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我彻底变了

2021-01-06 16:20:02 来源: 红学网

我彻底变了

? 我31岁,在一个房地产公司上班,老公是大学教师,大我4岁。我们有一

个7岁大的儿子。

说句实话,去年12月以前,我真的除了老公的鸡吧,沒有见过任何男人的

鸡吧,也从来不看那些视频、杂志,完全陶醉在自己的小日子里。

去年元旦前,我到一个闺蜜家玩,聊着聊着她聊到性爱,并且打开电视叫我

看了一段那种视频,我当时的心啊,砰砰直跳,才知道男人的鸡吧可以那么大,

可以做那么久,女人可以爽到抽筋。

? ? 我就是纳闷,老公和我做爱,总是一副欠我很多的样子,沒有体会过真正快

感的我,感到莫名其妙,现在我看了这段视频,终于明白了,老公那方面的确不

行,他鸡吧硬起来沒有10cm长,而且2、3分钟就完事,视频里的AV男优,

鸡吧很大,时间插的很长,觉得那个女的很舒服。

后来,那个视频的画面一直挥之不去,特別是那男人的鸡吧时刻浮现在我眼

前。为了家庭,我只有尽量不去想,更別说去出轨。

我们夫妻生活越来越不行了。一天,老公突然对我说,他比较自卑,他的能

力不行,不能让我满足。

? ? 我说我不在乎,只要你爱我,家庭幸福就OK了。

? ? 老公说他的情况他自己清楚,他想给我找个男人让我体验体验。

? ? 我真的五雷轰顶,以为老公不爱我了。后来他反復表白,终于知道他的真心

了,加上我其实也想,我们就这样达成一致,找个男人一起做爱。

但几个月过去了,一直沒有找到合适的。

? ? 4月的一天,老公回家问我,喜欢黑人吗

? ? 我从来沒有想到过和外国人做爱,而且还是黑人,从形象上,比较排斥。

? ? 老公说他学校一个黑人外教,人很不错,而且马上回国了,沒有后遗症,如

果我喜欢,可以尝试找找他。

? ? 我当时觉得不行,接受不了,也就算了。过几天,我去老公学校给他同事送

东西,偶然见着了那个黑人教师,高大强壮,并不丑啊,而且还很儒雅的样子。

? ? 回家后就给老公说了我对他的看法,老公很高兴,说他去试探试探。

第二天老公回家告诉我,那个黑人教师要看看我。我觉得很生气,我这么漂

亮,爱做不做,不同意见面。

? ? 又过一周,老公回家告诉我,黑人教师同意了。

? ? 真的,那一刻,我真的五味杂陈,第一次和其他男人做,就是一个黑人,太

陌生,太尴尬,我太紧张了。

约好第二天就在酒店见面了,我晚上百度了一下关于黑人,妈呀,吓死本宝

宝了,有说与黑人做爱了就不想中国男人了,有说做的时候痛死了,有说有爱滋

病(这点很放心,老公他们学校体检,外教也参加了,看过他的体检报告),但

是,说黑人的下体很大的最多,说有20cm,天啊,是我老公的两倍多,那么

可怕,我有点不相信。

? ? 我告诉老公,我们还是算了,找个中国人吧。

? ? 老公说鼓励我,都说好了,就试试吧!

第二天,我们开好房,等着黑人教师,他如约而至。一进门,我就闻见他身

上的体味很重。好在他一直很幽默诙谐,使劲夸我漂亮性感,说能在离开中国前,

享用一个东方美女,太幸福了。

? ? 我们三人聊了半小时,不觉得紧张尴尬了。

他说,他已经忍不住了,不聊了,开始吧。

? ? 老公说他主要是看我做爱。我一下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黑人叫我们先洗,

然后他也去洗了。

? ? 我穿着睡袍躺在床上,想着马上要被黑人插了,紧张得不得了,完全沒有一

点期待了,甚至想逃跑。老公拍着我的肩,一直叫我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 ? 黑人洗好,穿着宽松的内裤来到床前,温柔地把我的睡袍解开,极其兴奋,

开始亲我的大乳房,边亲边贊。

? ? 我头扭向一边,紧紧咬牙。

? ? 他开始用舌头舔我的乳头,我还是不觉得舒服,因为太紧张了。

? ? 老公上床抱着我,扶起我,看黑人盡情舔我。突然他用手去摸了摸我的私处,

说我好慢热啊,一点不潮湿。

? ? 我哪里能潮湿啊,紧张代替了一切,感觉面对一个野兽,吓得哆嗦。

? ? 黑人的头游向我的私步,我紧闭的双腿被他有力的大手强行分开,我知道他

想像视频里的那样给我口交,我只有由他了。

他长长的舌头,在我的阴道里、阴唇、阴蒂处游走,慢慢地,我有感觉了,

他似乎也知道我有感觉了,卖力地唇舌并用,终于让我第一次叫了出来:哎哟!

在他的舌头不停弹拨我阴蒂的时候,我全身突然向通电了,一波一波的,妈

呀,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欲罢不能,的确是欲罢不能,当他再次把舌头伸进我阴

道里,我大声呻吟起来。

? ? 老公在旁忙问:宝贝,你舒服吗

? ? 我使劲点点头说:太,太舒服了。

黑人又来亲我乳房了,舔我乳头,这次我感觉好舒服啊,乳头高翘,摇动腰

肢。

? ? 突然,他在舔我的同时,用他的手指插入了我的阴道里,轻轻抖动,只是一

会,我就大声说出来:麻烦你用那个东西插我!

? ? 黑人听见我的话,兴奋得一跃而起,后退下床,脱下宽松的短裤。

? ? 我的天啊,一根巨大的怪物呈现在我们面前:真的太恐怖了,像蟒蛇一样,

乌黑发亮,往左弯曲,比我手腕还要粗,至少是20cm以上!

我和老公都惊得瞠目结舌!我当时完全被被吓傻了:这么大,绝对会被它伤

害;这么丑,沒有一丝美感,沒有一点想被它插的感觉。

当黑人再次上床,将蟒蛇送到我脸部,示意叫我给他口交。

? ? 近在咫尺,我只瞄了这个怪物一眼,看见它马口还流着液体,噁心与恐怖,

让我闭着眼睛将头扭向一边,对他说:对不起,你的东西太可怕了,我不想做了!

老公被吓着了吧,也附和:詹姆斯,抱歉,我夫人可能被你特殊的东西吓着

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黑人一脸失望,尴尬地跪在那里,大鸡吧已经垂了下去,但是依然粗长得吓

人。他耸了耸肩,然后笑了起来:你们俩,的确是很洁身自好的夫妻,我感到很

荣幸。但是,正因为如此,你们沒有经验,我想你们是担心我的东西太大吧,我

可以保证,只要夫人的那里液体足够多,绝对可以进去,不会痛的,而且会舒服

得跟天堂一样,让我试试吧。

反復推辞,反復要求,来来往往,最后还是沒有拗过他。別人已经保证了,

何况是我们主动叫別人的,有什么办法呢

? ? 这时,我真的好怪罪老公啊!黑人见我答应了,又兴奋起来,用手捋一捋怪

物,那怪物又硬了起来,他戴上安全套,仅能套住长度的一半。

? ? 老公过来抚摸我头髮安慰我:別怕別怕,他肯定会小心的。

就在这时,黑人有力的双手分开了我的双腿。我完全是一种恐惧、屈辱的心

情,闭着眼睛、紧咬嘴唇,像一只忍人宰割的羔羊,等着黑人的怪物冲击。

? ? 黑人一直叫我放松放松,手指一直在按摩我的阴蒂。

? ? 这时,我感觉到阴阜处被一个硬物顶住,这个硬物,像个拳头一样。硬物一

顶一顶、左右摩擦、东突西突的,我丝毫沒有感觉到有进入的可能。

? ? 过了一会,黑人嘟囔着:怎么沒有什么液体了啊,这样肯定进不去了。来,

我给你口交出液体来。

黑人开始折腾起来,一会摸我、舔我乳房,一会给我口交,折腾半天,我根

本出不了水,大家说我怎么可能有水!这时候,黑人已经折腾得满身臭汗,那个

体味啊,真的太大了,老公都被熏得表情变得怪怪的。

老公发话了,算了吧,詹姆斯,看来我们与你沒有缘分哦,夫人无法兴奋,

我也很担心,今天就算了吧!

黑人怎么会死心他是老鬼了。他起身说:我估计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准

备了润滑油,看来只有用润滑油了。他拿来早就准备好的润滑油,很小心地用手

抹进我的阴道。我听见老公叫他往鸡吧上多抹一点。

我的双腿再次被他分开了。这时的我,已经横下一条心了,任他摆佈吧,为

了守信也罢,为了体验也罢,开弓沒有回头箭了。我的手紧紧攥住老公,依然闭

着眼睛、紧咬嘴唇,将头扭向老公的方向。

黑人冰凉的龟头在我阴部摩擦了几下,一用劲顶入我的里面。我感到像一个

小孩的头钻入,把我下体扩大到极限,完全塞满了双腿之间所有空间,恐惧,让

我流出了眼泪。

老公突然向黑人咆哮了:你也太自私了,我夫人已经被你搞得哭了,你给我

停下来!

? ? 我马上接话:老公,你让他搞,我并不痛。

? ? 黑人说道:你们放心,一会夫人就会感到舒服了,我一定会让夫人舒服的!

黑人的东西再次挺进一截,停了下来。我感到整个阴道被塞得满满的,不像

老公的东西进来的时候感觉是硬硬的条状,他的的东西完全就是硬硬的块状。但

奇怪的是,一点不痛,也一点不胀。

黑人用手指按摩着我的阴蒂,缓缓抽插起来。阴道一会胀满、一会空虚,完

全可以感觉到了活塞运动。

? ? 由于一点不痛,所以恐惧的心情消除了许多。估计十多次进出后,我开始有

了一点像和老公做爱时候的舒服感觉。

? ? 我扭回头来,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黑人兴奋的微笑,雪白整齐的牙齿,脸部

的五官并不丑陋,反而觉得很有棱角、性感。

? ? 黑人看见我的反应,加大了抽插频率,不断问我舒不舒服。

? ? 再十多下的时候,阴道有了快感了,像水波从圆心处扩散一样,层层冲击我

的神经中枢,我不由自主地双手抓住了黑人的胳膊。啊,皮肤好细腻,薄薄一层,

里面的肌肉好硬好硬,那不时撞上我屁股的大腿,也是那么有力。

? ? 水波,随着每一次抽插扩散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迅速,我已经预感到,接

下来我一定会很舒服的!这样的感觉与老公做的时候,从来沒有过!

? ? 黑人一会摩擦我阴蒂、一会低下头轻咬我乳头,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 ? 老公也兴奋了,忙问我是否舒服,我朝他使劲地点点头。

? ? 黑人更加卖力了,扬起了头,全力抽插,我双手卡住他肌肉发达的大腿,来

回迎送。

? ? 突然,最里面感到一阵酸痛,我叫了出来「好痛」,黑人忙说对不起,插的

太深入了。

? ? 本来已经满盈的水波戛然而止,沒了快感。

? ? 黑人调整深度,只有几下,又把水波给插了出来,但一会又被他插得太深给

破坏掉了。

? ? 几次反復,我的恐惧心理又开始了,告诉他不想再做了。

? ? 黑人哪里想停他用一只手握住鸡吧根部,为了阻挡插得太深。这下他开始

使劲地、快速地抽插起来,二十多下吧,强烈的水波一波一波地聚集着,快感也

越来越强、螺旋上升,我变得很主动地配合,不断呻吟。

? ? 老公在旁边惊喜地说,你的乳头翘得好高好高啊!

? ? 终于,我的中枢神经在那强烈水波的冲击下,极度的快感爆发了,并迅速倒

回来传遍全身,而且是持续的,有好几秒啊!

? ? 我大叫一声,短暂失忆!当我清醒过来,老公在旁边正在手淫,表情淫荡而

兴奋,黑人说:夫人,你已经达到一次高潮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潮啊太舒服了,作为女人,我真的一次沒有体会过!

真的太销魂了。

? ? 黑人继续抽插,水波又开始扩散啦,我已经完全投入了,嘴里不停地胡言乱

语,双手不停在乱抓乱摸,黑人极度兴奋,松开握住鸡吧的手,双手箍住了我的

腰肢,嘴对着我的嘴,舌头撬开我的双唇往里钻进去,大幅度地抽插起来。

? ? 此时我的阴道,感觉到他的东西太大太硬了,完全不是条状,而是大棒槌,

抽插出强烈水波的再次集聚!他越插越深,我虽然感到阵阵酸痛,但已经不会影

响我的快感了,而且不止是阴道快感,阴蒂也被他摩擦出別样的快感了!

? ? 不一会,就被他再次插进高潮了,而且快感比第一次更加强烈,持续的时间

更长!

? ? 清醒过来,老公已经将他的精液射到我的颈部,平时觉得很腥的精液,此时

感到特別的荷尔蒙。

? ? 黑人告诉我,我的阴道太紧太紧,而且阴道比一般女人的深得多,他插起来

感觉太舒服了。他把我拖到床边,埝个枕头,开始站着插我,说这一轮他将射精

了。

? ? 接下来,我听见啪啪的撞击声,那巨大鸡吧的运动行程之大,我感觉一定是

给我插到底了。

? ? 我不停地嘶叫、乱扭,老公不得不给我的嘴塞上毛巾。

? ? 随着巨大鸡吧每一次退出来又进入、阴道阴道每一次被扩开被闭合,强烈的

摩擦把我阴道每一处的神经末梢都唤醒了,水波不停地辐射,能量在层层加码,

兴奋度不断上升,黑人嗷嗷叫了起来,在他的叫声中,我腹部突然剧烈抽搐起来,

全身每个细胞似乎都突然通电了,强烈的高潮在他射精的那一刻,又来了!

黑人伏在我身上喘着粗气,我抱着他的头,身体自然而然的起伏着。

? ? 老公慌忙叫黑人快摘出安全套,不要流进去了。

? ? 当他摘出安全套的时候,天啊,好多白白的精液,灌满了顶部小囊,还弥漫

到龟头处。

? ? 黑人坏极了,将装着精液的安全套翻开,拿过来叫我闻,真的味道太腥了,

比老公的腥很多。

黑人去洗澡,我在老公的怀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 ? 醒来看见黑人一丝不挂地躺在旁边,在和老公交流。

? ? 见我醒来,说:夫人,早告诉你了,是不是很舒服啊

? ? 我羞涩地说:不好意思告诉你。

? ? 老公笑了,笑得很开心。

黑人将我的手拉住,移动到他的鸡吧处,叫我摸它。这时,我才仔细看清楚

了他的鸡吧,真的太可怕了,松软时都那么大,我的手根本握不满,难以想像刚

才居然全部进入我的体内,我突然有一种自豪感:我的小妹妹真棒啊,可以容下

这个巨物!也突然有一种欣慰感:幸好坚持了,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好幸

福啊!而且是一步登天的幸福!从小到大的幸福!

我身不由己地开始抚摸黑人的肉体,1米8几的身材太健美了,虽然已经4

0出头了,脸上一点皱纹都沒有,全身好光滑啊,挨着肉好舒服!阴部一小团一

小团卷毛很短,反而到了肛门处变得长了起来,而且很浓密。

? ? 我的再次手握住大鸡吧,感觉好极了,再用一只手去双手合握,还露出一大

截呢。

? ? 黑人擡起臀部,叫我给他口交。我从来沒有口交过,说觉得噁心。

? ? 黑人告诉我,一旦吃了,就很想吃了,让我试试。

? ? 我回头望望老公,得到的是鼓励。

? ? 我凑近观察,一开始觉得好丑陋的东西,这时候觉得好阳刚,虽然黑黑的,

但感觉比老公的鸡吧鸡吧还光滑,沒有什么褶皱和藏污纳垢的地方。

我试着将它巨大的龟头含入嘴巴。啊,难道我的嘴巴里也有性神经末梢吗

一含住就像接通电源了……全身像是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 ? 我张大嘴巴,试着多含一点,但黑人鸡吧太大,我仅能将冠沟处含完。贪心

的黑人用手压住我的头用力往下按,我一阵干呕,他也大叫起来:牙齿弄痛我了!

? ? 我嘴巴退得浅了一点,上下摩擦,黑人痛得扯出了鸡吧,「夫人,你弄得我

太痛了!」

? ? 呵呵,我有什么办法,第一次,沒经验,你又偏偏那么大,活该。

这时,我看见老公坐在那里用手撸着鸡吧,很专心的样子。

? ? 突然,我觉得好对不起老公,第一次口交先给他人,想起他为我张罗这一切,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 ? 「老公,让我给你口交吧。」

? ? 老公惊讶了一下,马上说好啊好啊。

? ? 我让老公躺平分腿,撅着屁股埋头去含老公的鸡吧,粉嫩粉嫩、短小精幹的

鸡吧被我全部含住,啊,感觉到比含大鸡吧还要舒服,可以在嘴里游刃有馀。

? ? 我不停地舔含、吞吐,满口生津,口里的鸡吧刺激着我的口腔神经,口腔变

成了水波圈的圆心,波波扩散到全身,挑起我的性欲越发旺盛,明显感觉阴道处

早已湿了。

? ? 虽然多次牙齿弄痛了老公,但是,老公说简直舒服无比。我将所有洗鸡吧的

水都美美地吞掉,真的感到奇妙无比!

那黑人移动到了我的后方,双手扶住我高翘的屁股,将鸡吧一下给我插了进

来,我「啊」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扭头回望黑人,黑人开始抽插起来,我这

时才反应过来他沒有戴套!

? ? 「去,去把安全套戴上!」

? ? 「夫人,我保证绝对沒有病!」

? ? 「不行,不戴不做!」我很坚决。

? ? 黑人只好拔出鸡吧,去找套子去了。

老公的鸡吧已经坚硬无比,我安慰性、义务性地问老公想不想插我,其实我

急切盼望的是黑人插我。

? ? 老公说想是想,但是怕我不满足。

? ? 我鼓励他安慰他说:「不会的!」

? ? 老公兴奋起来,把我摆平,在我屁股下埝上枕头,不戴套给我插了进来。

? ? 有感觉!!!!刚被黑人插过的阴道,明显感觉到硬物进来!

? ? 老公使劲顶到底后,抽插起来。哎呀,好舒服哟,想起老公对我那么好,我

一阵感激,这种感激化成期待,配合着他。

? ? 水波开始荡漾、集聚、扩散,懂事的黑人在旁边鼓掌起来:张老师,你真棒!

? ? 黑人的鼓励让我好感激他,他太会做人了!

快感的能量正在聚集,突然,老公停了下来,我知道他坚持不住了。

? ? 这时候,我的阴道突然感觉不到了鸡吧的存在,像里面沒有任何东西(所以,

鸡吧短小的男士千万不要自卑,只要你足够硬、时间足够长,女人又喜欢你,只

要你中途不停歇,你一定会让女人满足的!停歇了,阴道里确实感觉不到鸡吧存

在了,也就这点小鸡吧比不了大鸡吧,大鸡吧会随时让你感到阴道是满满的、胀

胀的。可能这只是我的感觉吧。)

? ? 我拼命地动起来,「老公,求求你,快点抽插!」

? ? 老公又开始抽插了,我又有了快感,正当快感在上升的时候,老公大叫着射

了,前后才几分钟。

我还在动,但觉得阴道里空空如也。我欲火难耐,箍着老公不让他离开。黑

人很会审时度势,上来轻轻推开老公,扶着巨大的鸡吧,勐地给我戳了进来,我

大叫一声,然后主动迎送,由于里面有老公的精液,熘滑熘滑的,沒有什么摩擦

力,直至黑人抽插了好一会,才开始产生摩擦力了。

? ? 由于有老公埝底,黑人不一会就把我插到高潮,我抽搐着失忆了。

待我再次醒来,黑人变跪为坐,拉着我的手让我起身,坐到他鸡吧上,哎呀,

太酸痛了,铁硬的鸡吧顶到最里面了,动一动更胀更酸痛,而且这时候感觉到了

他的鸡吧弯弯的。

? ? 黑人躺下,让我试着上下运动,我由浅而深地坐交着,不断呻吟,但稍不注

意又坐到底了,酸痛难忍。

? ? 黑人让我坐得往前一点,使之错位,变上下动为前后动,这招真好啊,确保

了鸡吧不能到底,又能产生强烈的摩擦,而且还按摩到了阴蒂。

? ? 黑人双手抱着我屁股前后摇曳,只二十多下,我就大叫着来了强烈的高潮,

瘫趴在黑人宽厚的胸脯上。

? ? 我还沒有缓过起来,那黑人自己在下面动了起来,箍着我屁股勐插,我简直

太享受这种姿势了,可以依偎在黑人的胸肌上双手抓着他有力的胳膊,可以吻他、

咬他,阴道和阴蒂又被他强烈冲击、摩擦,真是快感连连啊!黑人巨大的冲击力

似乎要将我屁股冲击得飞起来,而刚要飞起来又被他的手按下去,阴道阴道里满

一阵、空一阵,快感越来越强,频率也越来越强。

? ? 最后,我在黑人的怒吼中达到今天最为强烈的高潮(是的,高潮是有强烈程

度的!)这个高潮让我爽得啊,真的快要死了的感觉!我,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

快乐的女人了!我晕了过去……

?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屁股处有东西在摩擦着我的股沟里面。

? ? 醒来发现我睡在老公和黑人之间,三人都赤身裸体,一个方向侧睡着。黑人

搂着我,用他的大鸡吧在我股沟处磨蹭。

? ? 我欲望又起,擡高右腿配合他摩擦。这下他可以很方便地摩擦我的阴户处了,

不一会,我下面就被液体润满,黑人用手扶住鸡吧,从后面给我戳了进去!

? ? 好舒服啊,我尽量屁股一翘一翘的配合,黑人把我抱得更紧,快感的水波又

在扩散了,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坏蛋又沒有戴套!慌忙叫他戴套。? ?

? ? 他说套子沒有了,我说我们带了。我很不捨,真的很不捨地让他取出鸡吧

(我敢保证许多女人做不到,在这个销魂的时刻,还知道保护自己),拿来我们

准备的套子,他好不容易才戴上,而且说箍得难受。

? ? 他让我跪在床边,他站着从后插入。

? ? 天啊,随着他每一次挺进,我感觉到垂下我的小腹的皮都快要被他捅破,他

越插越深,我感觉越来越酸痛,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叫他换一个姿势,他将

我抱起,到了卫生间,把我放在洗漱台上坐下,分开我双腿,一戳而进!

当我达到一次高潮后,他又将我抱回床上躺下,分开我的腿,然后俯身抱紧

我,使盡全力冲击,完全不考虑我受不受得了。

? ? 老公已经醒了又在自撸。

? ? 痛和快感交织,期待继续又期待结束交织,我拼命大叫,不知是因为痛还是

因为爽,最后,我居然大喊:勐点!我就要来了!

? ? 老公这时候居然将鸡吧对着我的嘴,叫我张开,他要射进我口里!

? ?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乖乖张大了嘴巴。

? ? 来……啦……

? ? 高潮来袭,精液入口,黑人也射了。

我醒来,我发现,我居然吞了老公的精液,嘴里还有残留,但一点不噁心,

还觉得咸咸的,沒有任何怪味!

第二天早上,他们像死猪一样还在睡觉,我醒来了,准备去洗澡。

? ? 突然发现我的大腿处有血迹!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用手再摸摸贸阴穴里面,

也有少量未干的血迹,赶忙叫醒他们。

? ? 老公吓坏了,怪我们做得太勐。

? ? 而黑人不以为然,说如此剧烈的运动,我的阴道又是第一次被大鸡吧冲击,

应该是正常的。

? ? 我们洗完澡,匆匆离去,来到医院检查,只好告诉医生,昨天晚上做爱过勐,

还用了器械,可能伤着子宫处了。打了彩超,医生说问题不太大,少量出血,已

经停止。他开了些妇科千金片之类的药,叫我两周内不要同房。

两周!!!黑人再过几天就要回国了,我还想和他做啊。

? ? 我忙问医生,如果这几天做的时候不接触到子宫处,行吗得到的答覆是肯

定不行,因为总要停止,而且怕感染。

? ? 医生还奚落我,忍两周都不行吗

? ? 我顿时好想地下有个洞钻进去。要休息两周,我失望至极……

? ? 本来这篇又拉拉杂杂写了一大堆,写我们和黑人,最终因为我担心身体,失

之交臂;写我彻底变成淫妇,天天想和老公做爱,夫妻性生活品质大大提高;写

老公找单男的详细过程。后来觉得太长了,可能不吸引人,就沒有发出来。

直接切入主题吧,我要想说明的是,我彻底变了,从疑似性冷淡变成随时想

享受性爱的女人,而且是想3P的女人。

? ? 祝贺我们吧,我们夫妇在6月初找到一个非常可心的单男。到现在已经做了

差不多10次了,依然彼此觉得还沒有做够。

? ? 单男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我的要求是:素质、健康,要帅更要有肌肉,做爱

持久,东西大不大,不重要。

? ? 说句实话,承受过了黑人的巨根,并沒有觉得巨根有什么了不起,我觉得女

人首先要喜欢(至少不反感)这个人,然后他的东西一定要很硬,做爱要持久、

要有技巧。这三点都满足了,女人达到高潮是沒有问题的。

? ? 只是一味强调鸡吧大,那是非常愚蠢的,至少我这样认为,因为我经歷了老

公的小和黑人的大,我最有发言权。

我们现在交的单男,东西并不太大(当然比我老公大),关键是他高大帅气,

浑身肌肉,做爱的时候摸着摸着就很兴奋。

? ? 他极爱干净,谈吐不俗,给人以好感;他做爱技巧非常棒,可以把我口交到

爆爽,而且各种姿势的插入运用自如,特別持久,做一次可以让我达到数次高潮;

他还很顾忌我老公的情绪,与老公的配合也很好。

就在中秋,我们和他无套性交了,而且我吞了他的精液。

? ? 我们是在绝对安全的情况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一开始交往,三人一起到医院

体检(他提出的),第一次做爱,他带来三份爱卫试纸,大家一起检测沒有问题,

考虑到三个月的视窗期,中秋前一周,三人再次到医院做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

体检测(HIV检测),都是阴性,所以大家彻底放心了。

我们已经相约国庆,我们一家三口和他一起到柬埔寨去旅游,真的非常期待。

本来很想写出我们和他的激情过程,但是前面与黑人的3P已经用盡了词汇,

文笔有限,写出来也是重复,再说了,这几天写文章写得我非常非常累,不想再

写了。

? ? 反正就是一个词:健康的3P太舒服了!希望大家,特別是女人不要有顾虑

了,只要老公愿意,盡情去享受其美妙吧。

? ?? ?? ?? ?? ?? ?? ?? ?? ? 【完结】

友情链接