地回应着。

我还神游呢,这,这美梦成真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翎儿的唇甜甜的,带着瘦肉粥的清香,我饥渴地追逐着那滑不溜湫的丁香,几番努力才把那有意挑逗的小舌头含进嘴里恣意地吮吸着,贪婪地吞咽着翎儿分泌出的芬芳。

我觉得一切像是场梦,而我此刻正在梦中,尽管这个梦发生的情节和以往不同,但是真实存在知觉告诉我,心中的女神正和我做着最亲密的接触。

毫无疑问,我是饥渴地、狂热地宣泄着心中激荡的情欲。而令我诧异的是翎儿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奔放更是远在我之上。在近乎掠夺式的索取下,我一步步地向后退却着,从餐桌到客厅的沙发,翎儿像发情的牝兽般向我进攻着,我的衣服一件件地减少,直到我被推倒在沙发上。

身为大男人,我竟然有招架不住的错觉,这也太疯狂了吧?

翎儿在我的身上像蛇一样地扭动着,不停地亲吻在我赤裸的身体上,那略微带着些微痛楚地撕扯,几乎令我发狂。

虽然男人通常扮演主动出击的猎人,但是此刻我更倾向于翎儿所赋予的那份激情。我相信,在我的前胸已经布满了她的齿痕。

她咬得很有技巧,微痛中却带有令人迷失的快感。

最后她解开了我的皮带,从西裤内掏出了我怒涨的阴茎。

“想要吗?”

翎儿的眼眸里跳跃着火焰的光芒。

“想!”

我的喉咙里咕哝着这个单词。

我呼吸浑浊地看着她一丝丝地挨近,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地从衬衫的领口看见她的一对大奶子正颤巍巍地晃动着。

翎儿一边妩媚地注视着我,一边慢慢伸出嫣红的小舌头来轻轻勾卷着。

她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或者说她喜欢看着我,然后逐渐地引爆我最原始的欲望。

当那小舌舔上龟头的时候,不觉腰眼一阵发痒,原本倒翘在肚皮上的阴茎,立马绷了起来。

翎儿微微一笑,一口把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啊!”我终于畅快地呻吟出声。

翎儿的技巧是登峰造极的,单是那撩拨在系带上的舌头就让我强烈地想射出来。

真爽翻了!看着那嫣红的小嘴包容着我身体的一部分,我激动得想哭。

五年多来,她一直是我渴望得到的女人啊!

也许绷到极致的弦容易断,我很快就受不了那致命的舔弄了。

“够,够了,停!呼!”

我发出的声音暗哑而低沉,压抑着的快感不停地折磨着我。

翎儿闻言,很听话地松开了我濒临爆炸的神经末梢。

我借此机会,终于可以好好地喘上几下,翎儿在一边开始解衬衫的纽扣,从下往上地解。

看着一粒一粒的纽扣松开,越来越多的绯红色嫩白的肌肤印在眼底,那份期待的心情也随着最后一颗扭扣的蹦开而等待着。

令我失望的是,翎儿偏偏停在了最后一颗纽扣上,我心头邪火乱窜,就想着该推倒她,再狠狠地撕烂那件该死的衬衫。

在我动手前,翎儿吃吃地笑道:“明,想玩点好玩的吗?”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心下暗忖,不管你耍什么花样,只要你再挑逗我,那么我将……嘿嘿!

翎儿很优雅地,也可以说是慢吞吞地,扶起我的阴茎,然后上身向我倾斜,乳,乳交?

我按捺不住心情的激动,望向翎儿,而她也正看着我。被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瞟了一眼,我就忍不住心儿一颤,整条阴茎也在翎儿的手中很有气势得颠了两下。

一颗纽扣根本无法包容翎儿胸前那一对硕大的乳球,虽然大部分雪白乳肉都被衬衫遮掩住了,但是上下边缘所裸露出来的弧形愈加诱惑,更别提中间的那道沟壑是如何的令人着迷了。

什么是最美的,我觉得朦胧才是最美的!

我毫不怀疑一个光溜溜的美女是否能够引起男人的欲望,可是我坚信一个半裸的美女可以引起女人的欲望。

那份朦胧美才是真正的利器,真正的杀着!

当我的阴茎塞进那道沟壑中间的时候,仿佛,我整个人也塞了进去,可以说,我身上所有的感觉都在我的老二上了。

“舒服吗?”

翎儿调皮地用双手把丰满的乳球挤压在我的阴茎上,揉搓着。

“爽,好爽!”我一边感受着那滑腻在筋络上磨蹭过的瘙痒,一边颤抖着保持一动不动,我怕再来些微末的刺激我就会喷薄而出。

翎儿似乎从我的表情中发现了什么,开始扶着乳球顺着我阴茎的方向套弄起来。

这也太刺激了吧!

没几下我就感觉到了从腰际传来的酥麻,我喘息着挺动起来,既然忍不住,就让我畅快地喷出来吧!

翎儿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并且张开了嫣红的小嘴,一双美丽迷人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

我用力得向上顶起,一次次都撞向翎儿特意弓起来的舌背,那软软却又弹性十足地反作用力比起子宫颈上的吮吸毫不逊色,至少此刻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啊……啊……啊……”

当酥麻被巨大的压力迫出马眼的时候,我跟着吼了起来。

翎儿适时地把我整条阴茎含进了嘴里,她的双颊一陷一陷地配合着我的射精的律动吸啜着,我颤抖着连喷了最少十来次。

我发誓这是我无数次炮场经历中,最痛快的一次射精,那感觉是连魂儿都被翎儿喉间诡异的吸力给勾出来了,整个人飘飘然地想飞。

“舒服吗?”翎儿在吐出我的阴茎后,除了有点气喘外,没有一点不适。要知道,我的阴茎在国人里算是长的了,长度也有十八厘米左右。

“太舒服了,你的深喉真厉害!”我由衷的佩服道。

“你喜欢就好……”翎儿甜甜一笑。

我有点傻了,什么叫“你喜欢就好”?

看着那迷人的笑容,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暖意,呵呵,我知道这个笑容是属于我的。

也许今晚状态好,或者说在如此的美女面前我被激发出了更生猛的潜能,刚刚爆发过的阴茎在极度舒爽过后,居然没有一点疲软的现象。

我把她扶了起来,翎儿乖巧地跨坐在了我身上,肥美的臀部坐在我小腹上,舒服极了,像是一只肉肉的猫咪般“我要把你吞进去……”

翎儿很淘气地看着我,然后把我的阴茎坐进了她的膣道内。里面的瘙热和紧凑超过我的现象,本来以为她早就被那些黑人大个给肏松了,谁知道进去后的滋味是这般美妙。

我舒爽地呻吟出声,而翎儿在试探地耸动几次后开始剧烈地抛动。

她的腰胯非常有力量,我常常有种被她掀起来的担忧。而且最令我叹服的是她的能力,她居然能够做到,每次的起落间距都是完美的最大化,每次褪出的时候,我以为要掉出来了,可是,都险险的剩一小部分龟头在膣口,每次进入的时候,整条阴茎都势如破竹地冲进她的膣道深处。

在这么疯狂的战斗力面前,我还没承受住一百下就想喷射了,我赶紧抓住她的两个上下跳动的大奶子来转移注意力,可是没多久,我还是很尴尬的一泻而出,也恰在此时,膣道深处诡异地蠕动,像是要压榨出我最后一滴精液般的吮吸着。

我卯足了劲,一发发的弹药往里狂射。

良久,我才气喘吁吁地缓过气来,那感觉比跑完五公里的山路还累,该不会遇到极品名穴了吧,刚那感觉犹自让龟头处酥麻难耐呢!

“还来吗?”翎儿轻轻晃了下那臀,甬道内又是一阵噬咬般地蠕动袭上神经末梢。

我一摊上那灵动的眸子,陡然为之狂热,要是不能征服这样的女人,那人生还有啥意义哟!

我奋然道:“来啊,翎儿,今晚我一定要好好爱你!”

翎儿点了下我的额头,假装生气地道:“就今晚吗?”

我愣了下,接着狂喜:“日日夜夜,只要翎儿愿意,我就是累死也值了。”

只是简单的一句誓言,或者说是一句做爱宣言,却让翎儿有点被感动到了。

“真的吗?”翎儿抿着嘴,清澈的星眸里看不出一点杂质。

“真的!”我回答得斩钉截铁,虽然我只是个普通的小职员,虽然我穷得买不起一辆轿车,虽然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可在这一刻,我愿意为了眼前的女人做任何事情,甚至是生命。

“呵呵!”

翎儿笑了,很放荡的那种!

我也笑,只要她开心了,我也就开心了,这是我唯一的念头。

“好,我就让你死!”

“欢迎,我一千,一万个欢迎!”

虽然知道她在和我开玩笑,但是我依然很强烈地表达我的热情。

翎儿忽然很神秘的道:“你们中国人最信缘分的,你相信缘分吗?”

“呃,现在相信了!”我想了想道。

“地球上有六十亿人,你在茫茫人海中救了我,就是缘分了,我们应该珍惜它,不是吗?”翎儿很认真地看着我。

她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有巨大的认同感,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累了,就这样睡好吗?”翎儿悠悠地道。

“好的!”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翎儿突然想睡觉了,但是我还是答应了这个求之不得的要求。能和自己心仪的女神一起裸睡,还有什么不满的,况且我的阴茎此刻正被她的牝户紧紧地裹着呢。

到了此刻我才发觉,翎儿纯粹是为了我才和我做爱的,这让我感动不已。

很快的,翎儿的呼吸声变得均匀和平稳。而我却兴奋地难以入眠。今晚的经历太过离奇了,从翎儿的出现,和她的境遇。到底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让她一个人独自在香港漂流呢?

更多小说尽在CR小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