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老祖屋的回忆

2021-02-23 15:32:15 来源: 红学网

老祖屋的回忆

.

记得那是在我还是读国小的时候。在清明节,母亲带我回到南部去扫祖坟,并拜祭父亲。我们当时就住在祖父

的老屋内;那是一座非常宏大的庭院,里头就分为东南西北四院。年老的祖父就住东院,大伯一家就住北院,两个

还未出嫁的姑姑则住西院。由于其它的叔叔们都北上工作了,所以南院就被当为是客院,供有客人来时,方便留居。

过门是客,母亲和我自然地住进了南院。隔天下午,六姑姑就驾车倍我和妈妈回我外婆家里。外婆的家比组父

家比较起来,就小得多了!三个舅舅和他们的妻儿,加上两个阿姨也都还在那儿和外婆共住。

当晚,母亲决定留下,倍外婆共宿一床,好好地叙一叙。由于外婆那里人多,地方紧凑,吃了晚饭后,我就干

脆跟姑姑先回到祖父家去。

回到家,六姑姑就要我到西院去,睡在她房里。她和我共枕一床,并附靠在我身旁,讲述我爸爸和她在小时候

的一些趣事,安顿我入睡。

也不知睡着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有人握着我的手。蒙眬中,我半睁开一只眼窥望,竟惊觉原来是睡在身边的姑

姑,正以双手托握起我两只手掌,按在她那已经解开了上衣的胸脯上,打圈似地抚弄着她奶子。

姑姑的乳房虽然不算是什么超级波霸,但也相当丰满。她一边托着我的手掌搓揉自己的奶子、一边轻轻地吻着

我的小嘴。一个都快三十的女人,还未有个男人,也难怪到了夜晚的时刻会春心荡漾。

说实在的,我这位姑姑长得还真是美呢!跟明星关之琳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所以,对于姑姑这样的

异常举动,我反而感到非常的受用,并继续装睡,享受在其中。我任凭姑姑抓着我的小手搓揉她的圆弧乳房,连大

气也不敢哼一声,深怕会令她就此停止了活动。

在灰暗的夜光透视下,我窥见姑姑紧紧地咬住嘴唇,好让自己不会因为胸脯前袭来一阵阵的快感而发出大声的

呻吟。这时,我也更加的大着胆子,手掌自动地揉压着她挺立的奶头。姑姑顿时一怔,但仔细见我双目密闭,显然

还在熟睡中,认为那只是自然的反应,也就乐在其中,任由我继续榨揉她那双健美的奶子。只听她一阵阵的呻吟声

没过多久,姑姑突然跪坐了起来,并往我下身探索过去。只瞧她慢慢地将我的睡裤小心拉下,我里面是没穿内

裤的。之后,她便将脸凑在我的下身去,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呼吸时的气息吹在我的下体,令人好生心痒。

这时候,姑姑更加深了呼吸,并抖颤颤地用手轻微地触摸着我的小弟弟,顿时令它昂然地弹跳勃起,几乎把姑

姑给吓了一跳。我已经忍耐不住了,立即坐起,而姑姑看见我醒来之际,一时之间涨红了脸,嘴里嚅嚅地说不出话

来。

「姑姑,没有关系!你喜欢摸,就继续摸吧!其实,我也很被你摸得非常舒服…」我见她有些尴尬和不安,便

连忙安慰说道。

「嗯…阿庆,你刚才真的觉得很舒服吗?那…姑姑就多摸一摸,让它更爽吧!」只见她犹疑了一下,然后温柔

说着。

接着,姑姑便要我继续躺了回去,并微微地把我的两腿分开。这样一来,我硬挺的小雀儿便完完全全地呈现在

姑姑的面前。她见到我这样的姿势,似乎更受到莫大的冲动,迫不及待地用柔嫩的手指搓揉我的小老二,而且越揉

越起劲。

当她的手指轻轻地碰触着我那稍微露出皮外的龟头时,我全身好像触电般地颤了一抖。姑姑见到我这样的反应,

立刻躺到我的身边,一手翻开了我的上衣,并轻轻抚揉着那我因为紧张而不停起伏的胸口,另一手则是微妙地搂住

我,与我亲嘴。这是我出生十年来,第一次和亲人如此地热吻…当姑姑的舌头伸进我的口里时,我整个人在脑子里

好像被人点了个炸弹似的,成了一片空白!但是随即又被口中传来的异样感觉拉回到了现实。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

觉,但却也令我万分的兴奋!

渐渐地,姑姑的手开始往我的下身移动,并且巧妙地掌握玩弄着我的阳茎,一时又以手指往后挑逗着我的小肛

门口,把我整个人激奋到了极点。沈醉在姑姑的热吻之际,我的手也开始移往她身上探索…姑姑见到我进入了状况

之后,便起身将自己的两腿分开,并且将我那还半露半隐藏在包皮内的小龟头抵住自己的嫩红穴口上。我好像知道

快要有怎样的事情发生,有点恐惧地连忙闭上了眼!果然一阵刺痛从我下身传来,之后而来的是一股接着一股的电

流快感。

我微微地张开了眼一窥,只见姑姑像被鬼附了身似地,一边紧咬着自己的血唇、一边疯狂不停地摇晃着她那白

嫩屁股和水蛇似的细腰。她也不理会我的小弟弟是否会受得了,还兴奋地握起我的小手紧凑地压按在她的凸挺的奶

子上,并命令我用力地抓压着那双白嫩的木瓜。

我感觉到自己的小老二热热的,非常的难受。然而,我那时还未到射精的年龄,所以直等到我整根的阴茎,被

姑姑那充沛着内劲的淫穴摩擦得几乎脱了皮,才麻木地渐渐软弱了下来。姑姑这时也才依依不舍地让我的小弟弟从

她那充满润水的肉缝中退了出来,然而温柔地把我握在怀里,不久便双双地入睡了…

自那次以后的四天里,姑姑便跟我母亲说要我睡在她房里,并说是想让我知道更多关于我去年逝世了的父亲的

童年昔事。

那几晚睡觉之前,姑姑都会和我进行性交。虽然当时我始终还是无法射精,然而渐渐地我也更能够从数天来的

性爱中,得到越多的乐趣,并学会了一些作爱小技巧,自然也乐在其中。我还记得在那第个三夜晚,就偷偷地跟姑

姑在房里足足玩了三个多钟头,两人当时都获得充份的满足!

那天晚上,姑姑洗完澡之后,回到房里,并将洗好的乳罩和内裤拿到窗边晾起来。当姑姑举手向上调内衣裤的

时候,我正注视着她腋下,发现她所穿的长背心,根本遮掩不住胸前那对奶子。而且,这对奶子经过我这几天来的

抚慰后,似乎已经变得更加丰满…姑姑依然两手上举,摆出相当诱人的姿势。这时,我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胡闹,

竟然会快速地溜到姑姑的身后,并从后面两手将她的奶子紧紧抓握住,大力地压迫着。姑姑被我这突而其来的动作

给吓得愣了一下,跟着便也兴奋了起来,并转身把我反抱了起来,然后奋力地仍到身旁的床上去。

「你这个淫荡的小坏蛋,连姑姑也敢戏弄,看我不好好的惩罚你!」她话没说完,就扑了过来两手往我腰间搔

痒,令我泪水都挤了出来。

接着,她竟拉起了自己那过膝的长背心,又拉下所穿的那件尼龙质料的黑色小三角裤,然后把下身丰盛的黑森

林往我脸蛋上贴了过来。只见姑姑一边诡笑着、一边硬把她的阴唇往我嘴唇上摩擦,还沾弄了不少卷曲的阴毛在我

嘴里。

「来!好阿庆、乖侄儿,快用你的小舌头舔舐姑姑寂寞的嫩肉缝。我这新鲜的蚌埠可是很香甜的喔!快…舔一

舔,啊…啊…嗯嗯…对了…就是这样,来…用力推进一点…哦哦…对…对…就是那里,用力…用力吮那小肉粒…嗯

…嗯…啊哟,可别把我的小珍珠给咬掉啦…喔…喔喔…用力…啊…啊啊啊…」我也不知在那学来的含啜法,竟然把

姑姑给挑逗得呱呱淫叫。

这时,姑姑的一只手,从我裤头后边钻了进来,轻轻地搓揉着我的臀部,还用手指使劲地摩擦着我的股沟,并

移过头来,摆了一个69的体姿,然后开始以润舌,隔着裤子,轻轻地舔吻着我开始勃起的小老二,弄得我忍不住

地颤了数抖!正当我在享受姑姑的挑逗时,她猛然地扯下了我的短裤,由于我在睡前都不穿内裤,这时候我的下半

身便完全全裸地呈现在姑姑眼前。

姑姑先是用她柔嫩的手掌爱抚我赤裸的下身,在意识的本能下,我的腰亦随着她的动作左右轻摆。没过多久,

姑姑便掏起我那奋起得热红的小肉棒,伸到她的面前,然后以润红的小嘴把我整根的小老二全给含入,并用上她那

七绝吹啸术「舔、舐、吸、吮、含、啜、吹」。

骚艳的姑姑非常熟练地不停舐吸着,并且还用舌尖在口腔内轻轻地去舔弄我的龟头。她的两手也很自然地去玩

弄我的睾丸。姑姑似乎感觉到我的肉棒在口里逐渐地越变越大,便改将所有攻击的重点放在龟头以及肉沟上。

姑姑的舌技,真不是盖的,只两、三天的时间,竟然已经非常地熟练且深知我的敏感带。她鼻里亦不断地发出

「唔唔」的声音,似乎是要让我知道她是非常享受及乐意为我口交。

此时,我虽然未能射精,但还是忍不住地洒出一些尿液出来。而意外地,姑姑竟然毫无半点的责备,反努力地

吞咽这口中突然冲入的大量液体,对于有些从口角流下的尿液,也故意不去擦拭,只疯狂地不停吸吮我的阴茎。这

么一来,令我更加地兴奋了起来!

「嗯…啊…啊…喔喔……」我的呻吟声愈呼愈大。

姑姑却开始有了些顾忌,慌忙用三根手指塞到我嘴里让我舔舐,以免我的哼叫声又调高,惊动了屋内其它的人。

这时候,我也用三根手指加以回报,插入姑姑的小穴,手指上的厚茧摩擦在她穴里的嫩肉上时,竟给她带来了

意料之外的强烈快感。姑姑的腰摆动得愈来愈快,并两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双腿…「啊…啊啊…啊啊啊……」这回,

轮到姑姑喊出浪声来了。

姑姑那被我骚弄得深红发肿的润穴,此时流出一股又一股的黏黏透明液体。只瞧她有如一只发春的小母猫似地,

以最快速的方法把自己和我身上剩余的衣物全部除去,并要我趴在床上。跟着,姑姑便用她滑嫩爽巧的小手握住我

的肉棒,不停地晃动它。要不了两分钟,我的肉棒便膨胀到了极点,粉红可爱的龟头也完全露了出来。姑姑这时立

即爬了上来,奋力将肉棒往她自己的嫩穴里插入…「啊…喔喔…不…啊啊啊…」我从心眼里爽地叫了出来。

那极爽、却又有带点疼痛的感觉,令我又爱又恨。姑姑则激昂地疯狂挺动,拼命地摇晃细腰和摆动着她圆弧的

屁股,并且很快地就将自己带上两次高潮。我此时回想起,也有些深感不解,惊诧当时的那根小老二为何能这般容

易地满足姑姑。可能是她这忍受了近三十年来的色禁,在一时间得到了解脱而导致的吧!

此时,脸蛋艳红的姑姑似乎依然意犹未尽,又将我反转过来,吩咐我起身来,并自己跪蹲着翘起了下半身,要

我用肉棒由后地插入她的血红穴里面。她这淫荡的姿势,可把我给激发得热血直冲上脑袋里,那根小老二顿时在一

夜成长为巨硕的肉棒,并奋力戳进姑姑的小穴。

我膨胀得发紫的肉棒,不断地推挤着姑姑穴内的肉壁,来回往复地进进出出,来自于视觉与触觉的刺激,一再

地刺激着我的脑神经中枢。姑姑则两手不由自主地用力搓揉自己的奶子…「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喔!我的好

阿庆侄子…你今天…怎会这样神勇呢?我的小穴…喔…好爽啊…嗯…嗯嗯嗯…」姑姑口里不断地浪起声来。

在性乱的刺激之下,我奋力地戳搞姑姑约莫有四五十分钟,终究体力不支而软倒下来。当时,我依然未能射精,

只再度地射了泡尿在姑姑的阴道之内,也把整张的床单都给洒湿了。隔天早晨,还被全家的人嘲笑我在夜里尿床呢!

这就是我首次跟自己的亲姑姑,过着约莫五天的亦侄亦伴的生活。而且在我回家之后,姑姑也会常来探望我们。

当然期间一有机会,我们俩就又会搞了起来,直到姑姑在我十一岁时,也即是在两年之后,下嫁了给我姑丈,才从

此地停止了这一段的姑侄崎恋

其实,在祖父家中的这段期间,我也曾经跟邻家的那位林姓姐姐搞过了一次。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一天下

午,祖父家门外的园地里有五、六个跟我同龄的邻家小朋友们正在那儿追逐玩乐。我见了,并得到了母亲的同意,

便立即往外跑去加入他们。原来他们正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由于我是新加入的,自然便要我做鬼,然后去寻找他们。

我这个从城市中来的小孩可也不是盖的,在短短的十分钟内,便全都把他们给找了出来。

这次是轮到那小光头做鬼,我们一班小鬼便立刻各奔各的,找地方躲了起来。我见邻居的园门大开,便一溜烟

地跑了进去他们的院子里,躲在那儿的一颗大树后面。藏了十数分钟,竟是没有什么动静。

我开始有些闷了,本想溜到门坎边窥个究竟,但当我抬起头时,竟意外地看都晾晒在院子里的衣物中,有一条

非常美丽丝织的黑色女性内裤,正在夏阳中微微飘扬。我简直是被它给迷惑着了,整个人竟呆楞的凝视着那性感迷

人的内裤。

也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着一股冲动,竟不由自主的奔跑了过去,垫高了脚把那条内裤给扯了下来,又跑回到大

树后面躲着。此时,我竟然做了一个从未尝试过的事;我兴奋的拉下了短裤,并拿着那女性内裤摆在我的下体中,

然后用它摩擦我的小老二,开始手淫起来…在室外大自然下躲躲闪闪的手淫感觉,是我前所未有过的;感到有点的

怕怕,但又极为刺激!我的手是越摇越激烈、越晃越有劲,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在那大树旁的一个小窗框里,一

双媚眼正盯着我所做的一切丑态。

「你!臭小子,竟在那儿干这下流的事!你别跑,给我待在那儿!」一阵喊骂声突然传来,把我整个人给惊吓

住了,竟然真的听话,给愣得呆呆的站在那儿,连动也不敢一动。

当我见到那位姐姐走出屋子,来到我面前时,这才回过魂来,慌忙地把露出的小老二给收入裤子里,并把黑内

裤扔在地上。我脸蛋深红,惭愧地低下头去,不敢直视着那位姐姐的眼珠。

「好啊!你这小鬼头,竟敢躲拿我大姐的内裤干这种事!看我不告诉我的家人,然后再交给你父母,有你好看

的了!」只瞧那小妞双手插在细腻小腰上,走了过来,并拾起那条性感内裤,大声地对我喝道。

我吓得蹲下身去,并直跪叩着向她道歉,哀求她放过我。

「嗯…你是谁家的孩子,我怎没见过你啊?」她降低了语气,问着。

我便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并继续跪着哀求她放了我。

「嘻嘻,放了你?嗯…那也行!不过嘛…你得要听我的话!」那姐姐从上往下地瞪着我的脸,眼珠子转了几下,

诡笑地说道。

我见她肯放过我,不把我所做的丑事说出,立即便发誓说任何事都会答应她,无轮要我做什么都行!

她于是便要我跟她入屋,并带我到她的卧房里头,锁上了门。

「哼!幸亏我家人都不在,不然你可就完了!喂,小鬼头…你叫什么名?应该有十一、二岁了吧?嗯…怎溜进

来我家干这种事啊?」她一屁股坐落在床上,便一连串的审问了我几个问题。

「我…我叫阿庆…今…今年九岁!我真的不是有意进来偷你大姐内裤喔!那是因为…」我于是便把玩捉迷藏的

起由说给她听。

「啊哟!你才九岁喔!从你高壮的外形,我还以为你都十二岁了呢!嗯,那更好!喂,阿庆…你对女孩子很感

兴趣吧?好…姐姐我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不如…就让我教教你所想知道的一切,好不好?」她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

色彩,并轻轻咬着深红的嘴唇,说着。

「姐姐,我…我什么都…都听你的…」我还是有些畏惧地回应着。

「喂!叫我晓雯吧!来,快坐到我身边来啦!别傻楞楞的老是呆站在那儿…」晓雯姐瞪眼望着我,并以命令的

口吻吩咐着。

我这时候畏畏然的坐在晓雯姐身旁,而她则突然地站了起来,要我为她脱掉身上的衣服。我有些意外,却也颤

抖着双手帮她脱衣服。她这天穿着绿色上衣以及黑色百折裙。

当我将晓雯姐身上的外衣脱落的时候,她居然很兴奋且稳定地握住我的小手,放在她的可爱挺凸的胸脯之上。

我也主动地搓揉她那情窦初开的奶子。我愈摸愈兴奋,并激昂、粗暴地扯掉她的胸罩,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更加

使劲地搓揉她的胸部,并一舌尖去挑逗那粉红色的幼嫩乳头。

这时候,我似乎看见晓雯姐眼神中强烈的欲火!我就知道,她也是跟姑姑一样,平时被压抑着的感觉,现在突

然解放,便立即被极为强烈的性欲所促使!晓雯姐示意我脱去她的内裤,并且要我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也都除去。我

们俩什么防备都没做,就这般赤裸裸地开始干了起来。哈!原来晓雯姐也是个新手,刚才还夸口说什么要教我呢!

在这几分钟,我把全副心神都放在她一对美乳;一只手逗弄右边的乳房、而嘴则奋力地吸吮另外一边的挺立奶

头。晓雯姐那时虽然只有十五岁,然而身躯发育得非常好,奶子丰满坚弹,比姑姑的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实在是太

好了…晓雯姐开始小声的呻吟起来,提醒了我还有更多自己能做的事。我凝视她的脸;美丽的褐色眼睛、小巧玲珑

的秀鼻、嫩滑的雪肤、丰腴的嘴唇,没有任何化妆还是那么的娇美!

当我贴向晓雯姐的嘴唇时,我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尖去弄湿她的嘴唇,然后再钻入她口中。晓雯姐的嘴唇配合着

张开,香舌也相对地进入我嘴里,沿着牙齿轻顶,圈绕着我的舌头,将之引导进入自己口中。在那里头,我探究到

她欲望的热情和需求。

晓雯姐迷失了,她知道这是很堕落的,用法式热吻去吻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小孩,但她不在乎,而我也更加不在

乎。我们俩努力维持姿势,试着不破坏这美好的一吻,并一边急促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我的手指轻挑着晓雯姐的乳头,直到它逐渐地硬挺,而晓雯姐的手也不甘势弱,探伸到我的阴茎之下,揉弄着

我的两颗小鸟蛋。我见她如此,也就顺手向她下身摸去,黏黏的蜜汁早已湿润了她的洞穴。

我不耐烦了,立即坐起身来,以环抱着她的姿势,然后缓缓地将阴茎推前插进她的阴道中。阴茎是如此坚挺,

当它刺入晓雯姐的润穴时,几乎引起晓雯姐一阵剧痛的尖叫。然而,她还是伸手往下,用双手握住我的阴茎,将它

引导入自己的体内。

晓雯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湿滑,但可能是因为处女的原因,肉壁之间的阻力较大,令双方都感到有些的疼痛。

「喔…痛…喔喔…慢些!你这九岁的小鬼…那根东西却比年青小伙子的还…还要有劲…啊哟…嗯…不要停…再

来…噢噢…啊啊啊…」因为阻力的关系,晓雯姐不自觉的喊叫了起来,我则更加使力的干着她。

我这不是像第一次和姑姑那样的浅浅性交,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奋力冲刺,几乎把我整个人都埋进晓雯姐的蜜穴

深处。晓雯姐的蜜穴比姑姑的还紧,却也更加地火烫与湿润。

我不理会自己包皮被拉得有多疼肿,继续疯狂地将我的老二往晓雯姐穴中插去。过不了多久,两人就渐渐地从

痛楚中转化为快感,并双双的放声呻吟起来。

我继续戳干着晓雯姐,直到那根还未能射精的红肿老二没力气为止,开始软化下来时才停止了冲刺。此时,已

是过了近一个小时,晓雯姐在这时候也泄了三次,高潮的浪液逆流得我满身都是。当时我竟以为是她故意在我身上

小便,私下里还略有怨言呢!

晓雯姐至少已经享受了三次高潮,而我也脱力地瘫在她的怀里。躺在那里,晓雯姐姐赤裸的身体紧贴着我的胸

膛。外面的世界似乎已经和我们隔绝,我的阴茎逐渐软化在晓雯姐的蜜穴里。这一刻的感觉,我将永远也不会忘记

的。

这半小时的抽送,呻吟,悲啼,流汗,和难以相信的超爽感觉,令我狂喜而不断吻着晓雯姐姐的红唇和乳房。

没想到这举动又兴起晓雯姐的淫性,只见她的头部一转移,嘴巴就含住了我的阴茎,并发狂地使劲吸啜,只发出「

唔唔」的声音。

我被她这突而其来的口交给兴奋得立即再次勃起!晓雯姐跟着开始一寸一寸的吞吐着我的阴茎,之后还伸出舌

头,轻轻地戏舔着我的红肿龟头,并以双手不停地套弄我的阴茎,同时再慢慢往下舔。当她把我的小卵蛋含在嘴巴

里时,我竟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呻吟,跟着竟然就在晓雯姐的口中,射出一股热衷衷的尿,洒满在她口中,甚至于在

喷洒在她的脸蛋和胸脯。她似乎也惊诧住了,一时之间愣着、喘息着,而不知该做如何反应…晓雯姐本来开始脸露

怒色,但在一刹之间,又显出了一脸的淫荡,还开始用那嫩长舌头把我得下体四周和老二上的尿液都舔得一滴不剩。

跟着,她却又要我也为她舔净。我先是有些犹豫不决,但见晓雯姐那瞪视着我的眼光内的怒火,便又慌得急忙用舌

头为她身躯上的每一寸的雪白嫩肤,都舔得净净白白。

「阿庆弟弟,刚才你小便在我嘴里该不是故意的吧?不过,那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觉还蛮特别的。还有,你的阴

茎在我体内快速抽动时,起初是很疼痛,不过…跟着真舒服噢!你这小鬼的鸡巴还真大呀,插得我好爽!嘻嘻,几

乎…挺到我花蕾里去了…」晓雯姐笑着夸赞了我。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只呆呆的看着晓雯姐姐,嘻嘻地傻笑。

「来,跟我来!让我给你一包奶油糖作以奖赏,不过…你可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喔!不然的话…可真的要有

你好看啊!」晓雯姐先是奖励我,跟着却又换了威胁性的口气,警告了我。

这时,晓雯姐换好了衣裳。走了出卧房,我也连忙穿上了衣裤,跟着在她后面。当她把一大包的奶油糖交了给

我之后,便匆匆忙地把我打发出大门,并还再次以警告的口吻提醒我不许讲这事给任何人听!

我出到门外时,那些先前完迷藏的小朋友们早已经不见踪迹。我也就快步地走回祖父的家去。因为刚才的连续

耗力而疲倦,趁妈妈和姑姑们正开始准备晚饭的时候,打了个盹,在大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要知道,如果不先稍微

休息一阵,在夜晚时,就无法和姑姑卿卿我我了!

在后来几天的下午,我虽然都有溜到晓雯姐的门外窥望,但她却假装没看到我而不多加理睬,似乎那天中午的

一切都从未发生过!然而,我每一次回祖家时,都会躲躲跑进她的院子里,希望晓雯姐会认我一次,但都没结果。

三年之后,也即是我十二岁那年,我回到祖家时就再也没有见到晓雯姐了。听姑姑说她是在读完高中之后,便

去美国留学了。我是在进入大一那年才又再次听到了晓雯姐的消息。那却是她结了婚从美国回来的消息…

【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